裂天邪雨落下,竟是有着强大的吸收阵中之人的内力之功,顿时地残任夜晓感觉到体内真元流逝。

    紫衣女子身化一道紫影,融入到了紫色暴风之中,人与风形成了完美的融合,将地残任夜晓罩住。

    紫色风暴之中紫色剑气携杀,正是紫云剑法,剑气融入紫云之中,紫云皆是劲气所化,二者相融相汇融为一体,再加上紫云短刃犀利无比,湛蓝宝剑也是吹毛利刃、削金断玉,两柄剑却与地残任夜晓手中的一红一绿两剑斗得旗鼓相当。

    地残任夜晓也是惊讶于眼前女子的武艺高强,这与先前的较量不过你短短月余,没想到这女子的武功居然精进若斯。

    地残任夜晓虽然惊讶于紫衣女子的武功精进神速,但却是并不惧怕,但是此时他的心中却是深深的担忧,因为那看不到的剑光。

    明明可以见到剑光,说明那剑并不是看不到,但是只有剑光不见人,更是不见剑,难道这是裂空武学不成?

    有裂空武学高手再侧,这令地残任夜晓不得不小心翼翼,再加上还有陈天成在,他的虎魄刀实在是太过犀利和刚猛,他的玄铁铁杖倒是可以抵挡,但是手中的青红宝剑怕是挡不住他的刚猛刀势。

    南宫心怡也不是吃干饭的,当下给萧云止了血,持剑杀入战圈,斩情决剑法施展出来,剑光冷冽,两人倒是暂时战住了地残任月晓。

    随后陈天成手持虎魄刀杀入紫雾之中,以三抵一,而且还有一个隐藏的高手再侧窥视,分去了地残任夜晓的注意力。

    紫云短刃和湛蓝宝剑抵住地残任夜晓手中红剑,南宫心怡抵住他手中的绿剑陈天成虎魄刀刀芒闪烁弑杀任夜晓。

    三人虽然是初次配合却是默契异常,两女挡住双剑袭杀,虎魄刀取命,直逼任夜晓。

    地残任夜晓冷声一声,虎魄刀劈落瞬间,抬脚却是踢出,这一脚踢得过高也是过快,竟是一脚踩中虎魄刀的刀背,人起在空中。

    与此同时,地残任夜晓一脚抵住陈天成,一剑抵住紫衣女子,一剑抵住南宫心怡。

    这一刻似是定格,似是永恒,一人悬空,抬脚抵住虎魄刀,双手剑抵住两人,此时此刻,地残任夜晓似是天神临凡,威风不可一世。

    一吸气,一吐力,沛然劲气一荡,荡开三人,轰然一声爆,竟是一招将三人逼退,地残任夜晓安然落地。

    三人再次从三方围杀而来,一人应对一方,分出双剑,陈天成的虎魄刀再次劈向地残任夜晓。

    地残任夜晓冷哼一声,顿时身上劲气一涨,形成完美罡气护盾,竟是不在理会紫衣女子和南宫心怡的联手袭杀,双剑合璧斩向陈天成。

    两剑一刀相撞,顿时陈天成犹如被抽回来的球一般飞了出去,同时鲜血狂飙,犹如血箭。

    “紫云一荡天地杀!”紫衣女子首开强招攻向地残任夜晓。

    “剑气幽璇混沌开一式混沌开!”同时南宫心怡也是强招开,硬要撼破地残任夜晓的护身罡气。

    两股强霸无匹的剑气袭杀,与此同时一道细不可查的剑光透入,却是先前两股强霸无匹的剑气投射过地残任夜晓的护身罡气刺中他的心口要穴。

    心口要穴被刺,虽然刺的不深,但却是封住了数道经脉,随后两股无匹的剑气轰杀而至,将她的护身罡气一举轰破。

    “可恶!”

    地残任夜晓双脚踏地,顿时大地颤抖,山谷演混沌。

    无匹地气自双脚吸纳入体,盎然吸纳,地残任夜晓怒吞大地之气,顿时引发天地阴阳气变,再加上手中红绿双剑之威加成,令人望之变色,更凛然一声爆响,竟是将裂天邪雨阵势硬生生的轰破。

    面对着三剑两刀的纠缠,地残任夜晓决定将三人逼退,抓走萧懿影,瞬间开启强杀之势,悍然间三剑,将三人逼退,同时身形犹如鬼魅扑向萧懿影。

    萧云见势不妙,挡住萧懿影身前,他想阻挡地残任夜晓片刻,给南宫心怡和紫衣女子争取一瞬的营救时间。

    萧云实在是没想到这人还可以吸纳地气增强自身功力,这人到底是什么人,修习的又是什么功法?

    地残任夜晓剑交单手,右手一探转向萧懿影,萧云手中云梦柳一剑刺出,却不料地残任夜晓一掌拍出,竟是将云梦柳拍飞出去,同时探掌再将萧云拍开,一把抓住萧懿影,身形急遁而出。

    众人一见萧懿影被抓走却是无可奈何,这个地残任夜晓的武学太过高深莫测,竟是从众多的高手面前毫发无损的抓走萧懿影。

    这一战联盟方面重伤了萧云和陈天成两人,又死了七个,轻伤了不下十人,还被抓走了一个萧懿影,这叫人情何以堪?

    此时树上还吊着一个冬雪,南宫心怡将冬雪放下,见她昏迷不醒,但是心跳、经脉跳动正常,生命倒是无碍。

    为了冬雪,让萧云险些命丧,同时伤了这么多人,还死了七个,这个损失真的值得吗?南宫心怡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毕竟救了的是自己师妹的丫头,而死了的却是未曾相识之人。

    地残任夜晓抓住萧懿影几个起落,却是出了山谷,到了一个山洞之中。

    地残任夜晓将萧懿影扔在山洞之内,阴恻恻的笑道:“女孩子的身体多好啊,真羡慕你们。”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你哼什么?”地残任夜晓喝道。

    “羡慕吧,羡慕就让你妈给你托生个女的啊,干嘛托生个男的,还一刀切了成太监,不男不女的可悲可谈可怜又好笑,哎呀呀,笑死我了。”

    “哼!等一会我抽出你体内的意境种子的时候你就不笑了,不过死是必然的。”地残任夜晓阴鸷的冷言道。

    “喂,你到底是谁啊,干嘛抓我,又要我的意境种子,就是死你也让我做个明白鬼死好不好啊?”

    “哦?你想知道什么?”地残任夜晓并不忙着逼出萧懿影体内的意境种子,开始坐下运功疗伤。

    “你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会突然间就嘭的一声冒出你这么各大高手来,高的简直都让人不可思议。”萧懿影眨巴着大眼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