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两个意识,好复杂啊,要是我的意识同时出现在两个人身上,到底哪个是我,哪个不是我,通一时间两个我同时活着,难道我可以分身不成,这是不是很可笑?”萧懿影不削至极。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神尊的意识得到了传承不假,但是却是各自都具有的独行,只有将其余的意识完全吞噬才可能重现真正的神尊,这就是为何天煞神尊想要吞噬六道意境种子之内残留的神尊意识。”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了。”萧懿影看着地残任夜晓。

    地残任夜晓身上迸现出道道血线,散功越来越是严重。

    “神尊想要凝聚血煞种子需要大量的鲜血为引,同时吞噬其他意识的时候也需要大量的鲜血为媒,所以血煞神尊被称为魔道,一旦血煞神尊出世,武林定然势要生灵涂炭。”

    “呵,听起来你倒是对此深恶痛绝、悲天悯人,不过我想你一定不是这个想的,你是不是想要夺取血煞之心占为己有?”

    “没错,我是有这个打算的,但是我并不是想要长生不老,而是···修复我的残疾。”

    “残疾?什么残疾?”萧懿影问道。

    “当初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子,那个女子也很喜欢我,但是却被我的师弟横插一手,而我的女人却是要弃我而去。”

    “哎呀呀,这个好,我就喜欢听这个,那么后来呢?”萧懿影好奇的问道。

    “后来我们师兄弟决定以武力决定那女子的归属,所以我们一场大战,结局就是我败了。败了的我从此离开我心爱的女人,而转而投向我们的死对手阴风谷的血煞神尊。”

    “结果让我失望的是阴风谷的血煞神尊并未出世,也不知为何竟是没有传承下去,但是我却是无意中得到一本秘籍,这本秘籍就是百花道的秘籍。”

    “哎呀,你真的运气太好了,怎么会得到百花道的武学秘籍呢?哈哈,幸运死你了。嗯···我想想啊,你是不是为了修炼神功而···”

    “没错,那神功秘籍被我拿到之后上面的武功描述让我欲罢不能,我想着只要我练好了武功就回来报仇,然后夺回我的女人,百花道秘籍都是针对女子所练,男人练了就会爆体而亡,所以我不惜挥刀自宫,然后练达属于女子特有的几道经脉以修习这本绝世武学。”

    “哈哈哈····”萧懿影说着就是一阵的大笑。

    “很可惜,我虽然打败了我的师弟,但是我却是没能赢回我的女人,因为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了,此时我才后悔当初的冲动。”

    “是呢,是呢,是呢,你要是聪明的话就不该把那东西给切了,你都切了赢回你的女人又有什么用,但是你的女人也并不喜欢你是不是,否则她也不会舍你而去,而你却是傻乎乎的还有自宫练功,笑死我了,哈哈···”萧懿影笑的那是前仰后合。

    地残任夜晓苦笑道:“你说的没错,我很傻是不是?你知道结果吗?”

    “你把他们全杀了是不是,你为了你的女人受了这么多的苦,杀了他们也是应该的。”

    “没有,我没有杀他们,我把师弟的武功废了,买到了青·楼当龟公,然后把那个贱货卖到了青·楼当妓·女,我要让他们比死了都痛苦。”

    “那你可真够狠的。”萧懿影双手托着腮,看着地残任夜晓身上不断爆裂的皮肤,似是看一件极其好玩的事物。

    “当初我冲动之下挥动自宫,之后后悔不迭,前往捡到秘籍之处,却是遇到了百花道的道主与她的道侣。”

    “哎呀,你遇到了我的爹娘啊,说说,我爹娘都和你说什么了?”

    “你居然是百花道道主南宫圣女的女儿,真是天佑我任夜晓。嘎嘎嘎嘎·····”顿时地残任夜晓一阵大笑。

    “她们告诉我,血煞神尊的神功可以活死人、肉白骨,能让断腿断脚都能再生,更别说那···,正是因为这个我才想要得到血煞神功,只是没想到却是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我地残任夜晓一身功力都是来自百花道,正是一饮一啄报应不爽,当初费尽心机潜入百花总统盗取百花秘籍,没想到最终却还是回到你的身上,你说这是不是报应?”

    “原来你的秘籍是偷来的,不是捡来的,我就说嘛,百花道神功秘籍,怎么会随便乱扔,让你捡,没想到是你偷来的,不过你也算是有本事了,居然可以潜入总坛之中去,到令人刮目相看。”

    “呵呵,我也是运气好罢了,因为有人在前面带路,我是跟着那个人去的,否则单凭我怎么能够闯入到哪里去,那人也是盗取里面的东西,具体找什么不知道,但却是对秘籍不甚关注,这才便宜了我。”

    “嘭嘭嘭”地残任月晓身上又是爆出几道血线,同时脸上也出现了一道血痕。

    “我的武功不属于任何人,却不想却是死在了你的嘴上,你这一骂却是让我身死,谁又知道我堂堂地残护法居然是被骂死的?”

    “我只是临死前痛快痛快嘴而已,可没想骂死你,巧合,巧合···”萧懿影吐了吐舌头,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我这辈子就这样了,眼下只可惜我这一身武功就此浪费了,你也是百花传人,我这一身武功传给你,也总比散了的强,你过来,我将武功全都传给你,我死了,也算是有传人了。”

    “啊,你要传我武功哦,你不会是想要害我,骗我接近,然后杀死我吧?”

    “怎么会?我都是要死的人了,你能陪我说这么多的话,我已经很感谢你了,怎么会杀你?同时我也传你六道图解的秘密,让你不再受制于人。”

    萧懿影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在理,当下靠近地残任夜晓,而此时他一举掌,一掌拍落在萧懿影的头顶,一身功元顺着她的手灌入到了萧懿影的头顶。

    可怜地残任夜晓,经过一场大战毫发无损,反而是功力大涨,结果没想到却被萧懿影骂死。

    天地护法,天盲云成龙饮屁而亡,地残任夜晓被活生生的骂死,可悲、可怜、又可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