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残任夜晓传功萧懿影之后,全身经脉寸断,真气将皮肤冲的四散,虽然没有萧懿影说的那么恐怖,但是皮肤龟裂,浑身已被血染红。

    看着地残任夜晓倒地,萧懿影也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地残任夜晓也是可怜之人,年轻之时深爱一个女子,奈何那女子却是并非钟情与他,一场义气相斗之后输了,之后竟是盗取百花道武学秘籍,自宫修炼,功成之后又想起赢回自己的爱人,奈何已是残疾,不得不打起了血煞神功的主意,最终将一身所学尽数归还了百花传人,可谓是成也百花武学,败也百花武学。

    萧懿影感受到体内一股元气聚集在体内,心中想要将他的全部内力吸收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当下稳住气海,当下起身出了山洞。

    一提气,一运力,顿时强大的内力喷薄而出,内力沟通大地,强大内力从地底轰入山洞,“轰隆隆”一声响,山洞倒塌,将地残任夜晓尸身埋在其中。

    就在此时一道黑影快速的从山洞之中冲出,那黑影奇快无比,就似是一道影子,“刷”的一下钻到了阴影之中消失不见。

    随着那黑影的消失一蓬紫烟也随即飘过,融入到了黑影之中。

    “什么鬼?算你跑得快,不过中了我的灭魂烟也是死定了。”萧懿影哼着歌向着原路走去,不远处正遇到萧云和南宫心怡等人。

    原来萧懿影被抓走可是急坏了南宫心怡,丝毫不顾自己的伤势就追了下来,萧云被剑贯穿一见南宫心怡独自去追也是放心不下,毕竟南宫心怡若是遇到地残任夜晓那是凶多吉少的。

    陈天成也是受伤之躯,知道萧云和南宫心怡两即使是追上地残任夜晓也是只能是送死的,当下也强忍着伤势招呼所有人一同追了上去。

    地残任夜晓抓走了萧懿影飞遁,早就跑的没影了,南宫心怡等人在后追赶却是没有了目标,却又是不敢分散去找,如此一来却是慢了,而且还走错了方向。

    这把南宫心怡可是急坏了,直报怨萧云不赶快的追赶。

    萧云也是无奈,只好暗中震动伤口,又是吐出一口血来,如此让到让南宫心怡吓得不轻,这下子倒是左右为难了,想要去找萧懿影又担心萧云。

    “南宫姑娘,不如现将萧庄主的伤势控制一下,你看这里受伤的人不少,我和萧庄主更是伤的严重,若是在这样找下去小烦姑娘没找到我们就先死了。”陈天成无奈的道。

    萧云暗暗的向陈天成挑了挑手指,顿时陈天成又是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顺着嘴角还流出不少的血来。

    萧云其实不是不想将萧懿影救出来,而是眼下却是没有那个力量了,地残任夜晓的武功大家已经见识到了,显然是萧云不愿纠缠下去,地残任夜晓的目的就是萧懿影,无论是想杀她还是抓到断魂山上,他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眼下只能听天由命,带有机会再行解救之法。

    “心怡姐姐,不如赶快给冰宫传信吧,毕竟小烦姑娘的姐姐还不知道她出事,若是那魔女知道她妹妹出事了,整个武林都会被她掀翻天。”萧云有气无力的道。

    信鸽是随身携带的,南宫心怡连忙寄出信鸽给岳蓝城的陆金岚,将萧懿影出事的消息告诉她,让她转告血仙蝶。

    飞鸽的速度是非常迅捷的,很快陆金岚就接到了飞鸽传书。

    陆金岚将传书打来看了看,递给一边的萧懿航,萧懿航看了看皱了皱眉,随后眉头一展,冷冷一笑,“来的正好,正是好时机,照办吧。”

    陆金岚点了点头,抬手给血仙蝶写了一封简短的传书,上书就几个字:影被抓到断魂山,急!!!!

    萧懿航又想了想道:“金岚,我们的修行还要加快,我的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还需要你的帮助。”

    陆金岚满脸含羞道:“你要金岚怎么做?”

    “陈天成是你的情人,我让你用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吸收他的武功,再传给我,你做得到吗?”

    陆金岚点了点头,随后身子软软的倒在了萧懿航的怀中,片刻之后木床吱吱作响,阴阳气劲流转覆盖住紧密连接在一起的两个人。

    南宫心怡心中后悔至极,悔不该没有好好的修炼医术,不过眼下只能施展自己的玉泉洗尘武功,为大家疗伤。

    南宫心怡施展玉泉洗尘,顿时周身亮起淡蓝色气劲,同时身周也飘起了雪花,竟也显得美艳无双,似是天女散花一般,不过只是寒冷了一些罢了。

    玉泉洗尘内功疗伤颇见成效,伤势恢复的很快,但是却苦了南宫心怡,她消耗的内力速度奇快,如此却也是没有了气力寻找萧懿影了。

    萧云长出了一口气,陈天成也是,真怕此时在遇到那地残任夜晓,如今这战力在遇到任夜晓那只能是死路一条啊。

    这些人眼中也只有丰小冉依旧是没心没肺的,他却是没有受伤,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武功根本就不知一晒,所以只是开始的时候冲在前面,之后就一直的在一边打酱油。

    现在他却是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抱着冬雪。

    现在冬雪还处于昏迷之中,眼前又是面临大敌,也只有武功最弱的人照顾昏迷不醒的人。

    眼见着南宫心怡累的不行,丰小冉将冬雪放到地上,然后捂着肚子在那里“哎呦哎呦”的叫唤个不停。

    南宫心怡提了口气,想要看看他的伤势,她并不知道丰小冉并未受伤,当下一靠近丰小冉却反被他抓住了手,“南宫姑娘,快救救我吧,我都快死了。”

    “你别拽着我的手,让我看看你的伤。”南宫心怡想把手拽出来,不过现在是筋疲力竭,却是拽不出手来。

    “我得了很严重的相思病,日日想着南宫姑娘睡觉也梦到南宫姑娘,尤其是南宫姑娘喝酒的豪放姿态,让我心醉,我病得实在是太重了,南宫姑娘快给我治治吧,我快要死了···”

    “你放手,放手,再不放手我就不客气了····”

    南宫心怡力衰气竭能否摆脱丰小冉的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