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心怡被丰小冉纠缠,还抓住了双手。

    “我得了很严重的相思病,日日想着南宫姑娘,就是睡觉也梦到你,尤其是南宫姑娘喝酒的豪放姿态,让我心醉,我病得实在是太重了,南宫姑娘快给我治治吧,我快要死了···”

    “你放手,放手,再不放手我就不客气了····”

    南宫心怡羞得满脸通红,奈何自己正是气衰力竭之时,竟是抽不出手来,自己的一双手被人抓住手中,终是觉得不妥,虽然是江湖儿女不算什么,但是如此的被人抓着手表白实在是有些害羞,更何况还有萧云在旁边。

    当着自己心上的男人的面自己的手被另外的男人抓着,怎么说都不是这么回事。

    “放开!”南宫心怡恼怒上眉梢,同时眼光看向萧云。

    萧云知道丰小冉实在是过了,当下咳嗽两声,“小冉,干什么呢?注意言行。”

    丰小冉这才轻“哦”了一声,将手松开,但是头却是凑向了南宫心怡,“南宫姑娘,回到山庄之中我约姑娘后山一游,好让南宫姑娘有时间治疗小可的相思重病。”

    南宫心怡闹了一个大红脸,走向萧云身边,却是眼中充满了不满,自己可是你的情人,被你的小舅子调戏了,你怎么就看着不救我?

    萧云伸手轻轻的捋了捋南宫心怡的头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样貌亲昵无间,半晌放下手这才道:“没事的,他就那样,连自己的亲姐姐都不放过,何况是你?”

    南宫心怡顿时恍然,就在这个时候众人感到了大地在颤抖,随后“轰隆”一声响却是惊天动地。

    众人都被惊动了,南宫心怡一听动静就再也待不住了,向着出声处奔去,随后所有的人都跟了上去。

    萧懿影安然无事,独自一人款款而来,远远的南宫心怡见了顿时大喜。

    “师妹,你可是担心死我了。”南宫心怡连忙上前拉住萧懿影的手,同时上下打量着萧懿影看有没有什么受伤之处。

    “师姐,我好得很呢,不过我弄死了那地残任夜晓了,师妹厉不厉害?”

    “厉害,厉害!”

    不仅仅是南宫心怡就是萧云等所有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地残任夜晓死了,你是怎么杀死她的?

    萧云倒是不怀疑萧懿影能杀了地残任夜晓,毕竟凭借着真实武功萧懿影不见得有多厉害,但是论起鬼主意来萧懿影足可以玩死这个地残任夜晓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南宫心怡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师姐,你怎么这么虚弱?你是不是运用玉泉洗尘给别人疗伤了,你这是牺牲自己的性命知不知道,你不能用功过度的,很容易留下隐疾···”

    萧懿影这话说的很有技巧,明着是在责怪南宫心怡,实际上却是在责怪众人不怜香惜玉。

    有萧懿影在这些人的伤势都不重要,受伤最重的就是萧云和陈天成,陈天成所受的是内伤,而萧云所受的却是外伤。

    萧懿影的医术果然是名不虚传,当下给两人服下丹药,又运功施针,两人伤势都有了大幅度的好转。

    陈天成伤的是经脉,萧云受的是外伤,眼下两人都是短时间内不能动手的人。

    “岳蓝城那边我们怎么办?”陈天成问道。

    萧云道:“我已经安排下人手了,银子的事情不急,我也会暗中派人保护陆谷主,有机会就通知她离开。”

    陈天成无奈也只能如此,这一次出手却是出师不利,遇到个什么地残任夜晓坏了自己的大事。

    柔姑娘到岳蓝城替天行道总坛的时候陆金岚和萧懿航正在剧烈的进行着“双休”,两人交战正酣,尤其是陆金岚那婉转悠扬的嘤咛之声远远可闻。

    柔姑娘面上带着微笑,却是一转弯向议事大厅而去,刚一转身一个身穿水绿色衣裙面带绿纱的女子挡在面前。

    “你来这里干什么?”那身穿水绿色衣裙的女子问道。

    “我来看看不可以吗?看看我出钱、出人一手建立的势力发展到了如何程度还不可以吗?”柔姑娘笑着道。

    “哼,你还有脸来?”那绿衣女子语气不善的问道。

    “我为什么没脸来?倒是你,怎么还有脸在这里,你的清明师兄呢?是不是你又被抛弃了,你听···这声音多悦耳,你是不是想发出这声音的人应该是你吧?”

    “伶牙俐齿,这里不欢迎你,赶紧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绿衣女子冷冷的道。

    “对我不客气?怎么不客气?你的鞭对我没用,你的心魂术对我来说太小儿科了,你若还是没用别的手段,就省省吧,我只是找航聊聊天,毕竟是我们兄妹的事情,你一个外人在场多不好?”

    “外人?在这里咱俩谁是外人?”绿衫女子十分不满的道。

    “你的清明哥哥呢?我正要找你们师兄妹,我问你们婉媚幽兰叶可卿是不是落在了你们的手中,孙剑画又在哪里?”柔姑娘看着那绿衫女子,她的眼中有着五彩的光华在闪烁。

    绿纱女子的神情顿时一滞,眼中似乎也有一个五彩的世界在流转,“我不知道她在哪里,叶可卿中了销·魂丹不能自拔,孙剑画中了心魂术已沦为傀儡。”

    “销·魂丹,那是什么东西?”柔姑娘问道。

    “是夫人炼制出来的一种毒药,是百花道的不传之蜜,具体只有百花道之人可以知晓。”

    “那现在叶可卿和孙剑画在哪里?”柔姑娘继续问道。

    就在此时绿衣女子的神情露出了痛苦之色,同时眼中的五彩光芒消失,整个人又恢复了正常。

    “你对我施展幽冥魅力?”

    “你不也在对我施展心魂术?不过以后不要在我面前玩弄这种小花招,因为你的精神力没有我的强,所以不要在我面前浪费气力,我在这里等着航,他出来就让他来找我。”

    看着柔姑娘远去的身影,那绿衣女子咬碎了银牙,却是无可奈何,只是狠狠的地上啐了一口。

    人迹罕至的幽谷之内一个高大的身影迎着夕阳而立,背后的影子长长的拖在地上,一双手臂却是随风摆动,这人竟是没有双臂,双臂空空随风摆动。

    他的影子很长,人不动,影不动,唯有空袖飘摆。

    影中突然间冒出一个人影来,似是从影中生出来的一样,“主人,地残任夜晓···死····了···”

    “什么?”那没有双臂之人大吃一惊,骤然回身,却不料那黑影竟是喷出一口黑血来,正是对着面门喷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