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没有双臂之人大吃一惊,骤然回身,却不料那黑影竟是喷出一口黑血来,正是对着那人面门喷了过来。

    那黑影黑血狂喷,那没有双臂之人冷哼一声,衣袖一摆,一股劲风横扫,将喷了的黑血尽数扫落,不过仍有点点滴滴的黑血溅到了无臂的双袖之上。

    沾上了黑血的双袖顿时冒起了黑烟,腥臭无比。

    “有毒!”那无臂之人冷哼一声,顿时自断双袖,那双袖落地,很快就化成了一堆灰。

    此时那吐血的黑影已经倒在地上,全身发黑,已经毒发身亡。

    “是什么人下的毒?地残任夜晓死了?这怎么可能?他的武功怎么会死,难道是遭了人暗算不成?难道是梅剑山庄的人下的手不成?看来我布下的棋子倒是没有白费,我也是有必要走一遭梅剑山庄了。”

    柔姑娘实在是不想见萧懿航,这人太让她失望,简直是失望到了极点,本想着一走了之,但是又想到那三亿两银子来,不得不留下来。

    柔姑娘一手托着腮,想着心事,现在她的心很乱,乱的就如一团麻,原本的认知现在全被打乱了,原因就是无缘无故的冒出来的一个姐姐,一个本不该是自己姐姐的姐姐。

    萧懿影是萧百荣和百花圣女南宫玉的女儿,自己怎么会和她是姐妹,是自己弄错了身份还是她弄错了身份?

    想到自己的童年,都是父亲来见自己,自己的一切也都是父亲告诉自己的,自己的一切也都是父亲给的,难道父亲告诉自己的是假的?

    柔姑娘不得不怀疑这点,到底自己是不是父亲的女儿呢?还是萧懿影根本就不是萧百荣和百花圣女南宫玉的女儿?

    身份之谜就像是一座大山沉重的压在了她的胸口之上,让她不得不前往南疆百花谷,这无关禁宫秘钥,要的就是查清自己的身份。

    柔姑娘脸上泛起了淡淡的忧愁,此去南疆一行也不知道祸福吉凶,更是不知道萧懿影会不会放心自己去,想着想着,柔姑娘觉得胸中烦闷无比,困意居然袭上心头。

    她打了一个哈欠,身子一歪,就倒在了桌子上。

    就在她歪倒在桌子上的时候大殿的门一推,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正是莫天涯。

    莫天涯走进柔姑娘看了看她熟睡的样子,却是忍不住的双手颤抖着探向柔姑娘的脸。

    莫天涯的手颤抖着,呼吸急促起来,看着柔姑娘的样子竟是痴呆住了,一只手颤抖的更是厉害。

    她斜斜靠趴在桌子上,枕着一只手,一头乌发如云铺散,熟睡时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忧愁。

    莫天涯的目光划过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红润如海棠唇,最后落在不慎裸露在外的香肩,呼吸一紧,洁白如牛乳般的肌肤,微微凌乱的绫罗,即使窗外的骄阳都抵不上肤色熠熠生辉。

    柔姑娘眉间一点红梅妆,乃是萧懿影点下的,更添了美艳妹妹的娇艳,一缕阳光照射下来更显得她妩媚动人。

    她睡的是那么柔美,她的身体构成的曲线简直让人发狂,她的脸庞是那么水润,让人看了就有想触碰的冲动,她的脸型是那么均匀,尖而不利,利而不尖,她的眼睛即使是闭着也是迷煞死人,洋溢出了非一般的气质。

    桌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红梅怡红妆,鬓云香腮雪!

    莫天涯颤颤巍巍的一双手探向了柔姑娘,就在他的手即将触碰到她的脸的时候,蓦然间就看到一道黑影从柔姑娘的脖子上顺着脸颊爬了上来,居然是一只手指般粗细的黝黑大蜈蚣。

    蜈蚣硕大无比,身体黑亮,尤其是一对大鳌闪着乌光,似乎还带着点点水滴,那是蜈蚣毒液,见莫天涯的手探了过来,那大蜈蚣毫不客气的一下子咬到了他的手指之上。

    莫天涯顿时一声惨叫,连忙甩手,那蜈蚣咬了一口之后却是又缩回到了柔姑娘的衣服里面。

    莫天涯看着紫黑红肿的手指心知是中了毒了,再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当下点了胳膊上的数道大穴,连忙退走,也不知道是寻求解药还是做什么去了。

    就在莫天涯走后柔姑娘的身体动了动,又缓缓的抬起头来,打了个哈欠,又是单手托腮,似乎根本就不清楚方才发生了何事。

    一直硕大的蜈蚣从她的衣领爬出,在她身上爬了一圈,又钻入到了衣服之中消失不见。

    “柔妹妹,你看你出落的这么好看羡慕死姐姐了,就是姐姐也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呢,你说那些臭男人会不会侵犯你啊?”萧懿影眨巴着大眼睛道。

    “他们倒是想,但是他们敢吗?我会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柔姑娘笑。

    “也不知我那小老鼠跑哪里去了,说起来我记得你身上有一条小红泥鳅来着,怎么都不见了呢?”

    “谁知道啊,我记得是那次影姐姐和丰小依斗酒的时候他们一起跑出去的,就一直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两个灵物该不会是逃跑了吧?”柔姑娘也是不解。

    “逃跑?跑去哪里?肯定是跑出去玩了,那小老鼠的习性我还是很了解的,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天材地宝,舍不得离开,不到那些天材地宝被吃完一定是不会回来的。”萧懿影说着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柔妹妹这么可爱,又是招蜂引蝶的,要是被那些臭男人亵渎了可怎么好呢?”萧懿影自言自语道。

    “不会,即使他们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子。”柔姑娘笑着道。

    “咦,对了,我这里养了好几只蜈蚣呢,放你身上一只,只要有人敢对你不轨,哼哼····”萧懿影得意的笑。

    “蜈蚣啊,好可怕,我不要···”

    “不要不行,有了这只蜈蚣在你身上,我就放心多了,再也不担心你被那些臭男人····哼哼···”

    柔姑娘托着腮,想到这里不由得晒然一笑,同时心中也是暗恨,“敢对我使用迷药,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也不知道这蜈蚣的毒到底有多烈,能不能要了那人的命,若是我的赤练闪电蛇的话怕是更厉害一些了吧。”

    门外急切的脚步声响起,柔姑娘会意的笑了笑,当下一俯身又歪倒在了桌子上,似是睡着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