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以铁背蜈蚣咬了莫天涯,同时感知到有人前来,又假装昏迷。

    门开了,一个人的脚步声走了进来,“柔妹,柔妹···”

    那人低声的呼唤着柔姑娘的名字确是再也不敢触碰柔姑娘,见柔姑娘没反应,伸手掏出一个玉瓶来,递到柔姑娘眼前,片刻后飞快的收回。

    柔姑娘感到一股异香扑鼻,顿时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小琼鼻,缓缓的起身睁开眼睛。

    看着眼前的萧懿航,柔姑娘微微笑了笑,“不知不觉间睡着了,你来了,我刚去找你了,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声音,所以我就到这里来等你,那人是谁啊,带出了让我看看。”

    萧懿航顿时尴尬无比,不过又想到柔姑娘乃是醉红楼的头牌姑娘,虽然是不接客的,但是这男女之事也是司空见惯。

    “没什么,你来一定是有事是不是?”萧懿航笑道。

    看着萧懿航的笑容,微笑之中却是有着几分阴狠不由得晒然,前不久聚宝山庄拒绝借钱的事情让他依旧怀恨在心,很显然若不是铁背蜈蚣咬了莫天涯,让他一筹莫展他才不会低声下气的和自己说话。

    “没事啊。”柔姑娘道。

    “柔妹妹总是对我避而不见,怎么有心情到这里来了?”萧懿航皮笑肉不笑的道。

    “我只是听说你摊上了麻烦,是不是缺钱?我是想你来解释的,聚宝山庄出事了。”

    “出事了?怎么回事?”萧懿航不解的道。

    “爹爹派我去南疆寻找禁宫秘钥,聚宝山庄这边我无暇照料,已经交付给浪哥了,所以我手中没钱。”

    “原来如此!”萧懿航我了握拳,也不知他心中何想。

    “还有就是我的两位好姐妹失踪了,一位是昆仑掌教婉媚幽兰叶可卿,还有一位却是古墓孙剑画,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想再去南疆之前找到他们,但是爹爹那边不肯帮忙,我手下没有了势力,只能求助航哥哥了。”

    “你和叶可卿、孙剑画是好姐妹?你怎么认识她们的又怎么会和她们成为姐妹?”萧懿航没见过叶可卿,但却是听说过他的大名,倒是孙剑画让她垂涎很久,没想到却是失踪了。

    “不打不相识啊,她们的武功很高,让我很是钦佩,没想到就这样神秘的失踪了,生死不知,怎么寻找也寻找不到,奇怪至极,航哥能不能帮我?”

    “这····”萧懿航并不是不知道这两人的下落,他在想到底要不要告诉她,想了想这才道:“我知道他们的下落,但是你却是救不得她们?”

    “怎么?她们在哪里?”柔姑娘正色道。

    “那叶可卿在天道山上被浪哥收为了禁·脔,而孙剑画却是被月清明抓走了,他的本领你也清楚,怕是你也救不出她了,我知道的只是这些。”

    驱虎吞狼,萧懿航暗暗的道:“元浪,你夺了我的一切,我早该讨回本该是属于我的一切,你却暗中阻拦我,怪不得我从聚宝山庄借不到钱,原来都是你搞的鬼,你居然和元柔不和,那好,我就让她找你的麻烦,看一看你们两人到底谁更厉害。”

    “叶可卿的武功高深莫测即使是浪哥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更何况叶可卿乃是昆仑掌教,更是眼高于顶,她怎么会轻易的对浪哥倾心,这里面····”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清楚,不过好像那叶可卿并不是倾心与她而是运用了某些手段,让她欲罢不能,据说是····阴阳合·欢道的武学。”

    “阴阳合·欢道?”柔姑娘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随即冷冷一笑,“一个刀道传人居然修炼阴阳合·欢道的武学,真是笑死人了。”

    “柔妹妹也知道这阴阳合·欢道?”

    “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原来阴风谷一行他的目的居然是阴阳合·欢道,也难得他了,说实话叶可卿还真的是他修炼阴阳合·欢道的最佳鼎炉,只是我想不通,他居然学会这门武学怎么不传给你,如此一来你的武功岂不是会突飞猛进?”

    挑拨,这就是挑拨离间,赤·露·露的也是最直接的,他当然知道元浪不会将这阴阳道武学传给萧懿航,但是让柔姑娘奇怪的是她从萧懿航身上却是感觉到了阴阳道武学的气息,她这一问也是有着投石问路的意思。

    “哼,他怎么会将这神功武学传给我,他还巴不得我会死掉!”

    “不要这么说,毕竟我们是兄妹,都是一奶同袍。”

    “呦,我倒是忘记了,柔妹和浪哥是一奶同袍,哪像我,和你们只是同父异母而已,就像是世俗界的皇子一般,虽是兄弟,但是却没有兄弟之情,只有暗中的争斗、算计,否则我也不会到如此境地,就连真实的姓氏也要隐藏。”

    “真实的姓氏?什么意思,什么一奶同袍,和我们是同父异母,你不是萧百荣和白小蝶的儿子吗?”

    “我···”萧懿航一时之间发现却是说漏了嘴,当下摆了摆手道:“都是上辈人的恩怨了,与我们小辈无关。”

    “呵,那就算了。”柔姑娘站起身来,就要走,“既然聚宝山庄的事情我已经和你解释清楚了,当是没有了误会,再者我的两位好姐妹的消息我也打探清楚了,我这就离开准备去南疆了。”

    “我听说南疆百花谷最是擅长毒物,不知柔妹有没有防备些解毒之物?”

    “有的,不仅是有,我还特意养了一只大蜈蚣,本来去阴风谷的时候我还抓了一条小蛇,只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柔姑娘惋惜道。

    “那针对蜈蚣毒可有解药?”萧懿航的眉头顿时舒展。

    “还没有配出来,我之所以养它就是要配置它的解药,你想啊,连这么毒的蜈蚣毒都能解得话那什么毒都不在可怕了。”柔姑娘笑道。

    “确实如此,不过柔妹对这解药一点也没有眉目?”萧懿航不死心。

    “眉目是有点啊,不过还没有成功,真是头疼。”

    “那能不能给我一些,我帮你研究一下,实在不行我可以请我娘帮忙?”萧懿航道。

    “咦,我怎么忘记了小娘呢?好啊。”柔姑娘说在掏出一个玉瓶递给萧懿航。

    萧懿航伸手接过玉瓶,之后柔姑娘与他擦身而过,似是一团五彩烟雾一般飘然而去。

    柔姑娘哼着歌,出了替天行道的总坛,一张手手中一张金卡静静的躺卧着,同时她的手上五彩氤氲缭绕,那张金卡顿时化作云烟消失的无影无踪,竟是被以内力化为了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