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轻而易举的就将金卡弄到手中,这对她来说太过容易了,以幽冥魅力迷惑心神即使是当着你的面拿走你也不知道,更何况柔姑娘生的一双妙手,不仅是拿到了金卡,更是套出了萧懿航的心里话,不过有一点却也让柔姑娘吃惊,萧懿航居然可以从幽冥魅力之下脱出来,刚一说出秘密顿时清醒。

    柔姑娘走得轻快,犹如一团烟雾一般转过一个街角,竟似是融入到了空气之中消失不见。

    街角出现出两个身影,正是莫林和谢小雨,夫妻两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不明白这柔姑娘是怎么消失的。

    “以我的轻功跟不上她很正常,但是与你的轻功却也是跟不上,这柔姑娘的轻功也确实高明。”莫林叹息道。

    “她高明的不仅仅是轻功,更是智慧,因为她只是这么一躲,就让我们无所遁形了,我想她一定没有走远,而是看着这边的街口。”谢小雨也是叹息一声。

    “既然暴露了,我们回吧,跟不上了。”谢小雨也是无奈至极。

    就在两人走后在街角不远处的一处酒馆内推开一扇窗户,柔姑娘一手端着酒杯面带微笑的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萧懿航想要干什么,他又是怎么得到阴阳道武学的?阴阳道武学现身武林,江湖将要大乱了。”

    萧懿航心情很不好,不好到了极点,柔姑娘给他的药根本就不起作用,眼见着莫天涯的手指肿的像个萝卜,并且紫黑发亮,同时莫天涯开始发烧,还时不时的抽搐,眼见是蜈蚣毒发了。

    “航哥,天涯这边情况不妙,不如让请教老夫人吧,眼下也只有她能救天涯了,同时由老夫人相助我们相信事情会得到转机。”绿萝在一旁道。

    萧懿航眉头紧皱,无奈之下也只能如此了,当下飞鸽传书一封,并且让人抬着莫天涯前去天道城。

    “航哥,自由联盟方面怎么办啊?”此时萧懿航才想起来自由联盟是来向自己讨要三亿两银子的。

    “自由联盟方面不用担心,我这里····”萧懿航的脸色顿时变了,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将金卡放在了衣袋里面,但是现在的衣袋之中空空如也。

    金卡不见了,三亿两银子的金卡不见了!

    这很要命,自由联盟的人很快就来兴师问罪讨要银子了,而眼下自己手中已经没钱,这可怎么办?

    什么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不就是吗?萧懿航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一方面要赶快救治莫天涯,另一方面要应对自由联盟的到来。

    “航哥,怎么了?”墨绿看萧懿航脸色不对,不由的问道。

    “没事。”萧懿航说着没事,手却是紧紧的握了握,“对了,上次截我们的沙匪查出落脚地了没有?”

    “查到了,在云雾城。”一边的沈四沉声道。

    “云雾城?”

    萧懿航顿时感到头疼,当初神兵任务结束之后山塌地陷,被大山遮挡住的山风吹了过来,将云雾吹散,这下子云雾城就成为了江湖人眼中的必争之地。

    萧云想要占据云雾城,萧懿航也是有着如此打算,并且刚加入联盟就与陈天成商议要占据云雾城,并且将萧云一脚踢出联盟。

    但是萧懿航却也是没有功成,因为云雾城被人占据了,原来在云雾山上有一座规模巨大的山寨,里面住着一群强匪,占据了云雾城成为了地头蛇,这让萧懿航虽然眼馋云雾城却也是不得不放弃。

    “原来是那群强匪,我本以为沙通天逃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去了,没想到一直在眼前,如果我们拿下这群沙匪不仅可以解决眼下危机,更是趁机占据云雾城。”萧懿航的眼中顿时一亮。

    “航哥,这群沙匪不简单,其规模与我们替天行道的规模不相上下,更是占据地利,要想解决了沙匪却是不易了。”绿萝道。

    “先解决天涯的毒,在对付沙通天,我还有底牌,一个小小的沙通天我还不放在眼中。”萧懿航嘴角露出一丝狰狞。

    梅剑山庄。

    萧云端上一杯热茶递给端坐一旁的紫衣女子,紫衣女子面带着紫色面纱,要想喝茶的话必须露出真容,这也是萧云想要的。

    紫衣女子端起热茶,玉手扇了扇,以手掩口,竟是从面纱之下将热茶喝了,自始至终萧云都没有看到她的脸。

    丰小依端过一盘糕点,正是五花糕,“这位姑娘吃块糕吧。”

    紫衣女子身处两指,轻轻的捏住一块五花糕,同样想要以手遮面将这五花糕吃了,刹那间一道亮白色的气劲骤然亮起,那紫衣女子手中的五花糕居然一跳飞起。

    那紫衣女子下意识的的一挡,手中紫色劲气一放,向着亮白色气劲攻去,与此同时她的身子未动,伸手一弹却是一块糕飞向丰小依,“你要给你一个。”

    “抢着吃才有滋味。”丰小依一拨,这块五花糕却是向着萧云飞去,萧云微微一笑,伸手接了,身子一退看着两人争斗。

    丰小依伸手间向紫衣女子眼前的五花糕抓去,同时探掌击向紫衣女子。

    紫衣女子稳坐不动,玉手轻拨,反手间紫光缭绕,一掌拍向丰小依的左手,同时她的左手却是抓向那块五花糕。

    两掌交锋,紫影白光飞烁,紫衣女子纹丝未动,相反丰小依却是被一掌震退。

    五花糕翻滚着掉落,紫衣女子根本就没有伸手去抓,她知道这块糕并不是那么容易吃的,她凝视着丰小依,眼见一把旋转着的电光向着五花糕旋杀而去。

    丰小依被震退的同时剑出鞘,同时子剑甩出,欲要半路劫走那块五花糕。

    同时一把紫色短刃出鞘,乍然间紫芒走惊雷,这一剑点出却是击在旋转的子剑之上。

    这一剑是点,而不是劈,点是以剑尖直击,仅仅是一点而已,而对方却是一把旋转着的子剑,子剑有厚,但是绝对不厚,以剑尖点剑刃,这就像是以子弹打子弹一样的可笑,简直是天方夜谭,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事情却是真的发生了。

    紫芒惊飞闪,亮白电闪烁,就这一手就将丰小依惊得目瞪口呆。

    丰小依不死心,剑光如电走,剑气旋身绕,竟是攻向那端坐不动的神秘紫衣女子,而那紫衣女子端坐不动,手中短刃挥动,只见一片紫芒挡住丰小依的剑。

    两人交锋是初次交手还是二度交锋,这次一战谁胜谁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