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和紫衣女子交锋,眨眼间竟是十余招,那块五花糕又翻飞着落下,一道紫色剑光似是穿透空间的限制,倏然间射到了丰小依的眼前,眼见她躲闪不及,这道紫色剑光却是骤然消散,这一击丰小依败!

    丰小依的子剑旋飞回来,丰小依收剑入鞘,紫衣女子以紫色短刃将翻落的五花糕接住。(书屋 shu05.com)

    这一刻萧云看的入神,这一时萧云又想到了当初的两女相争的情景。

    当初叶可卿和丰小依缠斗多时,更是强招出手,最终叶可卿获胜,而现在紫衣女子端坐不动,竟也是胜了丰小依。

    上一次是后殿演武场,两人奇招叠出,强招悍式毫不留手,这次确是招式取胜,奇招妙式各显其能。

    上次是势均力敌,这次确是实力相差悬殊,这人到底是不是叶可卿,明明在对战地残任夜晓的时候见到她施展了淡蓝色的劲气还有叶可卿的绝技强招,而现在她却是没有施展,是故意隐瞒吗,叶姐姐到底再隐瞒?。

    “你不要隐瞒了,你就是叶姐姐。”丰小依瞪着大眼怒视道。

    “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什么叶姐姐,我只是对这里的人有所求罢了。”紫衣女子道。

    “那你摘下面纱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丰小依不死心。

    “小依姐,算了。”萧云微笑着上前,“冒昧问一下,请问姑娘芳名。”

    紫衣女子看了看萧云,当下道:“剑灵山小伊!”

    “哦!”萧云到没什么,一边的丰小依却是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简直是说不出的惊讶。

    “你是剑灵山小伊?”

    紫衣女子一怔,心道要遭,自己随口说出这个名字,难道丰小依认识不成?

    这紫衣女子是谁?当然就是婉媚幽兰叶可卿,当初为了压制销·魂丹的发作而嗜血狂杀,不料遇到了一个女子,那女子剑意非凡,并教给她一门逆转心法的法门,同时也透露给她百花道的传人可解销·魂丹之毒。

    那女子临行时告诉叶可卿有事道剑灵山找她,报小伊的名字就可以了,叶可卿没有听说过剑灵山更是没有听说过小伊这个名字,所以萧云这么一问的时候随口就说了出来。

    “江湖中知道剑灵山的人不多,不过不巧的很,我却是知道,而且我还知道那个叫小伊的人,你知道她姓什么吗?”

    丰小依一下子抓住了叶可卿话语间的漏洞。

    “姓什么?”这话一处口,叶可卿顿时就知道坏事了,当下低下头沉默不语。

    “叶姐姐,我告诉你啊,那叫小伊的姑娘姓丰,叫丰小伊,不过后来改名了,伊人的伊字就改成了小鸟依人的依字,而且剑灵山就是我的家,你不应该知道这跟名字的,你能不能告诉我是谁告诉你这个名字的?”丰小依传音叶可卿,因为这件事她不想让萧云知道,剑灵山是她的一个秘密。

    “揭下面纱吧,叶姐姐.”丰小依说着伸手就要将叶可卿的面纱扯掉。

    “不要碰我!”叶可卿厉声道。

    “怎么了,叶姐姐?”丰小依问道。

    不仅仅是丰小依就是萧云也很奇怪。

    “没事,我之所以来梅剑山庄不是来见你们的,我是听说百花道的传人在这里,我是来见她的,不知道方不方便。”叶可卿说着身子微微的颤抖起来。

    萧云看出了叶可卿不妥,一旁的丰小依也是,当下萧云关切的道:“叶姐姐,你怎么了?”

    叶可卿微微摇了摇头,面罩下确是咬了咬唇,但却是难掩身体上的颤抖。

    萧云以为是叶可卿大战地残任夜晓的时候受伤了,一只手探出,想要给叶可卿输送些精气,疗养伤势,不料叶可卿却是一闪身躲了开去,萧云不解同时,丰小依却是上前拦住萧云。

    “叶姐姐很古怪,她的全身精血倒***气逆冲,似是中了什么毒?”

    “快找小烦。”

    萧懿影正在给南宫心怡疗伤。

    “每次你一出手轻者伤筋动骨,重者经脉大损,我的傻师姐,你是不是受虐狂出身啊,论起来你的武功也是不错了,武林之中显然少有敌手,怎么总是受伤,总是让我给你疗伤,你知不知道每次我给你疗伤我都会心痛,你知道我心痛什么吗?”

    南宫心怡喝了一口飘渺月影酒,根本就不理萧懿影。

    “哎呀呀呀,还喝酒,在喝酒你就变酒鬼了,也不怕以后嫁不出去,哎呀,不对啊,现在嫁不出去的人是我呢,一个假装清纯,一个扮可爱,喂喂喂,你们两个一个是我的师姐,一个是我的妹妹,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可以对我,云是我喜欢的男人,你们不能这样···”

    “还是说说你为什么心痛吧?”南宫心怡不得不打断,这萧懿影说话没天没际的,往往是前言不搭后语,大多数是自己在说不管你听不听。

    “哎呀,对啊,我说到哪里了呢?心痛啊,是啊,我的傻师姐总是受伤,我能不心痛吗?”

    这句话南宫心怡很感动,嘴角荡起一丝笑容,“这才是我的好师妹。”

    “那是,那是,我告诉你啊,师姐,男人是靠不住的,你看你为了他受伤,他都不来看看你,还是男人靠不住啊。这个世界上靠得住的还得是自己的姐妹,但是师姐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对你这么好,你却是抢了我的男人,本来还想分一杯羹呢,没想到还被我的傻妹妹捷足先登了,真是气死人···”

    “好了,师妹,你没去看看云?他受的伤比我重,是为了救我,被一剑刺穿,而且我这点伤我心中有数,我的玉泉洗尘对恢复伤势很有效的,我根本就不需要你照顾的。”

    “哈,你是不是说我自作多情了,哼,我是怕你留下什么后遗症,万一弄伤了本源以后不能生小孩怎么办?你想想啊,一个女人如果不能生小孩那是多么悲哀的事情,我啊早就做好了打算,等我和云结婚之后我们就一起生好多好多的小孩,不过师姐你不用担心,你若是不能生的话,大不了我多生一个算是替你生一个,要不认你做义母····”

    南宫心怡扶额。

    “对了,师姐,你是不是被那只臭鼬调戏了?”萧懿影突然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