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没话找话,“对了,师姐,你是不是被那只臭鼬调戏了?哼,我也听说了,正要给你报仇,上次我让他变成了臭鼬,这次一定让他住在茅厕里面变屎壳郎,师姐你说好不好玩?”

    “好玩,不过你还是关心一下小柔吧,我看她心事重重的,真怕她自己跑去南疆了,我想伤势好转了以后我们一起去南疆走一遭。”

    萧懿影顿时怔住,最终点了点头。

    一处隐秘之地,白菲手持宝剑全身亮白色气劲鼓荡,一剑劈出却是剑行刀路,顿时迎面的一块大石轰然爆裂。

    与此同时“咔嚓”一声响,白菲手中的剑铿然断裂。

    白菲长叹一声,将断剑掷在地上,看来自己仍旧是无法踏入意境。

    自从紫云出事之后白菲将她的尸体送到了冰宫不泪天之上,血仙蝶感知到了欲来的风雨让她回梅剑山庄避难,奈何血仙蝶出事,红衣欲要逼出血仙蝶发动了武林屠杀令,而白菲就没有回梅剑山庄,却是跟着冰宫的分坛一起行事。

    冰宫不泪天有着众多的分坛,陆金岚的凤凰谷就是其中之一,只是本来都是隐藏着的,浮出水面的没有几个,经过红衣这么一闹,全部都浮出了水面。

    白菲感觉事态严重,就留了下来,以防有着突变,同时也自得清静开始修炼意境。

    这些日子白菲虽然没有参与到梅剑山庄的争斗当中,但是却时刻关心着武林大势,尤其是关于梅剑山庄,关于萧云的。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转眼间将人吞没在寂默里。

    白菲对萧云的思念无影无形,无声又无息,淹没在寂寞之中的白菲无法排出内心的思念,只能以参悟意境排挤。

    白菲不是不想去梅剑山庄,一来萧云是有夫人的,梦倪裳她曾不止一次的见过,她知道这个女人对自己并不待见,同时梅剑山庄之中还有一个副庄主丰小依,她对萧云的心思那简直是不加掩饰的。

    心浮气躁又不得章法的参悟,让白菲不得其门而入,就在她参悟意境又失败的时候一只信鸽从天而降。

    信鸽是冰宫不泪天的信鸽,而给白菲信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冰宫宫主血仙蝶。

    血仙蝶要求白菲去梅剑山庄,具体什么事情倒是没有说,也不知道去梅剑山庄做什么,但是白菲从来不怀疑血仙蝶的命令,当下出了秘境向梅剑山庄赶来。

    冬雪已经清醒过来,并且伤势也好转了,春草、夏花和秋叶四女又是聚在了一起叽叽喳喳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待萧懿影走近的时候这才听清楚,原来是春草、夏花和秋叶正在和冬雪添油加醋、添枝加叶的描述南宫心怡如何博得萧云的欢心和柔姑娘如何被萧云压在身下的事情。

    经过三女这么一说,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大转圜,尤其是春草描述。南宫心眼早已失身,柔姑娘也早就献身给了萧云,只可怜了咱们的小姐还是形单影只。

    萧懿影气鼓鼓的肚子都要气爆了站在四女身后,奈何四女谈兴正浓,根本就没发现她们口中那可怜的大小姐就站在身后。

    最终还是冬雪发现了萧懿影,但是这姑娘坏啊,看到了也不提醒,反而引导着春草、夏花和秋叶描述萧懿影知道真相后气愤无比的丑态,三女奔放奇幻的想象力太过超脱,把萧懿影都说成是一个气蛤蟆了尤其是描述着她嫉妒、生气的模样,而现在萧懿影真的是一只气蛤蟆了。

    春草闲说的不够清楚,不能表达出当时萧懿影的嫉妒、悲愤的表情,当下起身居然还是带表演的,尤其是最后气的跺脚,那样子真的和萧懿影生气的样子惟妙惟肖,正在此时她学着萧懿影气的团团转的样子,也转了起来,这一下正好和萧懿影打了一个照面。

    其实就在春草表演的时候其余三女也都发现萧懿影了,只是这三女还真是心有灵犀,居然没有一个人提醒,这下春草可就悲剧了。

    “小···小姐····”春草顿时就脆了。

    萧懿影一手叉着腰笑着,这笑容很可怕,绝对不是友善的笑容。

    “小姐,我去给冬雪拿点药,冬雪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夏花见机行事,当下溜走了。

    “我却给小姐拿花蜜茶。”秋叶也寻到了借口。

    “我···,我····我···,哎呀,我的头好晕,小姐,我伤势未愈,体力不济先去休息一下。”冬雪人没溜,却是直接昏了。

    “小姐···”春草没借口了。

    “你很好啊,很好,描述的有声有色好的,你都快成小姐了是不是啊,我的大丫头?”萧懿影轻轻的拍着春草的肩膀。

    “小姐,我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吧,春草知道错了。”春草都快被吓哭了。

    “哼,知道错了,就应该接受应有的处罚是不是?”萧懿影笑的很阴险,让人一见就知道没好事。

    “小姐····”

    “别哭,别哭,我的丫头怎么都这么胆小,动不动就哭鼻子。”萧懿影说着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小姐,你别这样笑,太可怕,春草受不住你的银针了,小姐饶了我这一次吧。”春草边说边抹着眼泪。

    “放心,今天本小姐心情好,不打算赏你银针了,不过这惩罚你却是少不得了,给你一个任务,你知道臭鼬居所不远处的一个茅厕吗,你附耳过来,我交给你一个任务。”萧懿影在春草耳边耳语了几句,交代了一些事情。

    “小姐,放心就是了,这件事春草一定做好,虽然有点臭、有点脏,不过想到臭鼬变成屎壳郎,心中还是蛮开心的。”春草得意的道。

    “哎呀,看来是惩罚的轻了,只是有点臭、有点脏,这样吧,小姐大方一次,赏你一根银针。”

    “小姐不要···哎呀,哎呀,痒死我了,痒死我了,小姐,饶了我吧····”

    “半柱香时间之后自己取出银针。”萧懿影说着哼着歌走了。

    萧懿影刚走,其余三女就围了上来,三人都没有走远,都在看着热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