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草受针,萧懿影走后其余三女都围了上来。

    “半柱香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难受一会就好了,对了,小姐给你了什么任务?”夏花问道。

    “赶快帮我拔了,拔了,痒死我了。”春草双臂麻木,自己不能拔针。

    “不拔,就不拔,痒死了,小浪蹄子。”四女又是打闹到了一处。

    萧云倒了一杯酒递到南宫心怡面前,酒水碧绿正是飘渺月影,“心怡姐姐,喝一杯。”

    “嗯。”南宫心怡满心的话此时只是换做了轻轻一声“嗯”。

    “伤势如何了?”萧云关心的问道。

    “也不算受伤,不过是银针刺穴激发潜能而已,不过那地残任夜晓也真是厉害,我们这么多人居然都不是对手,对了,你的伤势如何了,你应该比我受伤重?”

    “呵呵,我没事。不过我想知道地残任夜晓是怎么死的,小烦姑娘又是怎么逃出生天的?”萧云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不过地残任夜晓的最大失误就是抓了师妹,她的毒你可是知道厉害的,这是她给了师妹机会,怨不得别人的。”南宫心怡笑道。

    萧云笑了笑,也清楚南宫心怡的意思,“小烦姑娘的毒功却是让人胆寒,就是不知道她的医术是不是和毒术一般的高明?”

    “她是百花传人,这点你也清楚,百花传人最强的不是毒术而是医术,只不过是后人没有将医术发扬光大,却是走向了旁门,致使外人都知晓百花毒功而不知百花医术。”南宫心怡欣慰的道。

    “那小烦姑娘有没有将百花医术发扬光大?”萧云问道。

    “何止是发扬光大,简直是登峰造极更上一城楼,你不见我一受伤她就迫不及待的过来给我疗伤,其实就是在卖弄她的医术。”

    “是吗?我以为她对你的关心更多点。”萧云笑道。

    “那是自然,他是我师妹。”南宫心怡也笑道。

    “那对于解毒和修复经脉有没有独到手段?”这才是萧云最关心的。

    “自然,对于一个用毒高手来说,解毒是她的最大兴趣,同时对于受损的经脉更是有着独到的手段,怎么有人中毒了,是谁,那个紫衣女子?”

    “怎么猜到的?”萧云苦笑道。

    “看出来的,那紫衣女子虽然蒙着面,但是却是露出了眼睛,人的眼神最是不能骗人,我看出她对你的关心,尤其是当你受伤的时候,我看出她眼睛之中的担心和焦急。”南宫心怡醋意浓浓的道。

    萧云苦笑,她其实是一直再利用南宫心怡不假,但是人家姑娘对你可是真诚的,这样的利用却总也让萧云心中难安。

    看着眼前的女子,看着她脉脉含情的眼神和见到自己的喜悦、害羞的神情,萧云的心莫名的一跳,这样的女子哪个男人能够抗拒?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翡翠香。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如冰骨似霜。萧云看着清纯可人的南宫心怡不由的呆了。

    再见她明眸善睐,魇辅成权,丹唇外郎,皓齿内鲜,在看她吃着飞醋的时候的娇羞表情,不由得鬼使神差一般的向前一下将南宫心怡揽在怀中,向着她的朱唇印了上去。

    南宫心怡突遭袭击,莫名的心慌,本能的欲要推开却是又担心伤了萧云,这一下反抗却是成为了半推半就,更加激起了萧云的征服YU望。

    南宫心怡只觉得呼吸越来越是急促,身子也是越来越是热起来,继而意乱情迷起来,竟是胡乱的拉扯着自己的衣服,并且开始配合萧云的下一步的动作。

    就在两人动作将有下一步发展的时候萧懿影哼着歌到了,也没敲门直接推门而入,本来以两人的内功要是人来了早就会知晓,奈何两人都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别的事情之上,对窗外之事那是充耳不闻,知道萧懿影推门而入的时候这才惊觉。

    “哎呀呀呀呀呀····”

    这下都不用解释了,再说了也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了,要是萧懿影再来晚一步南宫心怡就成为真正的女人了,还能解释什么?

    萧懿连忙起身,还好男人光膀子倒也没什么,倒是南宫心怡连忙拿着衣服遮盖着上身,胡乱的将衣服往身上套。

    萧云后悔死了,怎么回事,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做出这样糊涂的事情来,即使是自己把持不住,对象也不应该是她,而是小依姐啊,怎么会这样?

    萧云后悔不提,倒是南宫心怡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萧懿影少有的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的坐在南宫心怡的身边。

    “你这人怎么这样,不知道敲门吗?”南宫心怡真的有点生气。

    “我敲了啊,可是有些人太投入了,听不到啊,是不是啊,我的好师姐,不过你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可不要太过劳累,据说那件事很耗费体力的,弄不好还会是伤上加伤,而且女人比不得男人,女人的第一次很痛的,要是男人不懂的怜香惜玉的话还有可能大出血····”

    “好了,好了,我累了。”南宫心怡真的生气了。

    “嘿嘿····”萧懿影只是嘿嘿的笑。

    “师姐,他是找你做什么的,总不会是想你了才来看你的吧?”萧懿影用肩头撞了撞南宫心怡道。

    “你又知道?”南宫心怡没好气的道。

    “我当然知道了,他一定是有事找你,然后看到我的美女师姐娇美可人,然后久旱缺水的男人看到娇艳欲滴的师姐就把持不住了,是不是?”

    “就你懂?”南宫心怡徉怒道。

    “当然我懂了,虽然师妹我呢没经历过,但是书上都写了啊,师姐是不是他想用那根东西侵犯师姐的身体?”

    “你又知道?你试过啦?”南宫心怡知道这师妹又开始犯荤了,说话也是毫无顾忌。

    “没···”萧懿影扁了扁嘴,眼泪在眼眶之中乱转,“人家看中的男人结果被自己的亲亲可爱又单纯美艳的师姐捷足先登了,这也罢了,至少还有点汤可以喝,却也是被傻妹妹给抢走了,连点汤都不剩下,你说我怎么这么可怜,人家还想给他生好几个小孩呢?”

    “师妹····”南宫心怡简直无语了。

    “别理我了,人家伤心死了。人家这么伤心,某些人只会自寻开心,还生气人家破坏了她的好事,你说这样的师姐是不是好师姐,是不是自私自利的师姐,是不是····”

    “好了,下次我让你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