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心怡和萧云的好事被撞破,萧懿影假意生气,南宫心怡不知真假,只得安慰。

    “好了,下次我让你就是。”

    “嘿,这才是我的好师姐,不过不必让啊,我知道男人都喜欢同时和两个或是三个、四个女孩一起的,到时候我们两个一起啊。”

    “这么害羞的事情,还同时和两个甚至是三个、四个一起,你天天脑子里面装着的都是什么思想?你注意你的身份,你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你是圣女,百花道的传承者,百花圣女,你是一道之主,能不能不要这样?”

    “对,我是圣女,我是百花传承者,我是百花一道之主,但是我也是女人啊,是女人就有女人正常的生理啊,也有女人正常的需求啊,是女人就想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共度春·宵啊····”

    “真受不了你。”南宫心怡又被打败了,不断的扶额。

    “嘿嘿···,师姐不想?那是女人的原始YU望,只要是女人就会想,师姐这么清纯可人,结果怎么样?”

    “我不和你说了?”南宫心怡顿时羞红了脸。

    “嘿嘿···”萧懿影又是干笑了两声,上前又要向南宫心怡传授坏思想。

    “对了,师妹,云说他的一个朋友受伤了,中了毒,同时经脉受损,大概是要请你出手了。”南宫心怡这才想起正事来。

    “呵,不去,没诚意呢,请我治伤,结果呢想要占我师姐的便宜,要不是我出现得早,好端端的一个黄花大闺女就真的成为了黄花了。”

    萧懿影去不去给叶可卿治伤?

    丰小依正陪着叶可卿,两人不谈这段时间发生了何事,即使是丰小依问了叶可卿也会是避而不答,而丰小依无疑是聪明的,见叶可卿不愿真面目见人就知道她不愿意提起往事。

    “叶姐姐,你的武功为何如此精进,让小妹钦佩得很,不如教教我怎么样?”丰小依道。

    叶可卿微微一笑,“小依妹妹,可是看出了我施展的是什么武学?”

    “有裂空武学这点确信无疑,还有一种武学我虽然不知道名字,但却是很熟悉,似乎是一种极其不成熟的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

    “不成熟的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你什么意思?”叶可卿皱眉。

    丰小依左右看了看,然后起身将门关好,这才又走到叶可卿身边,就像是做贼一样。

    叶可卿有些好笑,很是见过丰小依如此姿态,有看她脸色通红,不知是要做什么事情。

    “叶姐姐我告诉你,是从一部春·宫图上看到的,本来春·宫图是小冉给我的,但是有一次一个不明来历的人来盗取这本春·宫图,后来知道这人就是天道盟盟主元浪的妻子千幻琉璃。”

    “这部秘籍遗失了?”叶可卿皱眉道。

    “没有,原本真正的春·宫图是丢了,但是那人身上却是遗落了一本春·宫图,而这本春·宫图上却是绘制了许多得经脉图,我本来是学春·宫图上的东西的,不料被经脉图吸引住了,一运行却是发现体内有阴阳劲气流转。”丰小依神秘的道。

    “那秘籍在哪里?”叶可卿有些激动的道。

    “被萧懿影拿走了,不是,是我送给她了,在她手上。”

    “那不是春·宫图,那是真正的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不过确实是有瑕疵的,而且我知道瑕疵在哪里的,因为我得到了真正的阴阳道传承。”叶可卿低声道。

    “啊?不是吧,我怎么感觉不到叶姐姐的意境有异常?”丰小依不解的问道。

    “因为那颗意境种子在我身上,我并没有吞服,所以我还不是真正的阴阳道传承者,不过确实是得到了一位绝顶高手的传功,所以我的武功大进。”

    “叶姐姐现在身上劲气逆行,精血逆流这是怎么回事?是中毒了吗?”丰小依问道。

    叶可卿狠狠的握了握手,这才道:“是。”

    萧云回来了,萧懿影却是没有到。

    “没请到,不应该啊,你出口的话她会不来?”丰小依问道。

    萧云没办法回答,真的是没有办法回答,这要一说出来丰小依非炸了不可。

    这一路上萧云一直在想着对策,始终是没有好的说辞,否则他早就回来了,眼下缓步慢行一者是为了想办法,二来也是有些逃避的嫌疑。

    叶可卿毒发,萧云这边还在逃避,这让他真是为难至极,本想着回转求一下萧懿影,但是却是莫不可这个脸面,她还怕对南宫心怡做出那事来让大嘴巴的萧懿影嚷嚷出去,又要内乱了。

    面对着叶可卿的追问萧云无话可说,那尴尬的神色让丰小依看不懂,但却是被叶可卿一眼看穿。

    叶可卿远比丰小依单纯,但是历经销·魂丹加身之厄,使得她更懂人性,更懂男女,她已经看出萧云的尴尬和内心的纠结。

    “小依妹妹,不要追问了,我身中剧毒,当由我前去请她前来。”叶可卿说话间缓缓起身,此时她的身子微微颤抖,原来她坐在那里却是一直的再压抑着销·魂丹的毒瘾发作之苦。

    “呵,当然是你来请我了,自己的事情还要求别人,你连求我的勇气都没有,怎么是看不起我,还是觉得你的面子不够大,或者是拿不出让我心动的理由让我出手救治是不是,然后你们就卑鄙无耻下流不堪的向我可爱又单纯的师姐出手,要不是我及时感到的话,我师姐的一身清白就要毁了,哎呀,不对,师姐全身都被人摸了,也被人扒光衣服了,这算不算清白被毁了,这还真是好头疼····”

    “小烦姑娘·····”

    萧云咳嗽两声,连忙打断,他只后悔没有早早出言,其实也怪不得萧云,只是萧懿影的语速太快,那张嘴绝对不是虚的,即使是机关枪也难掩其风采。

    萧懿影的话已经让所有的人都听清楚了,叶可卿苦笑一声,知道自己猜的果真不错,不过她也是会错意了,她以为萧云为了求人而施展出了“美男计”。

    但是萧懿影的话被丰小依听到那就是变了味道,“什么意思?扒光了衣服,全身被人摸了,毁了清白?”

    丰小依突闻此事,又将做出怎样的事情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