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的话被丰小依听到那就是变了味道,“什么意思?扒光了衣服,全身被人摸了,毁了清白?”

    “呵,束胸的女人没风采啊,看看咱,纯天然的,绝对绿色无污染,天生就这么大,有些人即使是束胸也是不行的,小就小,即使再怎么束胸也是小,因为土狗永远比不得奶牛的大····”

    叶可卿没听懂萧懿影说的是什么,倒是萧云听得明白,她知道丰小依束胸,更是知道萧懿影与丰小依的针锋相对,两人这是在比胸大呢。

    “小烦姑娘,叶姐姐中毒了,你快给他看看,这是什么毒,能不能解?”萧云连忙道。

    “这里有我不喜欢的人,本姑娘不开心了,要想本姑娘开心的话就让那人离我远远的,我现在是看到她心里就不爽,本姑娘心里不爽快的话,什么毒都解不了的,而是即使正常的人也会不知不觉的中毒,你说···”

    “我走!”丰小依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同时临出门之前恨恨的看了一眼萧云,眼中似是泪光闪动。

    “奥,你们有没有看到,她是不是哭了,是不是落泪了,哎呀,这么大的姑娘了还哭鼻子,羞不羞啊,羞不羞啊,哎哎哎哎哎,你站住,你不能走,你要陪着我。”

    “小烦姑娘,你别闹了好不好。”萧云也脸色铁青,他知道丰小依已经猜到了什么。

    “好啊,我不闹了,那我走了。”

    威胁,赤·裸·裸的,丝毫不加掩饰的,萧懿影说着身子没动倒是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你走吧,带着你的师姐走。”萧云言语变得冰冷起来。

    “不要赶人家走吗,你干嘛这么凶,人家还是女孩子呢,再说了你这样赶我们走好吗,我师姐的清白都毁在你手中了,还有我妹妹,你怎么可以赶我们走?”

    “叶姐姐的毒我们会寻找解法,她死不了,不过你在的话,整个山庄都不安宁,而且····你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份吗?”萧云神秘兮兮的道。

    “我的身份?”萧懿影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不是吗?萧懿影,你以为你假报一个小烦的名字,真实姓名就被隐藏了?萧懿航与我们是死对头,你不会不知道吧。你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让我如芒在背,能留你在我山庄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忍耐了,希望你不要超出我的底线。”

    威胁,赤·裸·裸的,丝毫不加掩饰的,只不过这次却是威胁的对象转变了,被威胁的人变成了威胁的人。

    “不要赶人家走吗,不要啊,人家和萧懿航不是一路的,虽然我们有着血缘关系,但是他是他,我是我,好人,不要赶人家走吗,人家的一颗心都在你身上,你又不是不懂,人家的身子都是你的了,给你,你要不要啊,人家是不会反抗的,好不好啊,好人,难道你喜欢我师姐我妹妹就不喜欢我吗···”

    萧懿影手中将身子贴了上去,一对硕大的可爱仅仅的压着萧云的身体,萧云是一退再退,最后贴在了墙壁之上,却是再无退路。

    萧云感觉着胸前传来的柔软压力,一颗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悸动起来,身体也有了反应,顿时萧懿影也感觉到了,一张俏脸也是红的不行。

    “你···顶到我了!”萧懿影的声音小弱蚊声。

    “啊?”萧云想一把将萧懿影推开,却是一推之下双手竟是按在了那对伟岸之处。

    入手的绵软,温香,让萧云有一种入手不舍舍弃的感觉。

    “你们能不能不这样?”叶可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到现在自己一句话也没说,这边倒是挑起情来了。

    “你走还是不走,走就赶快,要是不走的话就赶快办正事。”萧云终于一把推开这烦人的小烦。

    “人家这不正在办正事呢吗?你摸摸,好摸不,是不是软软的,绵绵的···”萧懿影说着又将身子凑了过来。

    萧云一寒脸,绝对再不给她好脸色了,否则这人会蹬着鼻子上脸,见过不要脸的女人,倒是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这简直就是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要是你敢答应下来,她恨不得当着叶可卿的面就把衣服全脱了,来了个全面坦白。

    “能治好叶姐姐的毒,什么条件都好说,要是你的本事没有你说的这么有有,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呵,你不相信我的医术,你这么看不起我,你忘了,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当初···”萧懿影顿时捂住嘴,她知道自己说漏嘴了。

    “我是怎么活过来的?这点伤根本就不致命,还提当初,当初在云雨山上要不是我为了救你们姐妹也不至于受伤,你还敢提这事,要不是你们姐妹我们怎么会和叶姐姐分开,之后叶姐姐才会中毒。”萧云冷冷的道。

    萧云也是误会了,完全的忘记了天道山上茅屋之中,萧懿影施针救命的事情。

    提到云雨山,叶可卿心中百般滋味,自己不就是云雨山被自己的两个属下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算计,然后遇到了人面兽心的月清明。

    叶可卿自从受制销·魂丹之后确实没想过这里面的问题,但是现在被萧云一句提起云雨山来,不由得想起当初的事情来。

    这月清明来的也是奇怪,先前确是每日的折磨自己,但是自从自己被送到天道盟之后却是再也没有现身,这个月清明干什么去了?

    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为何武功会突飞猛进,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背叛自己的?

    叶可卿又想到在天道盟的时候见到了两个叛徒,但是这两个人却是元浪的手下,而月清明与元浪也是有着什么关系,否则也不会把自己送来天道盟让元浪继续折磨自己,难道当初月清明出现就是一个套而不是见到自己临时起意?

    叶可卿无奈的笑了笑,自己怎么这么傻,这多久了,自己竟是没有想到这点,同时叶可卿也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在整个云雨山抢夺神兵的大战之中元浪根本就没有出手,不仅仅是没有出手,根本就没有出现,而是出现了一个神秘莫测的月清明。

    元浪!月清明!一个奇怪的没有出现,一个神秘莫测的现身,而且两人身上的功法却是几乎相同,这两个人····

    叶可卿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