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可卿体内的销·魂丹毒瘾发作,欲要发泄身上的痛楚,竟是比的丰小依吐血,本欲收剑却在此时诡异的声调似是来自天外。

    声调诡异是谁天外而来,更加诡异的却是这声音之中蕴含着无上的内力,只一句话,内力所到之处,一股无色无形的音波荡漾,音波过处房屋、建筑尽成齑粉。

    顿时烟雾冲天起,强大的异调声中一道人影踏尘而来,此人似是脚踏虚空,衣袖随着劲气鼓荡而摆,却是一个无臂之人。

    “饮尽黄泉水三千,横越生死两边垠。双臂虽断志不残,谁敢摄峰不留魂。天地日月之日缺马建来访!”日缺马建口诵诗号踏尘降临。

    双脚一落地,雄劲暴走,顿时大地倾覆,正所谓一举引来地裂山崩势,以其震撼鬼神走精灵。

    “居然有两位六道传人,我可真是走运。”日缺马建哈哈大笑不已。

    “是断魂山的人,小心!”萧云一跃挡在丰小依身前,眼下他知道这马建的目标正是丰小依和萧懿影。

    马建一落地,震感众人,与此同时身上雄劲再起,双袖无比自舞,自身上荡漾起六角图案阵势,正是六道图解。

    “六道图解封印六道,敕!”马建一声喝,六道图解赫然现世,向外扩散。

    “六道解封,敕!”萧懿影身子一晃,挺身而出,玉手挥舞,身上同样浮现出了六角图案,这六角图案与六道图解相似,但是其中几处的走势却是相反。

    两道图案相叠加,顿时周围空间似是玻璃一般的炸裂,六道图解失效,六道封印破。

    “呵,就这么一个破阵总是拿出来用,有没有心意,有没有创新,有没有其他手段,我都嫌烦了,你有完没完····”萧懿影的嘴炮再开。

    “这···你居然破了我的六道图解,这怎么可能?”日缺马建第一次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

    “相同的招式在我身上是没有用处的,而且还不止一次了哦,本来那又瞎又陀的老不死的第一次给我施展这封印术的时候我就已经窥破其中玄机,已得解法,只是尚不成熟,前不久云雾山一战再遇六道图解,终于测试我所猜想不错,今日正好破敌。”

    “这不可能,你不可能破除我的六道图解?除非···”日缺马建冷哼一声,除非之后的内容没有讲出来,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知道除非是有人专门传授,而这根本就不可能。

    不可能吗?当然可能,萧懿影可没有她嘴上说的那个本事,别说一次窥破,就是十次八次她也窥不破,她不是血仙蝶没有她强大的精神力和意志力,更不是丰小依没有那一只看穿本象的眼睛。

    但是她确实是做到了,她成功的破解了六道图解的封印,这当然是地残任夜晓的功劳,任夜晓在临死之前将所有的一切都渡给了萧懿影,其中就包括这六道图解的破法。

    萧懿影面露得意之色,同时手一探一把幻刃出现在手中,刃身倾斜分成数股,同时握手在剑身中间,剑身可以在握手两侧随意滑动,这是怎样的一把利刃?

    萧云的剑出鞘,轻弹剑身,顿时剑声铮铮,萧云微微一笑,他从剑身之中听出了剑的喜悦。

    萧云出剑,顿时漫天的剑影飞舞,竟是看不出哪个是剑哪个是影,竟是瞬间就刺出是十数剑。

    日缺马建冷哼一声,铁袖舞动,顿时铁袖如鞭竟是缠向萧云的剑。

    萧云剑势一阻,剑锋一转,却不料铁袖也是随之一转,竟也缠住云梦柳宝剑。

    与数十道剑影之中寻出目标,一招中敌,就这份眼力就是不俗。

    云梦柳宝剑被铁锈缠住,日缺马建冷冷一笑,劲气一发向外一甩,欲要夺剑,不料内力施展而出顿时汪洋般的内力就像是奔流入海,竟是向外宣泄丝毫不受阻滞。

    不受阻滞的内力狂泻而出,同时萧云的剑上传来一股吸力,居然吸纳这股强悍内力。

    日缺马建一惊,竟是没想到萧云体内有着神秘的玉佩,再配合上万流归海大气功,轻松吸纳了马建的内力。

    日缺马建铁袖一甩顿时脱离云梦柳,与此同时云梦柳趁机一刺直指马建咽喉。

    马建身形一闪,不料云梦柳的剑势未变,但是剑身一个转折,形成一个大幅度的弯曲,依旧是点向日缺马建的咽喉。

    “软剑?有意思···”马建身形一闪躲闪开去,同时两道劲气射向萧云。

    萧云一剑划出,施展“卸”字决,数道剑气斜斜射出欲将这两道劲气卸开。

    两道劲气强霸无比,即使是“卸”字决也是决议卸之不开,强大的内力将萧云一举震退,同时胸中气血翻腾。

    铁袖如鞭打向萧云,同时铁袖随意转圜竟是如臂运转,铁袖挥舞施展而出竟是奇异剑意。

    铁袖如臂,铁袖似刃,在配合上马建的身法,奇异剑势由铁袖施展出来别具威力。

    叶可卿体内销·魂丹发作,正是愁与无处发泄,见这马建出现当下心中一喜,手中湛蓝宝剑收起,手中多出一把紫色短刃,同时身周刮起紫色风暴,紫色旋风席卷,同时整个人也融入到了紫色风暴之中。

    “是裂空武学?但我却是感觉不到六道之力,难道是没有服用意境种子而修成裂空武学,这怎么可能?”日缺马建真的是又被震惊了。

    世上无绝对,日缺马建当然知道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绝对的不可能,有且有一种办法能做到这一点,那就是有意境高手将毕生的功力硬生生的打入到了对方的体内,其中就包括意境体悟和意境之力,但却是不能吐出意境种子,除非是拥有秘法者除外。

    难道是有裂空高手将毕生功力传给了她不成?裂空道难道还有高手?这一道不是本就该灭绝的吗?

    日缺马建已经来不及想这么多了,裂空袭杀而至,紫色剑芒已经刺到眼前。

    铁袖舞动,似是重锤硬撼紫色剑芒,轰然一撞,劲气一爆,两人轰然身退,同时劲气碰撞之地赫然出现一个大坑。

    就在日缺马建身退之际,千道剑影猛扑而来,剑势猛烈犹如大山般的横冲直撞,千道剑影,万道剑气,直杀而来,剑气、剑影所到之处土石皆崩,烟尘四扬。

    “千重影杀!”

    丰小依施展出千重影杀,能否克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