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施展出千重影杀,千重影,千重杀,剑出影动,剑动影出,剑影混合劲气所发,不知哪道是影哪道是劲气,劲气与影将人与剑遮掩,人融入到了千重影杀之中,悍然杀入战局,同时两把旋转着的子剑左右飞出,似是两朵盛开的剑花。

    日缺马建抽身而退,她从这剑势之中感觉到了危机,这种危机感从未这么强烈过。

    此时这个日缺马建这才知道先前丰小依被叶可卿击退吐血不过是没有施展出真实本领,也是,切磋而已,还是自己的姐妹,怎么可能会施展出真实本领?

    依照日缺马建的推测叶可卿比丰小依在武功境界上不是一个级别,但是一见这千重影杀出手,才知道她们依旧是同一级别的高手。

    丰小依的剑不能被忽视,当然因此就小看了叶可卿那就是大错之中的特错了。

    日缺马建双袖挥出,竟是卷住飞来的两把子剑,同时身形旋飞,借助旋飞之力削弱子剑的旋斩之力,不料子剑旋斩之力非同小可,内含多重劲力和焚化劲气,居然将双袖搅烂。

    与此同时日缺马建飞退的身形骤然间陷入到了一片似是花粉的迷蒙之中,随即一道剑光倾斜而出。

    剑光一道,日缺马建向侧一闪,不料那道剑光骤然一分,竟是成扇形分开,这一下子就加大了剑光的笼罩范围,日缺马建一时大意肋下被刺出一道伤口,伤口不大,但却是破皮流血。

    血是紫黑色的,日缺马建受伤却是感觉不到疼痛,不过却是一阵的酥麻之感,顿感不妙,“剑上有毒!”

    没错,剑上有毒!

    同样是断魂山四大护法之一,日缺马建的武功造诣却是比不得盲陀云成龙和地残任夜晓,当初的盲陀和地残可是面对几大高手,强招一出摧古拉朽,没想到这日缺马建被四人联手,除了萧云多出了几招之外几乎是每人一招就让他处于下风。

    “是你,是你杀了我的暗使,难道地残任夜晓也是折损在了你的手上?”日缺马建脸色巨变。

    “哈哈,还很聪明的吗,不就是那个太监吗,被本姑娘骂死了,本姑娘心直口快,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直击他的痛处,终于把那个笨太监骂的哑口无言,最后气愤至死,足足喷了三升血,那血雾飞扬美艳异常,咦,对了,你见过没有,你一定是没有见过了,你现在是不是感到浑身无力,内力运转不畅,哈哈,这就对了,我的剑上抹了毒了,这么长的时间你的毒性也该发作了,所以你看不到吐血三升的情况了,再说了你身上都是黑血,吐出来也不好看····”

    “你···你在故意拖延时间?”日缺马建脸色一变。

    “是呢,是呢,怎么样?你咬我啊,咬我啊,咬我啊,你啊,还妄称是天地日月之日缺,我呸啊,呸啊,呸啊,你知道吗?丰寰山中那个又瞎又背陀的人打得我们好惨,还有那个不男不女的死人妖,不仅打死了我们是十几个高手,更是重伤数人,还在众人眼前抓走我,你看你,就这点本事,还敢与他们并列称雄,你也呸,呸,呸呸呸呸····”

    萧懿影的嘴炮威力非同凡响,这一连串的“呸呸呸”竟然是说道自己大脑缺氧,“哎哎呀,哎呀呀,我头好晕,头好晕,头好晕·····”

    这都说的缺氧了,嘴还是不停。

    “小丫头,伶牙俐齿,你以为这点毒就能奈我何吗?我的武功自然不止是这么一点,你以为你们四人就能围困我不成?”

    日缺马建说着竟是雄气爆发,劲气冲天,力量瞬间提高五成,同时被搅烂的双袖也是一爆,同时两节银色的手臂缓缓之臂膀之处延伸而出。

    “哎呀,还会变戏法吧,一个没手的人,居然还变出一双手来,真是好玩,好玩···”萧懿影瞪着大眼看着日缺马建。

    “不要小瞧了他,那是玄解。”紫雾之中传来叶可卿的声音。

    “玄解?那是什么?”萧云是真的不懂,但是丰小依却是波澜不惊,而萧懿影却似是看变戏法一般的好笑。

    “玄解?这也能叫玄解?笑死我了,见过真正的玄解没有,你那个不过是假的,真正的玄解你怎么不一直的拿出来,而是还有以内力压制着,是不是知道这玄解不能长时间的使用,否则就会脱离报废,哼哼,还玄解呢?”萧懿影鄙视道。

    叶可卿郑重的道:“大家小心,这玄解虽然是仿制的,但是威力也是不小,更何况他压制在体内的力量也会全部释放出来,他的武功绝对是骇人听闻。”

    萧云手中云梦柳一摆,顿时一道淡蓝色的劲气向外一冲,人随劲气向前,骤然间人突然消失,同时在马建身侧萧云的身影显现出来,剑光如电抹向日缺马建的咽喉。

    瞬杀之术,这是萧云在阴风谷之中参悟出来的刺杀之道,人在眼前下一刻就到了身旁,这属于偷袭和突袭,有着意想不到的效果。

    “裂空步,无效!”

    日缺马建左手一摆,顿时手中居然多出一面盾来,手未动,那盾就似是自己长出来的一般,一下子挡住了萧云的一剑。

    萧云的云梦柳一转,剑身贴着盾刺入,这一下就等于是剑身形成了一个九十度的弯转,这样的一剑刁钻异常,这一剑却是刺到了他的左臂之上。

    云梦柳绝非单纯的软剑,乃是韧性极佳的硬剑,剑性阴柔却又锋利无比,同时剑上附着穿透劲气,所以日缺马建的护身罡气没能挡住萧云的云梦柳宝剑。

    云梦柳刺到了日缺马建的左臂之上,铿然一声响,却是金铁交加之音,这一剑却是没有刺透左臂,原来这玄解并不是柔软之物。

    多重剑气骤然发动,一股强势劲气透入到了玄解之中,奈何这玄解却也非是凡物,具有导力之功,多重劲力加诸之上居然内玄解之力化解。

    日缺马建哈哈一笑,“小子,见识一下护法之姿。”

    当即日缺马建玄功运转,一掌拍向萧云。

    沛然的掌气笼罩住了萧云,一掌拍出,是绝命的一击,一掌拍出是立威的宣言。

    “峰回百转!”

    日缺马建释放出自己的真实力量,又有了玄解之功,强招一出,战局会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