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缺马建急急而逃,出了梅剑山庄却是向着后山逃去,心中想着今日之仇来日必报,自己的玄解不能有失,势必取回。(书屋 shu05.com)

    后山之上林密草厚,又是山谷怪石嶙峋,还不缺石洞,真是一个躲藏的好地方。

    后山人少不代表没人,就在日缺马建之前豁然见到一个女子依坡而立,正在笑嘻嘻的看着他,与此同时女子身边一个极度烧包的少年手摇纸扇正像是打量货物一样的看着他,同时脸上也露出了不削之色。

    “冉儿,这人的武功不错,娘想用秘法将他的武功导入到你的身上,不过他的内功浩瀚无比,你切要小心了,莫要冲破了经脉。”那女子淡淡的道。

    “知道了,娘。”那烧包少年点头道。

    这两人非是别人正是玉剑天骄夏柳儿和丰小冉。

    日缺马建一愣,还以为两人乃是姐弟,竟没想到却是母子,不过,那女子的话却是让日缺马建心中大为不爽,当自己是什么,虽然全身真气平衡被打破但自己也不是软柿子任人宰割的。

    日缺马建微微侧头,看到紫色风暴席卷,而前面有人拦路,看来自己是逃不掉的,顿时心生一计,莫不如将这母子擒住,以此为要挟,做脱身之机。

    日缺马建冷笑一声,身未动,气劲已经攻出,一道强霸如山劲气轰向眼前两人。

    “小冉,退开!”夏柳儿说着伸手一折从树上折下一段柳树枝。

    “娘,要不让我来试试,娘给我指导指导?”丰小冉将纸扇一合,郑重的道。

    “不必,你的本事娘清楚的很,我也不想指导你什么。”夏柳儿说着已经上去一步。

    “破!”夏柳儿说着手中柳树枝一摆,顿时一道浑沛剑气击出,这道劲气似是柔弱,犹如女子拂柳,却又是强劲无比,犹如刚强男子,一道剑气之中居然蕴含着柔弱、刚强两股截然相反的劲气。

    一道剑气轰然而出,所过之处竟是树折石裂,空间都似是被这一道剑气斩裂,这是怎样的一剑?

    剑未出,只是一段柳树枝而已,挥手间的一道劲气就有如此威力,这份能力绝非一般高手所有。

    “轰隆”一声响,两股劲气相撞,一个是要打一个下马威全力施为,一个却是随意挥手一道剑气,两相竟是势均力敌,但是胜负已分。

    “你身体受创,体内真气紊乱,受伤不轻,更是失去了最强依仗,本来你我相战胜负不过五五之分,眼下你却是发挥不出三成能力,你必死无疑了。”夏柳儿说着上前一步。

    “你是何人?当下武林之中该不会有如此人物?”

    日缺马建心知对手难缠,心知却想着脱身之机,身后紫色风暴旋转不前,叶可卿已经到了马建身后,若是想要动手,下一刻就能发动攻击。

    前有强敌,后有猛虎,日缺马建这下子真是作难了。

    “我的名字你没听过也是正常,我乃是上代剑道道主,同时断魂山正在抓捕六道传人,而不巧的很我的女儿确是继承了我之剑道,我这做娘的不好袖手旁观,同时我也要为我这犬子谋算一番,看中了你的武功,你若是乖乖将功力传给我儿,你可得活命。”夏柳儿手持六只轻声道。

    “上代的剑道道主?好,让我见识见识上代的剑道道主能力有几何?”日缺马建说着两道劲风袭向夏柳儿。

    夏柳儿手中柳树枝摆动,顿时剑气如风起,激荡而出,时而做圆成阴阳之势,化解对手劲气,时而直击而出,做强悍攻击,看起来都是随手而为,潇洒自若,不像是打仗却似是老叟戏孩童。

    叶可卿也是看的目不转睛,这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剑意,这夏柳儿她是见过的,而且还要传授自己一套剑路,只是当时幻魔音的干扰让叶可卿来不及听取这套剑法内容就此离去,如今再见却是机会难得。

    夏柳儿手中柳枝如剑,施展的剑势更是玄妙,说是剑倒不如说是人,人与剑不分,剑与人相合,虽然他手中没有剑,只有一段柳枝。

    日缺马建在夏柳儿的剑下也顿感压力,强势的劲气对夏柳儿没用,同时对方手中的柳树枝却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威胁。

    树枝绵软,随意转圜,同时剑气也随树枝转圜,变得诡异多变。

    日缺马建不仅仅是功体受制,还缺了右臂,而欲要施展自己的铁袖武学也是不成,因为双袖早已被丰小依旋转着的子剑斩为齑粉。

    日缺马建右臂延展出来,竟是以气化臂,掌出劲气旋动,以气挡对方的剑。

    柳树枝当然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夏柳儿手中的柳树枝之所以厉害,乃是其中附上了劲气,现在两人交锋实际上却是以气相斗。

    两人交手十数回合,夏柳儿全然窥破日缺马建的武功,当下手中柳树枝急转,柳树枝变得挺直直刺马建咽喉。

    马建斜身躲闪,柳树枝却是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划过日缺马建的肩头,在他的肩头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与此同时柳树枝上的一枚柳叶钉在了他的左肩膀之上。

    这枚柳叶可不是普通的钉在他的肩膀之上,却是直接的封住了他的肩头大穴,让他的左肩膀处真气运行受阻。

    一枚柳叶就让日缺马建左臂废掉,顿时马建左臂一阵收缩,整条手臂化作一个圆球脱落下来,竟是玄解失去了真气支持,自行脱落。

    日缺马建一声惨哼,同时身上又遭逢数击。每一击都有一枚柳叶钉入周身大穴,仅仅几个呼吸之间日缺马建已经受制。

    夏柳儿手中柳枝扔到地上,唤过丰小冉过来,“娘以渡功之法将他的内力导到你的身上,不过只能渡内力,不能将她的武学一并导入,除非他愿意,娘也是无可奈何。”

    日缺马建已成砧板上的鱼肉,虽然瞪着双眼奈何周身大穴被封,只能任人鱼肉。

    眼见着夏柳儿以指做剑,点在日缺马建的身上,一道剑气在他的体内乱窜,竟是引导着本属于马建的真气向外涌去。

    “这是···化冥神功?”日缺马建的脸色顿变。

    化冥神功乃是六道绝学,乃是专属于血煞神尊的绝世武学,乃是一做吸收他们的内力的霸刀武学,化冥神功一吸一化,可将对手内功引导出对方体内,化为己有或是当做他用,同时施展“化”字决,将对方的经脉破坏,化去对方的内力,让对方身上再无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