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力如水,气海如缸,只有缸在,内力虽然被导走,但是还会渐渐的注入水缸,让水缸水满,所以仅仅是吸收对方内功的话,经过对方的一段休息和修炼内力就会回来,就像是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一样。

    化冥神功恶毒无比,一旦施展出了把对方内力导走之后就再也修炼不回来了,因为水缸漏了。

    化冥神功乃是血煞神尊专属绝学,从不外传,按理说夏柳儿应该不会这门绝学才是但是现在明明却是又施展了出来。

    日缺马建感觉到体内的内力急速的流逝,同时也感到了体内经脉的破坏,他的脸上露出了骇然之色。

    真气不断的涌出,同时真气经过所插的封穴柳叶之时那枚柳叶就被狂涌的劲气绞得粉碎。

    日缺马建身上的真气不断的被引导出去进入到了丰小冉身上,同时日缺马建逐渐的变的干瘪起来,倒是丰小冉是谁被气吹的一般,几乎都成了球形,眼见就要被真气撑爆。

    “导入你体内的真气你能吸收一成就算不错了,除非是对方主动的将真气导入你的体内,娘会以真气将他的真气封印入你的体内,让它缓缓释放,如此一来,你就会最大程度的使用这股真气了,同时娘教你真气转换之法,否则别人的真气你是不能用的。”

    夏柳儿说着伸手一拍,终于结束了真气的传导,他的手一松,日缺马建就像是一块烂木头一般的跌倒在地上,动也不动,也不知死活。

    原来真气是不能随便纳入体内的,除非是同种真气或是同性真气,当初地残任夜晓修炼的也是百花武学,所以可以将自己的一切传给萧懿影,同时他也不敢全然释放出这股力量,传给萧懿影的同时以真气将其封印,可以通过缓缓释放吸收,以免发生意外而使得萧懿影爆体而亡。

    日缺马建的内力与丰小冉的内功格格不入,自然不能直接吸收使用,只能使用转换之法,将对方的内力转化为和自己属性相同的内力,才能够被利用,否则什么人的内力都可以随便吸收使用的话那么血煞神尊岂不是内力强大到没边了?

    血煞神尊当然无敌,但是绝对不是依靠化冥神功之功,那虽然是绝学,但是对他来说却也是和鸡肋差不多。

    叶可卿上前向夏柳儿一拜,“拜见前辈。”

    夏柳儿微微一笑,将叶可卿托起,“上次要教你一门武学,你去也是受到幻魔音的影响没有时机,相约不如偶遇,今日就传你一门逆行剑。”

    “逆行剑?”叶可卿不懂。

    “对,逆行剑,乃是我剑道绝学,就连小依也是不会的,因为这门武学太过阴毒、狠辣,而且修炼起来痛苦异常,所以虽然是剑道绝学小依也是不会的,也正是因为这门逆行武学我诛仙剑道才被列为魔教。”

    “这···”叶可卿有些犹豫。

    “你不用犹豫,这个武林之中再也没有谁比你更合适这门武学了,修炼这门武学需要将全身精血逆转,同时全身真气也要逆行,这个过程痛苦难当,但是一旦适应之后经脉强度、身体强度都会得到极大的增加,逆行剑武学大成,真气可以正反运行,全身血脉也是可正反而行。”

    “这不是正适合我?”叶可卿突然间眼中精光闪烁。

    “不错,真是适合你,但是却有一个副作用,你也感受到了精血逆转的痛楚,所以无论是谁经历了这样的痛楚都会变得出手狠辣,而这套剑法也是以阴毒、狠辣为主,所以你可能再也不是那个温柔可人的婉媚幽兰,而是夺命鬼幽兰,你且做好心理准备。”

    何为魔道?魔者自然有不同于正道的东西,逆天而行,其路艰辛。

    叶可卿咬了咬牙,点了点头,“这点我已经清楚了,自从我尝试以血杀镇压体内真气、精血逆转的痛楚的开始,我就知道我已经不是原本的婉媚幽兰了。”

    “你有这个准备就会,同时我在你身上也感到了裂天武学和阴阳武学,这门逆行剑武学与阴阳武学相得益彰,逆行、正行也是阴阳逆变,你切好生修习了。”

    夏柳儿将一本秘籍递给了叶可卿,叶可卿双手捧过。

    “娘,这个人怎么处理?”丰小冉看着日缺马建的尸体道。

    “找个坑埋了吧,而且这马建打断了萧云的双臂,得想办法让他双臂复原为止,只可惜三十年前合·欢夫人失踪,否则他的玄解将是治疗萧云断臂的最佳神兵了。”

    “玄解到底是什么?”问话的丰小冉。

    “我们回山庄吧,边走边说,我也很关系云弟。”叶可卿道。

    “那我们就边说边谈吧,不过我不便露面,我就不陪你们一起回山庄了,同时还请可卿姑娘为我保密,我不希望有人知道我的存在。”夏柳儿微笑道。

    “前辈放心,可卿明白。”叶可卿很是恭敬。

    “玄解到底是什么?”丰小冉又问了一次。

    “玄解乃是一把神秘无比的神器,玄解的意思就是玄之解说,也就是深奥难解的道理和事理,从这名字就可以看出这玄解的不凡。”

    “当初的玄解是在一块天外陨石之中获得,所以这玄解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当初那块陨石被提炼之后就得到一种银白色光泽的金属,质地很软,灌注内力之后会根据内力的走向而改变形状,同时这时候的玄解却是大大改观,变作刀剑之状不仅一改柔软形状变得坚硬更是锋利无比,并且对气劲有着大幅的增强作用,即使化作拳、手也是一般,玄解可谓是当世不二神器。”

    “这么厉害?那不是手握玄解,让它变枪就枪,让它变剑就剑?平时不用还可以变个手镯、戒指什么的,真是不二玄妙神器。”丰小冉不由得咂舌道。

    “这还不是最厉害的,当初那块陨石很大,但是能淬炼出玄铁的却是不多,只是取了半数作为淬炼出了玄解,这玄解淬炼也是不易,当初尝试淬炼玄解之时浪费了许多陨石,之后又取其中核心部分萃取,没想到却是萃取出了性质不同的两种玄解。”

    “性质不同?”丰小冉摇着纸扇,又是不解起来,“娘,什么性质不同?”

    玄解又有着什么特殊属性?夏柳儿又将道出何等玄解密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