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柳儿向丰小冉和叶可卿解释玄解之密:“玄解淬炼出来之后外貌看起来相似,只是触手一摸却是一块冰冷如寒冰,一块火热如碳,两块玄解经内力催施起来一块会让内力变的阴寒无比,属性极阴,一块却让内力变得炙热,属性极阳,这就是后来阴阳道的镇道神兵阴阳玄解。”

    “前辈可是见识过这玄解的威力?”叶可卿恭敬的向夏柳儿道。

    “见识过了,那玄解确实厉害,当初的合·欢夫人还没有当上阴阳道道主的时候与南宫倩相争,半边身子都被南宫倩打碎,五脏六腑皆烂,简直是有死无活,当初她的上代道主立刻将玄解融入她的体内,为她再筑身躯,同时她的武功突飞猛进,同时玄解可化万千刀兵,犀利无比,又寻南宫倩寻仇,将南宫倩打伤。”

    “这么厉害?”丰小冉也是感慨无比。

    “确实厉害,不过这件事也直接导致了百花道叛离六道,当初的合·欢夫人杀了南宫倩也不至于后来的百花道叛离,而合·欢夫人却是另行下作,对南宫倩施展阴阳合·欢印,要让她在人前丢尽脸面羞死,不料却是有人趁机而入向南宫倩下了媚毒,最终南宫倩依旧是被人坏了清白,甚至身怀有孕。”

    “那后来呢?”

    丰小冉一下子问道了叶可卿的心坎上,本来说道玄解,现在从玄解竟是转向到了陈年往事之上去了,她很好奇,但是却也知道夏柳儿跑题了,所以虽然好奇也不能问下去。

    “后来啊,南宫玉见到姐姐被侮辱,大怒,以为这一切都是合·欢夫人造成的,所以大闹阴阳道总坛,这就直接导致了百花道与阴阳道之间的大火并,之后娘也被卷入其中,所以那一战的时候娘才有机会和合·欢夫人交手。”

    “哎呀,我听明白了,娘是和百花道站在一边的,看来是阴阳道的不对了,否则娘也不会与她发难。”

    “小冉,事情不是这样的,当时六道之争无所谓谁对谁错,正所谓春秋无义战,娘之所以相助百花道只是因为你爹的原因。”

    “我爹?”丰小冉挠了挠头表示不解。

    “南宫倩和南宫玉同时喜欢上了萧百荣,而萧百荣也是想着左拥右抱也不给两姐妹一个明确的态度,本来娘是极度讨厌这样的男人的,奈何萧百荣却是你父亲的结义兄弟,你父亲站在哪边娘也就只好随着了,所以才和阴阳道一战。”

    “原来如此,真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六道千年传承一夕崩塌。”丰小冉摇着纸扇直道可惜。

    “或许让六道千年传承一夕崩塌的不是偶然,而是人为。”叶可卿突然插言道。

    “可卿姑娘怎么会有此认知?”夏柳儿也是奇怪的问道。

    “当初南宫倩为何要和合·欢夫人动手?”叶可卿反问道。

    “这个我还真是不清楚,或许是她们之间有着什么瓜葛吧。”夏柳儿凤目流转看向叶可卿。

    “并不是这样的,是有人从中挑拨,有人给南宫玉动了手脚,身受重创,而她所受的伤却是阴阳道武学,这让南宫倩以为是合·欢夫人动的手,所以她才怒急攻心的找上合·欢夫人与她理论,所以两人大打出手,结局就是南宫倩一掌打爆了合·欢夫人的半边身子。”

    “你知道?”夏柳儿很奇怪,真的很奇怪,因为这点她都是不知道,叶可卿却是从何得知的?

    “当然,而且我还知道那挑拨离间的人是谁。”叶可卿笃定的道。

    “是谁?”夏柳儿真的很好奇,六道旧事,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尚未出生的人怎么会知道?

    “在百花道她是一个叫做花怜香的人,她是一个多重间谍,至少我知道她是刀道的间谍,同时又是幽冥道、阴阳道的间谍,最后加入了百花道。”

    “那么她就是魔刀道、幽冥道和阴阳道安插在百花道的间谍?”丰小冉合上纸扇问道。

    “是这样的,这个人很厉害,纵横各大势力,从中取利,这人后来在六道大战之中却还活了下来,不过在十年前死掉了。”

    “十年前死掉的?”这让夏柳儿更是奇怪。

    “也是一个巧合,当初我和自由联盟的人取十大神兵之时偶然间听到一个名字:柳寒烟。这个柳寒烟这个名字我并不熟悉,但是我知道她的弟子,她的弟子手中有着她独有的暗器柳叶金镖。”

    “柳叶金镖?她的弟子?”夏柳儿很好奇。

    “啊?不是吧,你是说姐夫就是那多重间谍的弟子?”丰小冉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是,她的弟子就是云弟,很奇妙吧。”叶可卿微微一笑,却是幽兰花开。

    “这些都是六道旧事,连我这个当事人都不清楚,你是怎么知道的?”夏柳儿好奇的问道。

    “前辈也是看出我会施展出阴阳道武学,实不相瞒,我是得到了合·欢夫人的真传,不断是包括她的武功,还有一颗属于阴阳合·欢道的意境种子,其中还有一件就是前辈刚说的一对阴阳玄解。”

    “哦?这么巧?这里面有故事啊,你的事情小依和我讲过,说你是昆仑掌教,接受的也是昆仑正宗武学,你怎么会是合·欢夫人的传人,难道那你所中的销·魂丹之毒是百花道传人所下不成,难道还是三十年前的仇怨未能化解不成?”夏柳儿凤目一转已经猜出其中有事。

    叶可卿笑了笑,看了一眼丰小冉,却是没有说话。

    “小冉,你先回山庄,向小依报个平安。”夏柳儿那也是女中豪杰,如何看不出叶可卿有话不好讲,当下毫不犹豫的将丰小冉支开。

    丰小冉纸扇一合,傻傻一笑,“叶姐姐你是不是有事不想让我知道?你也清楚啊,我是我娘的心头肉,腹中肝,我娘知道的事情我就知道,既然早晚我都能知道你干嘛不直接告诉我呢,也省的我娘再麻烦转告给我,叶姐姐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叶可卿默不作声。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你是谁的心头肉、腹中肝?小依才是我的心头肉、腹中肝,你不是,你撒娇找错人了。”夏柳儿脸色一寒,像是突然间凶神附体这个人俨然一变。

    这对母子到底什么关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