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你是谁的心头肉、腹中肝?小依才是我的心头肉、腹中肝,你不是,你撒娇找错人了。”夏柳儿脸色一寒,像是突然间凶神附体这个人俨然一变。

    “娘,我是不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怎么就这么喜欢姐姐讨厌我呢,你也知道她始终是外姓人好不好,早晚她嫁人了,就改名萧丰氏了,连爹娘都不认识了,只有我才是给你们二老养老送终的人,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啊,娘!”

    “少废话,我死还早,武林人刀头舔血,或者哪天我就死在别人的刀剑之下了,用不着你给我们养老送终,你别等我发火!”夏柳儿一怒非同小可,丰小冉的肝都在颤抖。

    丰小冉无奈了,嘟囔着走了,“一个老母老虎,养出一个小母老虎,就知道欺负我,人长得漂亮又有什么用,这么凶,那个男人喜欢,难怪爹不要你,就是我姐夫也不要我姐,这都是祖传···”

    丰小冉虽然是嘟囔着,声音不大,但是却逃不过夏柳儿的耳朵,别说是夏柳儿即使是叶可卿也是听的一清二楚。

    “你们这对母子···”看着丰小冉远去的背影叶可卿笑了笑。

    “到让可卿姑娘见笑了,不知道可卿姑娘有何奇遇?”夏柳儿道。

    “奇遇谈不到,却是屈辱罢了!”

    叶可卿说着将自己自小在孤岛学艺一直到身陷囹圄的事情讲述了一遭,这一说可是满心都恨,满眼都是泪。

    最后有说的了得遇合·欢夫人的事情。

    “我是被月清明带到一个山洞之中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这个人很奇怪一边似是九十多岁的老人,一边却似是十六岁的妙龄少女这个人就是合·欢夫人。”

    “是合·欢夫人将一切都告诉我了,同时她将功法传给我了,同时还有就是那颗意境种子还有就是她的半边身子,也就是前辈所说的玄解。”

    叶可卿说着从发间将一支银钗摘了下来,摊开横在掌中。

    银钗乃是客家人的发明,客家人又称为客家民系,是一个具有显着汉族与山区少数民族特征的特殊民系,也是近代在世界上分布范围广阔、影响深远的民系之一。

    客家地区凡是上了年纪梳盘头髻的妇女,在脑后盘结的发髻上,至今仍然保留着插上一支银钗的习俗。银钗一般都是由白银制成,长约10厘米,中间较窄,两头较大,末端尖利,雕有花纹,精巧玲珑。

    以往,客家人尤其是客家妇女、经常遭受流寇、土匪或邪恶势力的欺凌,为了防身自卫,便开始随身携带一些短小锋利的铁器,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开始演变成为客家妇女插在脑后盘头髻上的银钗,后来就逐渐的演变成了女子的装饰之物。

    但是叶可卿用此物并非装饰,而是有着特殊之用,她受制于销·魂丹和修炼了阴阳合·欢印之后生理需求无限制的加大,这让先前的月清明和现在的元浪出现一种“暴脱症”。

    对付“暴脱症”的男人,以银钗向男方尾椎处大穴重刺一针,可解眼前危机,虽然叶可卿完全可以以指灌气,以指代针,但是如此一来却是暴露真气有异,所以叶可卿一般不用以指灌气,而用这银钗。

    元浪万万没想到,自己一心苦找的旷世神兵阴阳玄解,几乎每日都会痛扎自己的尾椎骨,她要是得知真相,不知会作何感想。

    “那合·欢夫人怎么会到了山洞之中,她传功给你,又将玄解解下难道她不死?”

    “她是在阴风谷中被元浪找到的,当时的合·欢夫人还处在龟息之中,被强行唤醒,同时由于当初受伤颇重已经容颜大改,而玄解的那一边无妨,倒是本尊的那一边却是衰老了,也正是如此才能够躲过元浪和元松竹那老狐狸,他们只是以为她是合·欢夫人的大长老,根本就不知道她就是合·欢夫人。”

    “合·欢夫人死后他们没有与你作难?”夏柳儿道。

    “怎么没有?他们是对我百般折磨,而那月清明又将我送到天道盟让元浪对我不断折磨,欲要从心理上打垮我,不过我挺过来了,我早已不是清白之身,一个人、两个人对我的侮辱也无所谓了,反倒是这么一想,最终却是挺过来了。”

    “其实我心中也是一直的喜欢着云弟的,小依妹妹也是不反对我的介入,奈何我身子污了,再也配不上云弟,所以我再也没有脸面见到她们,今日也是偶然得知百花传人在梅剑山庄之中,所以想要寻求销·魂丹解药,不料遇到了这个日缺马建来袭。”

    两人正说着,顿感地面一震,这一震很轻微,普通之人根本就感觉不出,但是眼下两人都是清晰的感觉到了。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顿时心中一警,“不妙,是日缺马建的埋身之地。”

    叶可卿说完身化一道紫影闪电般的闪出,夏柳儿也是紧随其后,片刻之后到达日缺马建埋骨之地,却是只见一个深坑。

    夏柳儿眉头紧皱,叶可卿也是大为不解。

    “那日缺马建确实是死了,而且内力都被吸干,但是从这洞穴来看却是从内部直接破坏的,也就是说这是日缺马建从里面直接的轰出来的,这是怎么回事?”叶可卿不解的问道。

    “是我大意了,这是六道武学,名曰‘神的熟睡’,又称‘假死之术’,这人闭了六识居然躲过了我们的眼睛,同时我刚才怕是没有吸干他的内力,怕是他早有了防备。”夏柳儿道。

    “前辈,你施展的化冥大法怕是不是剑道武学吧?”叶可卿道。

    “没错,那其实是专属于血煞神尊的武学,是萧师弟传给我的,也不知道萧师弟从哪里得到的这种武学。”夏柳儿道。

    “没错,合·欢夫人也说过,她有一种怀疑,萧百荣其实是血煞神尊当世的转世之身,所以她会神尊武学一点也不奇怪,不是吗?”叶可卿道。

    “有这种可能,你是说···”夏柳儿也是聪明绝顶之人,一下子就猜到了叶可卿的想法。

    “没错,前辈,我想着既然血煞神尊的转世之身已然现世,那么另一半的血煞神尊转世之身是不是也是出现了,而且那人就在断魂山上,这奇缺马建会这门奇功没有什么奇怪的了,而日缺马建一眼就能认出这化冥神功就不奇怪了,同时他运用这门神功吸了不少别人的内力,而这些内力他不能直接吸收全部压制在了气海之中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