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看了看萧懿影手中的银钗不由的瞪大了眼睛,“这就是玄解,怎么跟簪子一模一样?”

    “什么簪子?这样做明明是钗子,怎么是簪子?”

    萧云也是迷糊,簪子和钗子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区别当然是有的,簪子其实就是一种装饰品,没有实际作用,而钗子乃是客家人为了方便而挽住头发所用,但是随着时代的流传两者之间的区别趋近于无。

    “这东西可以治好我的胳膊,还说的那么神奇、玄妙?”萧云瞪大了眼睛表示了不信。

    萧懿影瞥了瞥嘴,简单的向萧云解释了一下阴阳玄解的奥秘。

    钗子在萧懿影的手中迅速的变幻了形状,同时缓缓浮起,在内力的灌注下银色玄解泛起了粉红光芒,正是被百花劲气所渲染。

    “你别看他小,以内力填充,它可以膨胀到一座山那么大,前提是你有那么强的内力。”萧懿影得意道。

    玄解在空中形成一个圆球咕噜噜的旋转,随后成水之状的阴阳玄解在萧懿影的劲气牵动之下缓缓流动,缓缓的贴近萧云,玄解如水融入到了萧云的体内。

    顿时萧云感觉一股异力在体内窜动,似是身体之中被植入异物,异物之中一股温和的内力缓缓流淌竟是将自己断裂的骨头续接。

    “感受玄解的存在,催使内力震动玄解,以内力控制这些玄解,最终熟悉这玄解之力,如臂指挥。”萧懿影给萧云解释道。

    玄解接骨看似简单实则艰难,主要原因就是两人都不懂玄解性状,两人一边摸索一边的接骨,速度自然也就慢了,要是像合·欢夫人一样对玄解熟悉瞬间就完成了内脏接续,否则这么迟缓的进行,没等内脏接续完成人就早死了八回了。

    萧懿影也是小心翼翼的,在将玄解彻底的植入萧云体内之后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萧云缓缓抬起手臂,果然觉得断臂再也不疼痛,只是这条胳膊竟是不如先前那般灵活,这让他皱眉不已。

    “你还没有熟悉玄解性状,当然不能如臂指挥,你慢慢摸索适应就好了,并且你的碎裂的骨头会慢慢愈合,你将玄解缓缓抽离,直到你的臂膀恢复如初。”

    萧云点了点头,随后开始缓缓举动手臂,熟悉玄解之力。

    萧懿影这时才缓缓起身走到叶可卿身边,看着叶可卿道:“你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中的销·魂丹之毒的吗?”

    岳蓝城。

    萧懿航很痛苦,刚刚到手的三亿两银子的金卡丢了,这很让他不解,同时莫天涯又被毒蜈蚣咬伤,生死存亡之际,这可如何是好?

    夜半三更,萧懿航悄然起床。

    陆金岚已经疲惫至极,这段时间以来每日的被人以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采补精元又被强行吸纳武功早已是到了极限,萧懿航从她身上爬起之后陆金岚身子软软,翻了个身不多时沉沉睡去。

    萧懿航看了看陆金岚,啐了一口,低声骂了一句“贱货”,随后出了卧房。

    卧房之内陆金岚身子未动,但是眼睛却是已经睁开,眼角的泪水簌簌落下。

    陆金岚虽说不是处子清白之身,平日间也是荤言荡语满不在乎,但是她的男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陈天成,而自己的处子之身也是给了他,她对陈天成很是忠心,即使是对方已经有了陆雪云。

    但是现在她已经彻底的脏了,受到阴阳之气的影响让她不能自抑,而且她的思想、她的意识都受人支配,虽然她能够得到短暂的清明,但就是这种清明这让她十分的痛苦。

    萧懿航走了片刻,陆金岚拖着疲惫的身子,却是取出一个鹿皮囊来,打开之后却是一只小雀,小雀的脚上捆绑着一个竹管,竹管空空什么也没有,但是在鹿皮囊之中却有几张薄纱。

    陆金岚咬破手指在薄纱上写了几个字,装入竹管之内,同时一张手,这只小雀竟然是无声无息的飞走了,竟是在外监视陆金岚的两个高手都没有发现这只小雀。

    萧懿航出了卧房却是到了后山之处,后山处有个隐秘的石洞,当初的夏玉琪和孙焰红就曾经被关押再此,不过眼下这隐秘的石洞不再是监牢而是暗室。

    暗室的门缓缓打开,暗室之中却有一个老者,老人端坐着轮椅上却是没有了双腿。

    萧懿航一见这老人当下跪拜道:“弟子拜见老师。”

    那没腿的老者正在默运玄功,石门一开,这才缓缓睁开眼睛,“乖徒弟,又遇到什么麻烦了?”

    “老师,弟子确实遇到困难了,还请老师相助!”萧懿航就把云雾城的事情讲述了一遭。

    “一群土匪而已,也需要为师出手,不过你既然提出来了我也不好拒绝,这样吧,我去摘了那沙匪首领的脑袋,不过你答应我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老师放心就是,我已经查清了六道传人了,一个在天道山上名曰元浪乃是刀道传人,一个是丰荫城醉红楼的柔姑娘乃是幽冥道的传人,还有一个是梅剑山庄的副庄主丰小依乃是剑道传人,同时我还知道百花传人名叫萧懿影也在梅剑山庄。”

    “那裂空道传人、阴阳合·欢道传人呢?没有下落?”没腿的老者问道。

    “有,裂空道传人名叫紫云不过在不久前已经死了,而阴阳合·欢道的传人还没不清楚,不过却也是有了眉目。”萧懿航道。

    “裂空传人死了?哼,果然不假,裂空道乃是六道之中最弱一道,她的传人也大多不得裂空精髓,她死了却也是并不意外,你且说说阴阳合·欢道传人有何眉目?”

    萧懿航道:“前不久我得到一门武学名为阴阳逆乱天元道,据说是阴阳合·欢道武学,而且刀道传人元浪也是精通此功法,更是从阴风谷一役之后他就会施展这门武学,我怀疑他是从阴风谷中得到阴阳道传承的。”

    “刀道传人吗?居然也敢觊觎阴阳道武学?”那人冷笑了一声,接着道:“这几人当中有几男几女?”

    “只有一个男人那就是刀道传人元浪。”萧懿航淡定的道。

    “果然如此,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那死掉的紫云也是女子吧。”那人笃定的道。

    “没错!”萧懿航道,“师傅,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六道传人是男是女到底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