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问道,“师傅,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这是六阴聚首阵势,六道传人如果全是女子的话就会形成六阴聚首,一旦形成六阴聚首之势,六道传人合力就会施展出一门绝世阵法,这个阵法专破血煞意境。只不过这只是一个传说而已,这个六阴聚首阵势施展出来也是不易,想要破除血煞意境更是艰难,不过眼下却是有着六阴聚首的趋势,是巧合还是有人有意为之?”

    萧懿航也是眉头紧皱,要说这其中是有人有意为之,那么这人下的这步棋也太大了,但是要说是巧合,这也太巧了吧?

    “这样吧,老夫先去一趟云雾城将那沙匪解决掉,你想法帮我调查出六道传人的具体所在,同时你也帮我打探一下盲陀云成龙是谁杀死的。”老者淡淡的道。

    “盲陀云成龙是死在了丰寰山,据说是被一个屁毒死的,而且是无意之间被杀,杀他的人叫做丰小冉,是梅剑山庄的副庄主,也就是剑道传人丰小依的亲弟弟。”

    “哼!盲陀云成龙死得其所,本来眼睛好好的,为了以心观剑而自废双眼,又同时练就一双嗅觉灵敏的鼻子,是这鼻子害死了他,他的鼻子虽然比不得鲨鱼闻血腥的味道,但却是比狗鼻子灵敏,会将微小的气味扩放到百倍不止,他就是以此寻路、探人,平日百试不爽,却不料被一个臭屁熏死,也是死得其所。”

    “没想到还有如此能人异事,不过除了盲陀云成龙之外我还知道前不久在云雾山中还死了一个地残任夜晓,据说是····”

    “什么?地残任夜晓也死了?她是怎么死的?”那人终于动容。

    “据说他独战自由联盟十数高手,全身而退,并且还顺手抓走了百花传人萧懿影,之后的事情却是无人知晓了,后来那萧懿影独自归来,据她亲口所说地残任夜晓是被她骂死的,但是更多人却是怀疑那是萧懿影暗中下毒,毕竟百花道的人最是擅长下毒。”

    那人却是摇了摇头,“很可能任夜晓就是被骂死的,寻常毒物怎么会奈何得了他,你不清楚地残任夜晓修习的也是百花武学,他不善于用毒,却是善于解毒,所以暗中下毒结果了他的性命可能性不大,但是被骂死却大有可能。”

    “怎么会这样?”萧懿航不解的问道。

    “地残任夜晓自宫修炼百花密学,性情乖张,飞扬跋扈又是高傲自大成狂,被人直指软肋骂死也是大有可能,不过你有没有听闻过日缺马建的消息?”

    “日缺马建?还没有,我回去打听打听。”萧懿航此时并不知道日缺马建的消息。

    “很好,将来为师练就玄功,夺取到了血煞之心,为师就是血煞神尊,你就是我断魂山大护法,好好跟着为师,定少不得你的好处。”

    “弟子定不叫师傅失望!”萧懿航像个哈巴狗一般。

    萧懿航退出密室,石门关闭,冷冷一笑,随后远去,就在他走后,一个五彩身影犹如雾霭氤氲而现,正是柔姑娘。

    柔姑娘面带浅笑,从假山石上跳下,顺利打开机关。

    “晚辈前来拜见前辈。”柔姑娘没有进入山洞,而是在山洞之外一拜。

    “姑娘,请进来说话吧!”那人平淡的声音传出。

    “晚辈可不敢啊,晚辈乃是幽冥传人,知道前辈欲要擒拿与我,怎敢入山洞一见,还请前辈出洞一叙。”柔姑娘微笑着道。

    “你进洞,我出洞又有什么区别,还不是要见面,既然都是见面,姑娘为何不进来?难道我们在外面见面你不怕我们被人发现不成?”山洞中那人道。

    “对啊,对啊,既然都是见面,那前辈怎么就不出来呢?”柔姑娘站在山洞之外笑着道。

    “幽冥道传人各个都是鬼精灵,姑娘站在山洞之外老夫实在是担心得很,尤其我还是一个残疾人,如果姑娘对我突施杀手老夫岂不是坐以待毙?”原来那老者一直的不出来担心的却是柔姑娘的突然袭击。

    “实际上前辈一直不出来,姑娘我也不敢进去啊,不单单是担心前辈对我突施杀手,我还很担心这里面的毒,姑娘我还不想死,进去之后必死无疑,姑娘我为何还要进去?”柔姑娘不慌不忙的笑着道。

    “毒?什么意思?”里面那人显示出了惊讶之色,同时柔姑娘也听到了车轮转动的声音,柔姑娘的嘴角之上露出了神秘的弧度。

    “前辈在这里生活了多久了?”柔姑娘问道。

    “不算太久,只是前不久才到这里而已,怎么?有问题?”那人问道。

    “当然有问题,我猜想啊···前辈是不是遇到了强敌不幸受伤,而正好借此养伤同时躲避仇家?”

    “哼!”那人冷哼了一声。

    柔姑娘听得清楚,这次那人只是冷哼了一声,但是很明显的传出了车轮碾压地面的声音,而且那声音忽远忽近很显然里面那人是在不断的移动。

    “是不安吗?是紧张吗?是不是已经发现自己中毒了?影姐姐的毒药可真是厉害,无影无形又无息的,果真是杀人不二法宝,你个残废我整不死你?”柔姑娘心中得意。

    自从和萧懿影在一起之后柔姑娘也觉得自己变的阴损了起来,这种整人的法门他以前是没有的,按照以往自己的性格绝对是不会趟这雷,即使是趟她也会直接以内功轰塌石洞然后在躲起来看热闹,而不会先下毒,在讲条件威胁。

    “前辈看起来很紧张?要不怎么会在里面转来转去,放心吧,姑娘我不会趁机出手的,只是想和前辈做一个交易,不如这样,我先离开这里,在城外密林之中等候前辈,前辈稍后与我相谈如何?”柔姑娘淡淡的道。

    “你以为你值得我前去寻你做交易?小娃子,你太天真了。”里面那人道。

    “当然值得,前辈是不是已经感觉出来内息不畅,是一种中毒的迹象,姑娘我既然一眼就能看出这里面布置下了毒药,前辈怎么就不相信我能解毒?同时姑娘我来的时候听到了你那弟子的冷笑,我相信前辈也是不太相信他的为人吧,否则这山洞也不会传出气劲的光芒,是不是前辈将内力运到了山石之上,别看是石门、石壁,却是无碍前辈的耳朵。”

    柔姑娘一语中的,不知那人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