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一语中的,说出那人已经听到了萧懿航的冷笑。

    “哼!幽冥传人果然不俗。你的话让老夫动心了,你也确实有与我做交易的本钱,姑娘你先行一步,老夫随后跟随。”老者终于答应下来。

    柔姑娘在旁山洞中的人是不会出来的,因为出山洞的那一刻就是遭遇到对方最强烈袭杀的一刻,他不会让自己成为别人的靶子,洞内、洞外两人都是深知其中玄奥。

    柔姑娘微微一笑,身形一动身似一团五彩烟霞氤氲飘荡而出,随后那石洞之中传出一阵车轮碾压地面的声音,随后那车轮如飞竟是一下子窜上了假山石。

    这轮椅在那人的身下就像是那人的双腿飞檐走壁却是如履平地一般。

    柔姑娘率先而行,那人在背后紧随,片刻之后两人先后来到密林之中,而这处密林柔姑娘也不是随意选择的,而是选择了天道城进岳蓝城的必经之路上。

    “前辈我们就在这里谈吧,我只是想知道前辈和萧懿航的关系,又为何抓捕六道传人,而且我还听前辈说起六阴聚首阵那是什么阵势?”柔姑娘问道。

    “这倒不难,但是你需要拿出价码来,否则这消息可不能白白给你。”那人道。

    “第一我能识得石洞附近被埋下毒药,当是可以配制出解药来,不过这需要时间,因为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毒,需要看一下前辈的身体才好对症解毒。”柔姑娘率先摆出第一个价码。

    “第二就是我要告诉前辈一个消息,天道山刀道传人元浪在阴风谷内找到一位老前辈,她居然是阴阳合·欢道的道主,她的身上有一件旷世异宝····”柔姑娘说着却是不在说下去。

    “你是说阴阳玄解?”那人紧紧的握了握手,也显出了激动之色。

    柔姑娘一直的注意着那人的表情变化,哪怕是一个微笑的眼神也会让她捕捉到,她刚说到阴阳玄解,那人就表现出了异状,这让柔姑娘已经确定了一点,他想得到阴阳玄解。

    是的,他想得到阴阳玄解,而且不是一般的想,因为只有阴阳玄解能够让他的双腿恢复机能。

    “阴阳玄解的作用我想前辈可能知晓,要是不知也没关系,姑娘我可以免费送给前辈一个消息,三十年前阴阳合·欢道传人与人争斗,被人硬生生的轰掉半边身子,肠肚皆碎五脏俱损,但却是没死,原因就是这阴阳玄解之功。”

    “哦?有这种事情?”那人是确信了,而且十分笃定,因为他知道阴阳玄解的作用,而他之所以最早下山目的就是为了阴阳玄解,最早下山而是最晚现世,可见这人的心机。

    “现在可以交易了吗?”柔姑娘道。

    “可以,不过你先告诉我玄解之密,和为我解毒,否则我不会与你达成交易。”那人冷冷的道。

    “嗯,前辈说的话正是我所说的,既然如此的话,交易失败。”柔姑娘微笑着道。

    “第一,我虽然中毒不假,但是这毒是萧懿航下的,即使不用你解毒,我也会拿到解药,第二你也说了刀道传人元浪找到了阴阳合·欢道传人,那元浪也是我要抓捕之人,既然如此我何必再麻烦姑娘,待老夫抓了他一切只有答案。”

    “不止如此吧,前辈不仅仅是要抓捕刀道传人,怕是幽冥道传人也要一并抓走吧,如此看出你们师徒还真是一丘之貉,既然如此我们之间的交易本就不平等,即时交易完成你也会反悔,我说的没错吧?”柔姑娘丝毫畏惧的笑道。

    “你说的没错,不过看姑娘识趣,说出玄解的下落,配制出解药,老夫今日放你一马。”

    “你这么说话就没有意思了,今日放我,是不是下次我给你解药之后,就不会放我了,你这么贪心结局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柔姑娘言语骤然转冷,一声轻叱,元功灌体,顿时五彩烟霞彰目,柔姑娘应声一掌摧天裂地,正是一招长虹贯日。

    “长虹贯日!”

    柔姑娘一掌催出,顿时风云开阖,林催树折,丝毫不见幽冥之柔,反而显得霸气横溢,一招出震动天地。

    “小辈,真是无知啊,不过临死前也让你死的明白老夫乃是断魂山护法月缺冯雷,小辈受死吧。”

    月缺冯雷一声大喝,也是元功饱提,一运势,一提气,顿时大地皆崩,一拳出劲气扫风云。

    “天武破!”

    天武破一战长虹贯日,两相一交击顿时风云起变,强大气劲冲击四面八方,数丈范围之内似是混沌开天变,天翻地覆山河变。

    柔姑娘一击而退,似是被这一招天武破击飞,身在空中,同时一道血箭彪出,似是受伤颇中。

    “这么不中用,老夫仅仅用了三成力气就让你不能抵挡,幽冥传人浪得虚名,看来六道传人是越来也不像样子了。”月缺冯雷得意的哈哈大笑着。

    但是他的笑声却是戛然而止,似是鸭子被人一下子掐住了脖子。

    柔姑娘飘落的身体没有落地,反而被人接住,接住他的是个女子,正是星月刀门的绝世刀者梅疏影。

    同时月缺冯雷也是大吃一惊,眼前出现了数人却是各个都是意境高手,领首之人正是白小蝶。

    白小蝶接到萧懿航的飞鸽传书感到事情蹊跷,同时也感到了事情的严重,同时也是让梅疏影、展玉辉以及让云梦生和姬红霞入世,所以五人一同前往岳蓝城,正遇到柔姑娘被人一拳击飞。

    柔姑娘很少与人正面对抗,她之所以出手就是长虹贯日乃是以她强大精神力已经感知到了白小蝶五人的到来,所以她很巧妙的演出了一场戏。

    她看起来受伤不轻,但仅仅是表象而已,那只是以内息催动一口血喷出,而并非是被一拳打出来的,在接对方一拳的时候她身形爆退,同时施展卸字决将对方内力卸去,这一拳柔姑娘等于是完全的躲闪开了,其实没怎么受伤,这也是有赖于月缺冯雷仅仅施展出了三成力气。

    梅疏影放下柔姑娘,柔姑娘道了一声“谢”这才向白小蝶一拜,“二娘,柔儿拜见。”

    “这人是谁?”白小蝶面无表情的道。

    “断魂山的人,自称是什么护法,叫做月缺冯雷,是来抓捕六道传人的,不巧遇到了我,若不是二娘赶到柔儿就已落入他手。”柔姑娘有气无力的道。

    “又是断魂山的人,不要客气了,杀了他。”白小蝶当即下了绝杀令。

    白小蝶等人出现,面对着月缺冯雷结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