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蝶听闻对方是断魂山的人,当即下了绝杀令。(书^屋*小}说+网)

    梅疏影、展玉辉恒两人从左而出,右面是云梦生和姬红霞,四人却是成了包围之势,向着月缺冯雷围了上来。

    展玉辉和梅疏影率先发难,二人乃是星月刀门传人,星月刀门的门派不大,但是也是数百年的传承,更有绝世高手,两人刀法惊奇,星月刀法武林之中独树一帜,有着独到之处。

    两个人两把刀,展玉辉手中斩刀极斩之下,这一击取得是力劈华山,虽是直斩但是刀身却有一个小角度的倾斜,一斩之下竟是埋下了后招。

    展玉辉斩刀直劈而下,一侧的梅疏影艳刀横斩,艳刀身窄且长,这一刀笼罩住了大片的面积,而月缺冯雷全身都被这一刀笼罩。

    一刀直劈,一刀横斩,而对手却是一个双腿不能行动的残疾人,如何躲避这两刀绝杀?

    梅剑山庄。

    “销·魂丹毒性发作,确实是真气逆转,精血倒流,但是这可不仅仅是这点,你的逆行剑虽然可以利用,也免除了这方面对你的影响,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你可以克服销·魂丹的毒性。”

    “怎么呢?”叶可卿抖了抖肩膀,她感到体内似是有着小虫在慢慢爬行,难受难挡。

    “你的真气逆转、精血倒流产生的疼痛感强烈异常,压制住了其他的感觉,当你可以适应那种不适之后其他的不适感觉就会逐渐的强烈起来,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到了?”

    叶可卿咬了咬唇,“确实如此,不过我可以忍受。”

    “可以忍受?你觉得你是神?你熬不住的,你不知道销·魂丹是什么,那我可以告诉你。”

    不仅仅是叶可卿就是萧云、丰小依和南宫心怡也是静静的听着,想知道这销·魂丹到底是什么东西。

    “百花道只收女弟子,而其中的弟子几乎全是来自走投无路的可怜人家,和自幼拾取的被人抛弃的婴孩养大,其教义也是与世无争,当说是正派才是却偏偏被武林中人称为魔道,这其中就是因为销·魂丹的缘故。”萧懿影正色道。

    “怎么回事?”南宫心怡不解的问道。

    “百花道之中有一种奇异的植物,名曰幽碧赭兰。”萧懿影说着看了看萧云,果然一见他听到幽碧赭兰的名字脸色一变,同时露出了悲伤之色,她知道萧云是想起了十年前的花清影。

    “幽碧赭兰这种奇花传说只有生长在百花道的特殊环境下的特殊地方极难存活,其实不然,幽碧赭兰极易成活,对环境、土质、气温的要求并不高,而且适应性极强,可以说只要种子落地就会生个发芽,除非是丢到沙漠之中彻底绝水,即使是盐碱地之内也能健康成长。”

    “这幽碧赭兰的生命力果真强大。”众人不由得赞叹。

    “但是幽碧赭兰却被严禁种植,这个秘密也只有百花传人才可以知道,只是以为幽碧赭兰有着巨大的毒性。”

    “居然这幽碧赭兰有着巨大的毒性,那为什么不彻底将其铲除?”叶可卿不解的问道,因为她就是幽碧赭兰毒的受害者,对这种毒深恶痛绝。

    “幽碧赭兰有剧毒不假,但也不是通体都产剧毒,她的花蜜却是难得一见的疗毒圣药,可解百毒,同时她的茎叶之中含有毒素,但是这毒素却不致命。”

    萧云心头大震,幽碧赭兰花蜜是花清影给自己的,果真是有着解毒之效,当初的丰小依在阴风谷中也是受益与这幽碧赭兰花蜜了。

    “她的茎叶之中的毒素少量服用并不会引起不适,相反却是一等一的疗伤圣药,不但止痛、止血还能恢复受损经脉,同时对于一些急性症状有着强效之用。”

    “那它到底有没有毒?”南宫心怡问道。

    萧懿影白了她一眼,“当然有毒了,否则怎么会成为毒素,我是说少量服用,但是大量服用就会出现不同的效果了。”

    “当大量服用这种毒素的时候会让人产生幻觉,产生一种极其快活、开心的感觉,没有来由的,这就是麻醉、迷幻,随后在继续服用的话就会产生成瘾毒症,一旦上瘾终身不能离开此毒,一旦不继续服毒的话会痛不欲生。”

    “同时身体上瘾症状不易解,而心中毒瘾更是难解,所以一旦成瘾就难以断除,尤其是女子,服用这毒素之后会产生一种···反正就是特别想男人的感觉。”

    萧懿影说着偷眼看了看叶可卿,果然见她脸上泛起潮红,头也是低的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

    丰小依惊得张大了嘴,心中却已是知道叶可卿早已非是清白之身,不由得叹息一声。

    “这种毒我也只是听说过而已,却没有亲身体验过,要想解毒必须要知道毒效才行,叶姑娘能否描述一下中毒的感觉?”

    “这····”叶可卿咬了咬牙。

    “服用销·魂丹的感觉是一种强烈的快意的爆炸,炸掉你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忧虑、所有的所有,只有舒爽、顺畅存在。而一旦毒发的感觉则是一种痛苦的爆炸,炸掉你所有的思维、所有的意识、所有的良知、所有的所有,只有痛存在。”

    叶可卿所说的话是当初月清明所言,她一字不落的描述了出来,“一丹销·魂,销·魂一丹,一丹如腹,魂消散!”

    “哎,正是因为这销·魂丹所言百花道才被成为魔道,不过我娘的遗言上说了,她离开阴风谷的时候,知道这幽碧赭兰一旦流传出去就会酿成大祸,同时离开了阴风谷,这种解毒之物不要也罢,当即一场大火烧成了灰烬,当是世上再无幽碧赭兰,你怎么会中毒?”

    “是白小蝶!”叶可卿咬牙切齿的道。

    “也难怪了,是那个贱女人,哼!”萧懿影嘟囔着。

    “一把火全烧了啊,不是说幽碧赭兰花蜜死难得一遇的疗毒圣药吗,它没有毒性,怎么不留点,好可惜。”南宫心怡叹了口气。

    “本来我娘给我留了,不过后来我送人了。。这幽碧赭兰花蜜虽好,但也要命,因为她,我的孪生姐姐因此丧命,她就死在我面前,被人活生生的打死,那时候我们才四岁,她死的时候还在望着我笑。”萧懿影难得的眼中含泪。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