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其中的血腥又有谁可以理解?

    南宫心怡也是眼中忍不住的流泪,没想到师妹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这种心酸也只有萧懿影本人才可以知晓。

    萧云也是眼中流泪,因为花清影曾经和他说过一样的话,她的姐姐为了保护她在他眼前被人打死,而萧懿影的幽碧赭兰花蜜送人了,送谁了?花清影吗?两人有着一样的经历,萧懿影身为百花传人一定也是过得很不如意,遇到了同命相怜之人,对花清影好些也是理所当然。

    看着萧懿影,萧云一阵的恍惚,一瞬之间他居然有一种错觉,他感觉眼前的萧懿影居然和花清影有着甚多的相似之处,两人的身影渐渐重合。

    一样的都会治病,都是百花宫的人,都会施展寻血针,都是一样的多言多语,尤其是那个招牌动作,一样的···

    萧云甚至怀疑萧懿影就是花清影,但是花清影死在了天道山上,若不是这样的话,萧云真的把萧懿影当成了花清影了。

    “那我中的毒?”

    叶可卿越发的难受起来,当初那种万虫爬身的感觉再次袭来,只是这次却和以往不同,这次发作的极其剧烈,简直有一种掉到了虫山之内,被万虫嗫咬一般。

    “没办法啊,销·魂丹的毒无解啊,要不怎么会把百花道列为魔道呢,不过啊,万事都有相对,没有绝对,按照我的想法只要有大面积的生长幽碧赭兰的地方就会有发的伴生植物或者动物,只要找到这幽碧赭兰的生长地,我想定会找到那解毒之物。”

    “那幽碧赭兰的生长地在哪里?”叶可卿急忙问道。

    “任何地方都可以生长啊,那东西很容易成活的,不过我却知道有一处地方或许有,但也仅仅是或许,运气好的话有解药也说不定啊。”萧懿影想了想道。

    “在哪里?”叶可卿豁然站起。

    “南疆,百花谷!”萧懿影郑重的道。

    岳蓝城外,气氛极度紧张,白小蝶等人战上月缺冯雷,展玉辉、梅疏影双刀配合严谨,逼杀月缺冯雷。

    展玉辉一道直劈,梅疏影一道横斩,两人两刀将月缺冯雷的身周空间尽数笼罩,而且两人的刀招都有着后招变化而对方是一个残疾人万万也躲闪不过两人的合斩。

    “小辈,你们尔敢!”月缺冯雷一声怒喝,身子豁然站起。

    一个没有腿的人怎么可能站起?

    人站起来了,没有双腿,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副铁拐。

    月缺冯雷竟是在两人出刀的那一刻之间将坐着的轮椅给拆了,瞬间就成了一对铁拐,而两个车轮此时却是成为了两面盾牌。

    月缺冯雷一声冷哼,两面盾牌竟是挡住两刀,刀已砍在盾牌之上,再无变化的可能,展玉辉和梅疏影的刀无法改变已成死刀。

    月缺冯雷两臂一翻,将再无变化的两刀压下,同时两把短刃从盾牌的内侧迅速的弹出,直击两人。

    展玉辉和梅疏影大惊失色,万万想不到对方的轮椅居然还会变化,而且还是如此的诡异让人防不胜防,两人本来必杀的一击被挡下,反而被人顺势攻杀了过来。

    两人大惊之余,抽刀回身,短刃贴着展玉辉的咽喉划过却是未曾被杀死,咽喉处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梅疏影那边也是被削落一缕秀发。

    展玉辉和梅疏影有惊无险的躲过对方的一击,转而月缺冯雷的两把短刃收缩到了盾牌之中,同时一拐撑地,另外一拐向着展玉辉的胸口点落。

    这一拐的速度奇快,展玉辉正是受惊后退一步,躲开短刃的撩杀,没想到一拐又至,这一拐的速度太快展玉辉欲躲不能,当下手中斩刀一横当在胸前。

    “咔嚓”一声响,展玉辉手中斩刀被从中击断,人却是借着这一击之力迅速飞退,却是避免了这一击的夺命绝杀。

    梅疏影艳刀撩杀,竟也是无功而返,对方的车轮盾牌是在是抵挡攻击的最强手段,稍一偏转角度、方向就能抵挡住对方的攻杀。

    展玉辉手中断刀,劲气吞吐间又杀将上来,手中半柄断刀挥舞间,顿时如月生光辉。梅疏影艳刀急斩竟是施展出了快刀斩法,顿时艳刀化作了一片星光,月影星光交错相辉竟是缠住了月缺冯雷。

    “刀法不错,竟是我看出了我的腿脚不便,两相攻击我的一侧让我应接不暇,不过你们的刀法虽快,却奈何不得我。”

    月缺冯雷一声喝,铁拐高举,顿时功元猛蹿,一声“喝”,一呼“击”,顿时一拐猛然砸下。

    “天武破!”

    一招天武破,震撼天地,顿时逼退两人,此时月缺冯雷手中铁拐一拆一折,竟是恢复成了轮椅之状,他坐在轮椅上一拍椅柄,顿时射出两支钢镖。

    梅疏影艳刀毁斩,顿时拨开钢镖,不料肩头一麻却是不知何时竟是钉了一根银针。

    原来钢镖是虚,这银针却是真实目的,梅疏影肩头中针,身形一顿,不料冯雷一抓之际竟是手中多出一条细小银丝,一抛之际套在了梅疏影的脖子上。

    “九针封命!”

    白小蝶早已看出展玉辉和梅疏影不敌月缺冯雷,只是那月缺冯雷的轮椅诡异多变让她多想观察一番,陡见梅疏影受制当即施展出九针封命阻止月缺冯雷的下一部动作。

    银丝细小如发丝,却似是利刃无疑,只要月缺冯雷一拉之下梅疏影的头就会从脖子上掉下来,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时刻,白小蝶也不知道他的九针封命能不能救得下梅疏影。

    九针封命,九针成梅花形刺破空间成梅化状直击月缺冯雷。

    月缺冯雷再次一折轮椅,车轮化盾,居然悉数的挡下了九针。

    月缺冯雷本欲发力,割断梅疏影的脖子,却不料九针击在轮盾之上,顿时溅起一蓬紫烟。

    “有毒!”月缺冯雷顿感一股异力在体内乱窜,阻碍住了他的内力运转,同时这股异力开始破坏肌体、内脏。

    “什么毒,这么厉害?”月缺冯雷大吃一惊,正在此时也是为梅疏影博得一刻喘息机会脱出了银丝的束缚。

    “疏影!”展玉辉挡在梅疏影身前担忧非常,“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