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展玉辉挡在梅疏影身前担忧非常,“你没事吧?”

    “我没事,她的轮椅太过奇怪,我不小心着了道了,这针上不过是寻常麻药,无碍。”梅疏影说着将那银针拔掉扔在地上。

    白小蝶冷冷一笑,眼见梅疏影脱困,也懒得与月缺冯雷多言语,“杀了他!”

    再一边的云梦生与姬红霞见状持剑攻杀而上,两人也是看出那月缺冯雷轮椅多变,也没有上前,直接就以气劲攻击。

    “一剑毁天!”

    “一剑凌尘!”

    姬红霞和云梦生两人剑势如虹,两道剑气裂地袭杀而来,不料月缺冯雷轮椅化盾挡住两道凌厉剑气。

    两道剑气击在轮盾之上,却不料轮盾竟是吸收两人剑气从铁拐之上宣泄而出。

    “轰轰”两声爆响,两道剑气就像是击在了地面之上,顿时大地倾覆,轰隆一声月缺冯雷却是深陷到了地面之下,原来两道雄浑剑气竟是将地面轰塌。

    “他的盾有古怪,能够导走劲气。”云梦生道。

    “哼,我倒要看看他的盾能有多厉害。”

    姬红霞剑势再起,顿时劲走惊风雷,九天玄雷敕,与此同时姬红霞身上浮现出了血红色的劲气,“血煞毁天地!”

    “血煞神功?”月缺冯雷的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怎么会?真的是血煞神功?”

    月缺冯雷震惊至极,当下也是运足全身功元,“月神怒!”

    一轮圆月状的气劲似是圆月凝聚,随即勃然一发,月神一怒天地哀。

    血煞毁天地硬碰月神怒,一者是王者的绝学,一者是护法的悍式,两种极招相对之下却是不分伯仲。

    轰然一声爆,两道人影一分,各自退出三步。

    柔姑娘在旁偷眼观瞧,却是心中惊讶,她居然从姬红霞的身上看出了阴阳合·欢道的武学。

    柔姑娘虽然没有和月缺冯雷正面对抗,但是她也清楚那冯雷的内功强悍程度,这个姬红霞能与之相抗衡看来她的内力也是雄厚无比,什么时候她的内力竟是浑厚至此?

    白小蝶自然也看出了姬红霞的内力不俗,但是她却是不以为然,她以为不是这姬红霞的内力多么的浑厚而是对方的内力已经转弱。

    白小蝶在她的九针封命之上以劲气封住了人毒绝亡剧毒,这种剧毒不断阻断对手内功运转,更是具有强大的毒性,如此一来他的实力能够发挥五成已经是不错了。

    其实柔姑娘却是知道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因为月缺冯雷再施展出月神怒的时候乃是他的最强姿态,并不受毒物所扰。

    起初的时候柔姑娘向他下毒,结果却是发现月缺冯雷将所有的毒压缩成了一小点,压缩到了手掌之中,随着内力不断的催动正在一点点的扩散,而白小蝶施展的人毒绝亡也是一般尽数都被劲气压缩到了手掌之中,其实他并未受到毒性的干扰。

    正是柔姑娘看出了这个事实,她才惊讶姬红霞的内力的浑厚,同时在姬红霞发招之际她发现姬红霞身上阴阳之力旋转,这是阴阳合·欢道武学。

    此时柔姑娘也想得明白,姬红霞学会了阴阳合·欢道武学借此吸收外人的内力为己用,但是她吸收来的内力毕竟不是自己的内力,开始的时候内力增长的速度很快,但是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遇到瓶颈,吸收到十分的内力能利用的有千分之一也就不错了,越到后来能够被利用的更少,除非是···

    柔姑娘思来想去也是不得要解,阴阳合·欢道的秘密到底是怎样的?

    姬红霞和月缺冯雷两相交击之后不分伯仲,但是月缺冯雷的脸色巨变,一来是心中震撼无比,他感觉到了,清晰的感觉到了这就是血煞神功,这说明她的身上有着血煞神尊的残留意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也是血煞神尊的转世之身?

    在月缺冯雷的震惊之余,这一击对撞之下,功体受到严重的冲击,封印在手掌之中的毒气竟是封印不住,顿时柔姑娘所下的剧毒和白小蝶所下的剧毒同时发作。

    月缺冯雷功体受挫,又惊又骇之下,哪里还敢停留,强自压制住两股剧毒,当下双拐点地竟是飞一般的遁走。

    “不要追了,他中了我的毒,相信活不了多久。”白小蝶十分笃定道。

    “二娘,你们这是去哪里?”柔姑娘有气无力的道。

    “我们去岳蓝城,你这是去哪里?”白小蝶对柔姑娘有点不待见,面无表情的道。

    “柔儿刚从岳蓝城出来,不料却是遇到了这个煞星了,多谢二娘相救,柔儿一定将此事向爹爹诉说,既然二娘有事,柔儿就不奉陪了。”柔姑娘说着还咳出一口血来。

    “你的伤没事吧?用不用我给你看看?”白小蝶淡淡的道。

    “多谢二娘关心,柔儿无事,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柔儿的事小,耽误了二娘的事大,如此还是不耽误二娘时间了。”柔姑娘也是看出了白小蝶根本就不关心自己。

    “那就这样吧。”白小蝶言语淡淡。

    看着白小蝶五人走远,柔姑娘嘴角之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铁背蜈蚣的毒你能解,但是影姐姐专门养的蜈蚣你就不能解了,我到看你还有什么脸面在岳蓝城待下去。”

    柔姑娘心情变得愉快起来,哼着歌一转弯向着月缺冯雷遁去的方向追去,一路上歌声婉转动人。

    “昨夜江湖是非深似海,置身风尘的舞台,五湖四海的义气澎湃,用胆魄创造出未来。刀光剑影,展现着气概赴汤蹈火,未曾放在柔的心内。伤心仇恨情爱吞腹内,万般情绪谁了解?情啊,你若有感慨,等着柔前来,相识不是一种无奈,是一种期待。情啊,你若有思想陪着柔同行,从今后迈开脚步,你我携手同在!”

    柔姑娘歌声婉转犹如黄莺啼鸣,却是集成一束向着一个方向传去,声音传到很远很远,但是不在这个方向上的人却是听不到半点声息。

    一个人在林中听的真切,这人坐在轮椅上,眉头紧皱,身上冷月般的劲气缓缓收入体内,同时他的双掌之中紫黑一片,且腥臭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