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姑娘婉转高歌,林中有人听的真切,却是眉头紧皱,这人身上冷月般的劲气缓缓收入体内,同时他的双掌之中紫黑一片,且腥臭无比。

    “毒上加毒,你是不是以为会以毒攻毒,呵呵,我们的交易还作数的····”柔姑娘身似五彩烟霞一般氤氲飘荡而至。

    萧懿影暂时无法解除叶可卿身上的销·魂丹之毒,这让她很是不爽,以“百毒克星”之称的她居然遇到了不能解的毒,这让她也是积极的想要寻到销·魂丹的解药。

    萧懿影本想着以银针缓解叶可卿的痛楚,但是叶可卿拒绝了,因为是谁都知道如果这样做的话定会损伤她的经脉。

    对于一个修习武学的人来说经脉损伤那就等于是砍掉人的腿脚,叶可卿自然不会这么做。

    叶可卿不想在梅剑山庄多待,她内心之中有着一种呼唤,那就是服用销·魂丹,所以她急冲冲的赶回了天道山。

    元浪正在把玩着销·魂丹,冷冷的看着叶可卿,也不言语,叶可卿眼中恨恨最终咬了咬牙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褪下,伏在了元浪的胯间,伸手解开他的腰带。

    元浪看着她眼中的恨意,然后缓缓的淡去,最终变得臣服,不由得有一种别样的征服感。

    “你多久没回昆仑了?”感受着那处传来的异样美感,元浪像是要飞上了天,快要忍不住的时候他喘息着道。

    叶可卿抬起头来,口中吐出让她恶心欲呕之物,“自从十大神兵任务开启到现在一直没有回去。”叶可卿说完又一口含住那物。

    “交给你一个任务,去南疆百花谷帮我取回一件东西,同时再此之前你先回昆仑,以昆仑之力助我完成一件大事,自由联盟存在太久了。”

    叶可卿口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动作依旧是不停。

    片刻之后元浪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伸了一个懒腰,休息里片刻才道:“你的动作我很满意,你越来越会让我开心了,这个赏你,吃了它,坐上来吧。”

    叶可卿眼中恨恨,但是最终却是吞食了元浪手中的那颗销·魂丹,而后坐到了元浪的胯间,两人之间再无间隙。

    元浪笑,笑的很满意,很有征服感,“血仙蝶,下一个就是你了!”

    梅剑山庄。

    丰小冉很开心,回到了自己的卧房之内,躺在了床上开始缓缓的释放体内封印的力量,然后转化为自身的内力。

    不远处一个鬼头鬼脑的少女看着丰小冉进到屋中,然后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四位小姐,冉副庄主回来了。”那少女正在向春秋四使女道。

    春草扔下一块银子给那少女,“忙你的去吧。”那女子接了银子欢天喜地的去了。

    “都准备妥当了吗?”春草问道。

    “当然,这壶酒就有冬雪端着吧,也正好是因为冬雪被擒才导致的南宫小姐被那烧包侮辱,所以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冬雪。”春草道。

    冬雪点了点头,端过酒壶,然后春草将一包药粉倒入其中,又盖上了壶盖摇了摇。

    “春草,你这药管用吗?”夏花道。

    “怎么不管用,小姐给的,你难道怀疑小姐配的药不好用?这个药让那烧包服用了之后武功全失,而且骨软筋酥保证连走路都是困难,最主要的是这药里面加了大量的巴豆精粉,管保他从此住在厕所里面,想走都走不掉。”春草得意洋洋的道。

    “哎呀,这样啊。那可真好!”秋叶也附和道。

    “不仅仅如此,在茅厕里面我还特意的加工了一番,让他在茅坑里面游泳。”春草呵呵一笑道。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夏花急切的道。

    春草在三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顿时四女笑成一团,一个整蛊丰小冉的计划正在悄然实施。

    萧懿影早就想着整蛊丰小冉了,他抓过自己的手,偷窥自己的胸·部,还不断的流口水,那样子真是让她恨不得挖了他的眼,踩爆他的卵,不仅如此还调戏师姐南宫心怡,更是纠缠着自己的妹妹,这个人不整蛊一下实在是对不起他。

    本来萧懿影是想要亲自动手的,不料叶可卿的到来让她抽不开身,同时还顺手消灭了日缺马建,只是萧懿影不知道这日缺马建并没有死。

    萧懿影又担当起了医生给萧云治疗断臂,但是百花四使女的整蛊行动却是没有停止。

    四使女接受了萧懿影的计划,计划很简单,就是下毒,让丰小冉腹泻不止,同时以毒物扰乱他的内力运转,让他内力暂时性的消散,同时让他肌肉的失去作用,这一下子就只能待在茅厕里面,直到药性消失。

    这个计划不可谓不周全,同时春草更是别出心裁的加以完善,自以为是完美无缺。

    四人边嬉笑打闹边走,不料就在身后一道疾风扑至,尚不等四使女缓过神来春草、夏花和秋叶就被打倒,倒是冬雪没有受到攻击,只是双眼之中已经现出了呆滞,整个人变成了木雕一般。

    “呵呵,棋子就是棋子,本来只是一部废棋没想到居然还有用到的时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日缺马建。

    日缺马建双臂空空随风摆舞,而冬雪双手端着一个盘子,盘中一壶酒五个杯子,正是四使女所准备的。

    这日缺马建衣袖一卷将那酒壶卷中,衣袖竟似是如臂一般卷着酒壶就往嘴里灌。

    整整一壶酒喝了半杯就再也倒不出来,明明壶中有酒,摇晃一下还有酒水的声音而且分量也很重,这让日缺马建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衣袖一甩之下就将那酒壶丢掉。

    原来这竟是一个转心壶,毕竟丰小冉也不是傻子,你给人家下毒,人家也不是乖乖就范的,所以就有了这个转心壶。

    转心壶中内有机关,乃是一个阴阳壶,内中阴阳两个壶腹,其中一个壶腹之内装有药酒,另一个却是好酒,按住壶盖阴阳壶腹转动流出来的酒水就是好酒,而不按壶盖流出来的就是药酒了。

    日缺马建衣袖卷了酒壶就饮自然是没有按壶盖的,所有从壶口里面倒出来的全是药酒,而另一个壶腹之内的好酒却是倒不出来,这就是为何酒壶中还有一半的酒水却是倒不出来的原因。

    日缺马建饮了药酒尚且不知,脸上却是露出了冷色,“可知道丰小冉的住处,带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