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雪眼中呆滞的点了点头,也不说话端着托盘向前走,只是托盘之中没有了酒壶只有五个空酒杯。

    丰小冉正在屋中消化新得来的强大内力,隐约听到一个人的脚步声响,脚步声响只有一个,缓缓的一步步的倒是很清晰,似是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一般。

    丰小冉还以为是哪个丫头来了,也不理会,多半也不是来找他的。

    丰小冉虽然是副庄主但是在山庄之中名声极坏,尤其是在众位的丫头、侍女之间,各个谈之色变,都是躲闪还来不及呢,哪里还会来寻他,除非是有特殊目的的?

    以丰小冉的沾花惹草就是丫鬟侍女也不放过,即使不会深入,但是摸一把捏一下也总是不少的,整个山庄都知道这个副庄主有这个毛病除了后堂堂主艳清心之外几乎没人前来这里。

    艳清心会来,丰小冉就像是躲瘟神一样的躲着她,但是他来的时候脚步绝对不会这么沉重,所以丰小冉以为这人只是路过而已。

    脚步声听到了门外静止了,丰小冉奇怪的起身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显然是一个女子的身影。

    “咦,还有送上门来的?”丰小冉整了整衣服,瞬间恢复了烧包模样,当下手摇纸扇将门打开。

    冬雪神情呆滞的手托着放着五个杯子的托盘一动也不动,丰小冉奇怪至极,就在此时一道劲风扑面而至,同时衣袖一卷向着丰小冉的脖子卷去。

    丰小冉大吃一惊,一声惊呼,身子向后一退。手中折扇一扫竟是一下子荡开了卷来的衣袖,与此同时一个身影在冬雪身后出现,身形犹如鬼魅一般的窜出,扑向丰小冉。

    丰小冉大惊失色,他已经看出这人居然是日缺马建。

    日缺马建阴恻恻的冷笑着站在丰小冉身前,与此同时冬雪缓缓迈步进屋,一转身却是将门掩上。

    日缺马建冷笑道:“小子,老夫的真气可是还好用?”

    “你···你不是死了吗?”丰小冉真的是吃惊不小。

    “想让老夫死可不是那么容易,老夫的手段多得很,只是用了一个假死之术就骗过了你们,怎么你的母亲不在了?”日缺马建冷冷一笑道。

    “你是来找我娘的,我这就帮你去喊,你等我一会行不?”丰小冉居然稳住了心神,摇着纸扇烧包至极的道。

    “我当然不是来找她的,我是来找你的,你吸走了老夫的真气,老夫这就来取回,老夫的东西岂是他人可以觊觎的?”日缺马建冷笑道。

    “真气还能取回?你被我娘以秘法吸干了真气怎么还没死?”丰小冉问道。

    “化冥神功可不是你娘的独门绝技,老夫也是精修这门武学,不仅如此老夫还一直的参悟如何破解此法,也不妨告诉你,经过这许多年来老夫终于有所得,今日正好一试。”

    “那你是来取回我身上你的真气的?你要在我身上施展化冥神功?”丰小冉终于脸上露出了骇然之色。

    “还算你聪明,不仅如此,老夫受伤颇重。同时老夫的玄解也丢失,这损失太大了,所以这三成的内力老夫不能有失。”

    日缺马建说话间衣袖空摆,内劲鼓荡之下卷向丰小冉。

    不料一道剑光凭空出现,剑光如电日缺马建的半截衣袖瞬间就被斩断。

    “什么人?”日缺马建大吃一惊因为他没有看到这一剑是何人所发,这一剑神鬼难测若是刺向自己,怕也是难以躲闪。

    “什么人?人不是就站在你的面前吗?”丰小冉手摇着纸扇微笑道。

    “是你,刚才的一剑是你所发?”日缺马建终于变色道。

    “什么剑?”丰小冉一愣。

    日缺马建骤然间警觉起来,这里只有三个人,除了眼前的丰小冉之外就是一个失魂的人,那么这一剑从哪里来?

    看不到的剑,却是剑势凌厉至极,这个人一定是剑道高手。

    日缺马建提高警惕,调动全身功元,不料这一下却是震惊了,他感觉体内的真元居然正在消散,同时全身的气力也似是正在被抽离,与此同时肚腹之中似是翻江倒海,一股热辣气流在肚腹之中乱窜引起阵阵疼痛,同时这股热辣气流竟是向着下幽灌去。

    日缺马建一下子没有防备竟是下幽防守不严,顿时一声细长音调从下幽传出,“噗···”

    这声音···丰小冉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多么熟悉啊,曾经让自己欲仙欲死了很长时间了,就连青楼之中自己的老相好也是对自己避而不见。

    丰小冉看了看一边的冬雪,似是明白了什么,当即哈哈一笑。

    “你认识盲陀云成龙?当初多了厉害的一个人物,竟是挡不住本少爷的一个屁,你也想跟我比这个,那你输定了。”丰小冉哈哈一笑道。

    日缺马建可不敢开玩笑,他知道自己中毒了,而且他感觉体内的真元正在流失,同时体力也渐渐消散,在这样下去很快自己就支持不住,而且肚腹之中的疼痛感加剧,这是要拉肚子的前奏。

    “那壶酒···”顿时日缺马建想到了问题所在。

    “想到了啊,你还不傻吗?”说话的居然是冬雪,“你的那点小手段早被我们小姐识破,还想控制我,你做梦吧。”

    冬雪说着将手中的的托盘向着日缺马建抛了过去,与此同时冬雪漫天一道冷冽的剑光如影而至。

    “你也敢向老夫动手?”日缺马建怒哼一声,“老夫的铁袖武学尚未施展,今日就拿你开刀!”

    铁袖如风而动,奈何日缺马建中毒内力急速消散,铁袖施展出来有模有样,但是缺少内力的支持这铁袖也就变成味道了。

    冬雪手中剑一搅,顿时将另外一条衣袖斩断,“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你个没胳膊的。”

    冬雪的剑舞动间俨如寒冬降临,同时她的剑更是冷冽,剑光融入到了冰雪当中,剑过一片寒雾飞扬。

    日缺马建这个憋屈,自己什么武功、什么身份地位,居然被一个小辈欺负,内力提不上了,就是身体动作似乎都是僵硬了,感觉双腿犹如灌了铅一般,心道不妙。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日缺马建心中已生退意,同时也担心日子拖得久了,自己的真元就会被丰小冉炼化掉,那么自己的损失可就大了,其实马建损失的不仅仅是三成而是足足六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