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缺马建提前仅有的功元,顿时断了的双袖之上荡起一阵气劲罡风,呼啦一下竟是将那蜂巢扫落。

    若是普通的红眼大马蜂经这气劲一扫也是登时就死,奈何这些红眼大马蜂可不是一般的马蜂,他们是被人特殊“照料”过的,这些马蜂的身上罩着粉红色的气劲,正是百花劲气,居然是无视对方的气劲攻击。

    与此同时那蜂巢落地,更是激怒了这群红眼大马蜂。

    顿时“嗡”的一声,一大群马蜂又飞了出来,整个茅厕之内像是空中大战一般,密密麻麻的红眼大马蜂成群结队的呼啸着向着日缺马建发动了悍然攻击。

    日缺马建面对着这群大马蜂的围攻心中大骇,转眼间就被叮了数十下,浑身更是疼痛不已,此时就想夺路而走。

    一转身的功夫,却是寻不到门,原来就在刚才劲风一扫至极竟是触动了机关,一堵石门落了下来。

    茅厕已经成为了密室,这是想走也走不成了。

    日缺马建想要破墙而出,毕竟这茅厕并不坚固,墙也仅仅是一层,稍微一推就会倒塌,当下他运力就要撞墙。

    哪知他刚一运力,脚下却是一软,原来地面一受力顿时坍塌,人也无从借力顿时掉落下去。

    不仅如此就在地面坍塌的那一刻,石壁上“嗤嗤”两声轻响竟是两根银针激射而出,正打在了日缺马建的双腿之上。

    这本是为丰小冉准备的,就是让他双腿失去作用,同时地面没有全面坍塌,却有两处突出点,乃是留给丰小冉双手抓着,不至于淹死,但是却是下半身浸在了粪池之内。

    下身浸泡粪池,上身遭受马蜂蜇咬同时肚腹之内翻江倒海,这种整蛊也只有萧懿影能想得出来,但是这其中却是春草的完善,比如那封闭的石门、墙壁上射出的银针。

    不过萧懿影和春秋四使女千算万算却是没想到闯进来的人不是丰小冉而是日缺马建,这人是没有胳膊的,同时衣袖被割全然是没有了抓住那突出点的手段,整个人一下子跌进粪坑。

    双腿被毒针打中,行动不得,同时体内毒酒药性也让她内息运转不畅,整个人就似是一个废人一般,而且还是一个残疾人,跌入粪坑之中的后果就是····

    当丰小冉到了茅厕的时候却已经听不见动静,隐约听到里面“嗡嗡”的声音,像是一大群飞虫在里面乱发乱撞,这里面是什么?

    围着茅厕绕了一圈却是发现门被堵上,当下用力一推,顿时石门被推开顿时“嗡”的一声,飞出一群红眼大马蜂。

    这群红眼大马蜂受惊不小,但是由于身上附着的气劲已经消散,攻击力下降不说,更是失去了保护此时再向丰小冉攻来却是不见效果。

    丰小冉手中折扇一挥,顿时将这群马蜂扇飞了出去,这群马蜂失去了窝就像是无根的浮萍一般,顿时做鸟兽散。

    丰小冉捏着鼻子往粪坑里面一看里面似是飘着一个东西,看起来像是一个人,正在纳闷的时候冬雪到了。

    冬雪见丰小冉不进去,这可怎么办,当下银牙一咬,悄无声息的走到丰小冉身后,一抬脚就向他的屁股踹去。

    此时丰小冉正撅着屁股,捏着鼻子看粪坑之中漂浮着的那物,见不远处一段树枝想要拾起来拨弄一下那东西。

    不来就在他一起身走向那断树枝的时候冬雪的一脚就已经到了,这一脚恰到好处的被丰小冉躲过,冬雪一下子踹空,整个人都掉进了粪坑。

    “哎呀,丫头,你怎么这么急啊,脏不脏?”这边还说上风凉话了,顿时冬雪欲哭无泪。

    被人占了便宜不说还洗了一个粪水澡,弄得又脏又臭,一下子美少女形象顿时崩溃。

    丰小依照料着萧云回到卧房辞别了萧懿影和南宫心怡,两人路上无话,却是没有回房一直走到后殿去了。

    丰小依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云,感觉怎么样?”

    萧云动了动胳膊,“没事,不过我要继续熟悉这玄解之力,毕竟依靠这玄解之力总是比不得本身的胳膊好用。”

    “这个急不来的,等你的伤势逐渐的恢复,将阴阳玄解一点点的排出体外,等你伤势完全痊愈这阴阳玄解就会脱离。”丰小依道。

    “这个不急,小依姐让我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玄解的事情吧?”萧云问道。

    “云,你有没有感觉到特殊的东西存在,比如说你的那把剑?我不是指云梦柳而是指你腰里面的那把软剑。”丰小依道。

    “这把啊,是小影的遗物,也真是奇怪这把剑突然间的暴起斩断了那日缺马建的胳膊,这也成为了战斗的转折点了。”萧云轻轻抚摸着腰间的软剑相思绕道。

    “这把剑有古怪,我看到一个女子的虚影持着这把剑砍断了日缺马建的胳膊,而那女子的虚影却是最好融入到了你的身上,而随后这把剑就落了下来。”

    “是这么回事?”萧云皱眉道。

    “嗯,我的眼睛很特别,我和你说过的,我的眼睛能看到许多一般人看不见的东西。”丰小依笃定的道。

    “当时我确实是感到一股雄浑之力融入体内,只是我无法动用这股力量,现在这股里面就沉寂在我丹田之中,奇怪至极。”萧云郑重的道。

    “这怕是传承之力了,时候某个人将自己的功力封印在了剑上,然后解开了封印,这股力量就传承到了你的身上,你试着能否炼化这股力量,否则这力量在你体内始终不妥。”丰小依道。

    “怎么会不妥?”萧云皱眉道。

    “这股力量在你的体内若是不能炼化为自己的力量,那么这股力量一旦暴走就会冲破你的丹田,同时若是外人知道你体内蕴含着这么强大的力量也会觊觎,有一些武学是能够吸走这种力量的。”

    “那如何能将这股力量炼化?”萧云问道。

    “这个···云,你先回去休息吧,最快的适应玄解之力,我也要查一查如何炼化这股传承的力量。”

    萧云感觉到了不妥,体内隐藏着一个定时炸弹,这个始终是不妥。

    柔姑娘面对着月缺冯雷浅笑道:“前辈好像对毒有着专门的克制法门,这种将毒逼到手掌之中在散出去的武学真叫姑娘我大开眼界啊。”

    “小丫头,你自己还敢追到这里来,你到底什么目的?”月缺冯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