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头,你自己还敢追到这里来,你到底什么目的?”月缺冯雷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断魂山的秘密,同时姑娘我也对你和萧懿航的事情很感兴趣。”

    “你想知道的一切我都可以告诉你,但是你需要给我解毒。”

    “交易达成。”柔姑娘浅笑嫣然

    “云,我查到了,要炼化这股力量需要与这股力量相合的内息,你的逍遥诀内功心法可以平衡任何力量,以逍遥诀内功平衡这股力量,将其缓缓的导入到自己的经脉之中。”丰小依道。

    “就这么简单?”萧云道。

    “不简单的,这不似是别人传给你的武功,传给你的只有纯粹的内力和武学,这种封印的力量之中不仅仅是有单纯的内力和武学,怕是还有那人的意识,也就是说这股里面能够融合到你的身上,怕是有着这股力量的主动择主,你要是炼化这股力量可能和这股力量的主人交流。”丰小依道。

    “有这种奇事?单纯的吸取别人的武功为己用,还会残存着先人的意志,这怎么可能?”萧云也是感觉不可思议。

    “奇怪吗?不奇怪啊,你忘了你本身不就有一个这样的存在吗?别忘记了你吞服的那颗血煞之心,你是不是该去趟云雾城见见夫人,或许会给你提供一些帮助。”丰小依提议道。

    “是该见一见夫人了,我还想向夫人问一问这断魂山是什么来历?怎么会出现这么厉害的人物。”

    岳蓝城替天行道的总坛。

    “娘,怎么麻烦你老亲自的跑一遭?”萧懿航笑着将白小蝶等人迎入了总坛之内。

    “孩儿,娘也是担心你啊,这三亿两的金卡可是娘的私房钱,怎么说丢就丢了?本来我也不便出山,不料又接到你的来信说是有人中毒了,娘过来看看。”白小蝶爱怜的看着萧懿航道。

    莫天涯半边身子都已经变得紫黑,整个人已经昏迷,只是时不时的抽搐一下还代表着这个人还活着。

    白小蝶目光就是一凝,他一看就知道这不是普通的蜈蚣的毒,这种毒很奇怪,至少他没有见过。

    以银针取了莫天涯的血,配置了数种解药终是不能见效,眼见着莫天涯身上的紫色之色越来越是多,只要紫色之色覆盖全身莫天涯的这条命也就算是丢了。

    “这是什么毒?这么霸道?”白小蝶眼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要说到毒,有三种毒无解,第一是紫电貂的毒,第二是赤练闪灵蛇,第三就是自己手中的九幽彩蜍,这毒如此霸道连自己都解不了,这莫天涯中的到底是什么毒?

    毒性霸道至极,至少其毒性不在九幽彩蜍之下,这也奇怪至极世上还有什么毒物能够如此霸道,难道是紫电貂?

    随即白小蝶晃了晃头,这种毒绝对不是紫电貂的毒,因为若是紫电貂的毒的话,莫天涯早就死了,紫电貂的毒绝对不会发作的真么缓慢,那么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毒?

    不知道什么毒,但是要解毒,那就需要一种疗毒圣药,说起来还真的有一种解毒圣药善解百毒,那就是幽碧赭兰花蜜。

    想到幽碧赭兰花蜜顿时白小蝶精神一凛,幽碧赭兰自己不是已经种植下一大片了吗,虽然提纯花蜜的办法自己没有参悟出来,不过凝练出解毒的花蜜也是不难。

    当下白小蝶给莫天涯服用了些解毒药以减缓毒性的发作,然后起身出了岳蓝城向着城外一个隐秘的山谷而去。

    山谷隐秘更是以机关、幻阵封锁住了,外人不得而知,如今白小蝶一人来到谷口之外,身影晃动间进入山谷之中。

    山谷依旧,花香更浓,不远处一个竹屋,竹屋的门虚掩着,似有人影,白小蝶上前却是发现其中正蜷缩着一个女子,女子浑身颤抖,看起来痛苦不堪,还时不时的发出痛苦的呻·吟,显然是销·魂丹的药力发作了。

    当初叶可卿就是失身在了这竹屋之内,而这个女子也是继叶可卿之后再此沦陷成为人不人不鬼的存在,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多日的孙剑画。

    白小蝶只是瞟了一眼毒瘾发作的孙剑画却是没有理会,径直的走到了幽碧赭兰花园之中。

    幽碧赭兰成活率极高,虽然白小蝶不知道这点,但是她却是知道自己种植的这片幽碧赭兰生长的很好,这处山谷四季如春,所以这幽碧赭兰也是花开四季不谢。

    但是现在白小蝶却是傻眼了,因为幽碧赭兰的秧子生长的极为旺盛,但是却没有一枝花多,怎么会这样?

    白小蝶来到幽碧赭兰秧子面前看时却是大惊失色,因为这些花朵都是被掐断的,地上还有不少的残骸,这是怎么回事,会是谁来这里搞破坏?

    白小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叶可卿,但是这山谷之中的机关、幻阵密布,叶可卿即使知道这个山谷也是进不来的,更何况叶可卿又怎么会知道这个山谷的存在?那个时候她应该是处在精神恍惚的时候不应该记得这片山谷才对。

    是谁破坏了这里的幽碧赭兰?

    白小蝶心中怒急,自己辛苦养育出来的幽碧赭兰就这么被人糟蹋了,心中怎能不怒,最主要的是现在她的手中可是没有了种子,一旦这批幽碧赭兰枯死之后,就真的失去了这些珍贵的药草了。

    白小蝶拾起一朵残花来,却是一愣,这不像是人为损坏的,却似是动物啮咬的,上面清晰的小牙齿印很细碎,倒像是老鼠咬得。

    “老鼠?”白小蝶有点哭笑不得。

    就在此时身上的九幽彩蜍却是“咕嘎”一声怪叫,当下从白小蝶的衣袖之中跳出,竟是没命似是的向外急逃。

    “嗯?”

    白小蝶心中一惊,何时这九幽彩蜍出现过如此异状,就是在南疆客栈对上紫电貂的时候也不见它如此,难道这里面还有着让它更为害怕的东西,这里面有它的天敌不成?

    它的天敌?九幽彩蜍的天地是赤练闪灵蛇,难道这赤练闪灵蛇会在这里,这怎么可能,而且这明显不是蛇咬得痕迹。

    白小蝶正想着见不远处尚有几朵淡紫色的花朵,突然间这几朵花朵就折了过去,就在眼前消失了。

    破坏者还在?

    到底是谁破坏了白小蝶的幽碧赭兰花丛,白小蝶此行又将遇到怎样的事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