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蝶一个箭步窜了上去,顿时眼睛都要凸了出来,就像是青蛙一样,她看到了什么?

    一条血红色的小蛇盘曲着,头歪在一边,似是熟睡,而在一边一只紫色小老鼠正在啃咬着花朵,只是这小老鼠尾巴硕大,证明她不是老鼠,却似是松鼠,但是白小蝶认得,这也不是松鼠,而是一只紫电貂。(书^屋*小}说+网)

    紫电貂和赤练你闪灵蛇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几乎就在瞬间白小蝶就明白了过来,正是幽碧赭兰花将这两个灵兽引来的,当年百花道的守护圣兽,不正是生活在幽碧赭兰花丛之中吗,自从花弄玉一把火烧了幽碧赭兰之外这两只灵兽就不知所踪,直到南疆的时候在萧懿影身边出现了紫电貂,不料赤练闪灵蛇也出现在了这里。

    紫电貂正抱着一朵幽碧赭兰花啃食,瞪着一双圆鼓鼓的大眼睛看着白小蝶,突然间身子化作一道紫光向着白小蝶扑来,平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白小蝶长袖一甩,同时身形爆退,周身百花盛开竟是挡住了紫电貂的突袭。

    一朵鲜花托住紫电貂,这是劲气所化,同时白小蝶屈指一弹一溜紫烟射向紫电貂。

    紫电貂“叽叽”一声叫,向旁一跳,这溜紫烟击空,同时一张大网裹来,将紫电貂兜住。

    白小蝶善抓毒物,这种捕兽网随身携带,专是抓捕小巧灵兽,一下子将紫电貂兜住。

    紫电貂如网在网中又蹦又跳,同时“叽叽”声叫不绝,奈何却是逃不出捕兽网。

    白小蝶微微一笑,抓了紫电貂这可是难得的圣兽啊,当初这可是百花道的护道圣兽啊,最终还是落在了自己的手中,对了还有那条赤练闪灵蛇。

    白小蝶上前再一看却是一愣,因为赤练闪灵蛇居然不见了,方才还在睡觉的赤练闪灵蛇现在居然消失不见。

    逃了?

    白小蝶运转玄功到了耳朵上、眼睛上,却是真的没有发现赤练闪灵蛇的下落,不见如此自己的那只九幽彩蜍却也是不见了踪影。

    白小蝶顿时心中一惊,九幽彩蜍也属灵兽,即使对上紫电貂也可逃跑,但却是有一天敌就是赤练闪灵蛇,九幽彩蜍遇到赤练闪灵蛇有死无生。

    九幽彩蜍感觉到了赤练闪灵蛇的存在,那么赤练闪灵蛇会不会也感知到了九幽彩蜍的存在,毕竟对于赤练闪灵蛇来说九幽彩蜍就等于是大补药了。

    虽然抓了紫电貂,但若是损失了九幽彩蜍的话那么这损失也是很大的,紫电貂当然比九幽彩蜍极品,但是紫电貂不是自己的,更是不听自己指挥,甚至还会逃跑甚至向自己攻击,而九幽彩蜍却与自己心意相通,死了九幽彩蜍的话这种损失很大。

    白小蝶口中呼哨声响,声音携带内劲传遍整个山谷,但却是未得到九幽彩蜍的回应,这很可能的就是九幽彩蜍真的遇难了,就在此时山谷之外隐约传来一声蛙鸣,这蛙鸣甚是凄厉,似是遭遇了莫大的痛苦。

    白小蝶心中大急,连忙奔出山谷,却是发现不远处一处绿草丛中其中一片枯黄,而且还冒着淡淡的烟气,似是被火烧了一半。

    白小蝶上前看时,却是险些吐出血来,竟是一滩毒血,这毒血是九幽彩蜍所吐,而且很显然这处草丛之中有着搏斗的痕迹,是蛇缠青蛙之后翻滚、摔打的痕迹,是在这里自己的九幽彩蜍遇害了,而且就在不就之前。

    这怎么可能?刚才自己抓捕紫电貂的时候那赤练闪灵蛇还在睡觉,自己抓捕这只紫电貂也不过几个呼吸之间而已,怎么这么一眨眼的功夫这赤练闪灵蛇就跑到这里来了,而且还吃了九幽彩蜍,这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是不可能,但是九幽彩蜍确实是死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赤练闪灵蛇眨眼间就不见了,随后山谷之外就想起来凄厉的蛙鸣,而当自己到的时候九幽彩蜍就连尸体也没留下。

    正当白小蝶疑惑之际,感觉身周有异,抬头看是却发现深陷一个紫色世界之中。

    “是你炼制出了销·魂丹?”紫色世界之中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你是谁?”白小蝶持剑在手警惕四周。

    “交出销·魂丹的解药,饶你不死。”那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不懂的销·魂丹吧,这东西没有解药,姑娘想要解药是不是朋友中了销·魂丹的毒了?你的朋友是叶可卿?”白小蝶冷笑道。

    “废话少说,解药拿出来。”紫色世界之内的人冷冷道。

    “解药没有,销·魂丹我还有一瓶,你要不要?”白小蝶说着拿出一个玉瓶,玉瓶之内盛放着数枚销·魂丹。

    “拿来!”

    “好,我放在这里了,你来拿。”白小蝶说着将玉瓶放在了地上。

    紫色世界之内一阵的翻腾,一道紫色的人影若隐若现,在紫色的世界之中似是隐形的一般悄然接近那瓶销·魂丹。

    刹那间地面蹿起数道黑色雾气,在雾气之中现出紫色人影,同时白小蝶抬手之间数枝银针打出,“嗤嗤”声响不绝。

    那紫色人影不妨被毒阵所困,顿时身中剧毒,同时又被毒针打中,那人梦哼一声倒飞出去,同时紫色世界骤然破碎。

    “以精神力让我产生幻觉,我还以为我的九幽彩蜍已经死了,没想到只是幻觉而已。”白小蝶说着顿时脸色一变,因为草丛之中真的有一片的枯黄,而且那挣扎的痕迹也清晰可见。

    “怎么会这样?我的九幽彩蜍····”

    “哼,当了蛇的点心了。”

    此时白小蝶眼前出现一人身穿紫衣,蒙着紫色面纱,只是脸上泛起了紫黑之气,显然是中了剧毒,只是那人已经将装销·魂丹的玉瓶抓在了手中。

    “你是叶可卿?”白小蝶怒喝道。

    那人正是叶可卿,当初她想起自己受伤被月清明带到一个竹屋并服用销·魂丹的地方就是一个神秘的山谷之内,他记得很清楚那里面有一大片的奇花,这奇花怎么这么像萧懿影描述的幽碧赭兰?

    叶可卿当即起身循着记忆来找那个山谷,不料正遇到了白小蝶,当下跟踪着白小蝶进入到了山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