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解毒丹药解除大部分药性,以巧妙特殊的手法将毒药压制到一点在以内力封印,这里面怎么隐隐有着百花道的解毒秘法,你到底是谁?”白小蝶缓了一口气道。

    “我是谁对你来说重要吗?记着,我救你一次再不会救你第二次,还有告诉元松竹等着我血仙蝶前来取命。”血仙蝶说着缓缓收功。

    赤练闪灵蛇的毒虽然被暂时性的压制住,但是却没有解掉,而且血仙蝶的封印之力正在缓缓的流逝,一旦这封印力量流逝殆尽毒性就会再次发作,看来要趁这段时间找到解决办法才是。

    幽碧赭兰花蜜可解百毒,要是能够配制出幽碧赭兰花蜜来自己的毒就会迎刃而解,只是眼下却没有炼制幽碧赭兰花蜜的法门。

    要寻酿造幽碧赭兰花蜜的法子一者就是阴风谷百花道总坛,但是自己搜寻了无数次的百花道总坛却是没有找到,后来整个阴风谷坍塌,所有的总坛遗迹都被震塌、掩埋,在其中再难找到有价值的东西了。

    阴风谷内的毒气雾霭是防止人闯入的天然屏障,但却是阻挡不住白小蝶,她没有找到就是没有,除了阴风谷的百花道总坛之外哪里还会藏着幽碧赭兰花蜜的酿造之法?

    有,且只有一个所在,那就是南疆百花谷。

    白小蝶相信南宫玉虽然将幽碧赭兰一把火全部烧了,但是绝对不会将幽碧赭兰花蜜的酿造法门也一并毁掉,那是前人的遗产,南宫玉绝对不会就这么简单的将前人的心血、遗产毁掉。

    南宫玉一定是留下了幽碧赭兰花蜜的酿造法门,看来只有前去一趟百花谷才能找到南宫玉最后的藏宝之地,而且传说之中南宫玉还用尽最后的气力炼制了三枚解毒丹名为生生造化丹,是真正的百毒克星,就是紫电貂的毒也不例外。

    “我只能帮你这些了。”血仙蝶说着缓缓转身,只是迈步之际却是身子微微颤抖。

    原来封印住那股毒素也不是轻而易举的,血仙蝶几乎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如今行功完毕,却是身子有些虚脱,走路几乎不稳。

    看着血仙蝶微微颤抖的身子,白小蝶握了握手,地上她的剑斜插着,闪烁着慑人的寒芒。

    刹那间寒光并白茫,一道剑气如花盛开一般激射向血仙蝶的后背。

    血仙蝶一凛,身形一转,伸手间将白小蝶的剑抓住,只是抓剑的手却是微微颤抖。

    剑身紫茫一闪,却是附上了一层毒物,沿剑而上。

    血仙蝶屈指弹剑,身子借机飘开,与此同时手中日月光芒闪烁,澎湃劲气扫荡乾坤,似是日月落尘而至,“落日啸月掌!”。

    白小蝶举剑一击,凌厉剑气裂地而袭,顿时剑气并掌力交接。

    “轰隆”一声爆响,大地起苍茫,山谷中再演混沌开天像。

    烟尘四起翻飞之际,两道身影倏然分开。

    “你还是原来的那样,幸好我对你还有着三分防备。”冷哼轻笑声中血仙蝶飘然而去。

    白小蝶眉头紧皱,本来以为得手的一击,却是落空,自己虽然中毒,但是毒性被压制可以说是实力还无损伤,而对方却是强弩之末,居然拿之不下,这血仙蝶是真的防备着自己留有三分力量,还是她的内力真的高深至此?

    白小蝶预取幽碧赭兰花不成,别说现在没有幽碧赭兰花,即使有提炼出来的粗制花蜜现在也不能给莫天涯服用了,自己还要留着炼制真正具有解毒圣药的幽碧赭兰花蜜。

    圣药幽碧赭兰花蜜并不是直接采集的幽碧赭兰花蜜花的花蜜,其中不断经过提炼,更是加入了许多珍贵的药材以精确的比例添加而得,所以说幽碧赭兰花蜜炼制极难更是有着炼制秘法。

    血仙蝶出了山谷,却是吐出一口血来,方才的强作镇定虽然瞒过了白小蝶,却是骗不了自己,她实在是没想到自己刚刚救了她一命,却是这么快就遭到了她的反击。

    原来血仙蝶是来找萧懿影的,她接到消息萧懿影被人抓到了断魂山上去了,但是断魂山对于她来说太过陌生也太过危险,自己这样贸然前去不但是救不了萧懿影更是会将自己搭上,所以她想寻找一个同盟,她的目的地本来是岳蓝城。

    走到途中血仙蝶感觉到了真气碰撞的波动,知道有人大战,这才赶了过来,不巧的是叶可卿刚刚受伤而去,她没有遇到,她遇到的是中毒的白小蝶。

    血仙蝶想哭,但是最后却是没有哭,换做了仰天狂笑,这笑声之中包括了太多太多的感情,也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沧桑舍弃,其中的痛苦、悲伤和决绝又有谁知?

    妹妹被困断魂山,而除了妹妹之外的唯一的亲人却是要致自己于死地,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血仙蝶寻了一处隐秘的所在疗伤,之后却是打算去一趟天道山了。

    日缺马建最终也没能逃脱死亡的结局,任谁知晓他最终是吞粪而亡?一代枭雄,最终的结局却是粪池。

    自由联盟的信使到了岳蓝城,无论如何说萧懿航都应该给自由联盟一个交代了,现在联盟上下数万口人张着嘴等饭吃,要是没有那三亿两的话,让这些人去喝西北风不成?

    萧懿航也是一个头两个大,眼下莫天涯中毒将死,而白小蝶却未寻回解药,不单单是未寻回解药,而且还身中剧毒,只留下云梦生、姬红霞、展玉辉和梅疏影急匆匆的赶回了天道山。

    对于自由联盟的信使萧懿航真的不能怎样,他只带来陈天成的意思,那就是回丰荫城商讨联盟大事,这就是所谓的联盟会议。

    萧懿航真的是头大如斗,无奈之下先让陆金岚随着信使回到丰荫城,随后萧懿航召集现有人手,紧急的召开了一下会议。

    萧懿航将心腹之人召集到了一处,当然里面不包括新加入的云梦生、姬红霞和展玉辉、梅疏影。

    萧懿航的心腹除了中毒将死的莫天涯之外就是沈四、墨绿和绿萝了,但是沈四向来没什么头脑,而墨绿却是有些不够变通,同时对萧懿航的事情也有些不理解,不支持,几人商议来商议去去最终不得解决。

    绿萝道:“现在联盟内有危机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也是际遇,如果趁机机会将联盟内的势力拉到我们这一边,完全可以一脚踢开陈天成。”

    “这个问题我在考虑,但是如今的局势对我们不利,这三亿两要是拿不出来,我们很难在联盟之中有话语权。”萧懿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