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金岚却是道:“萧帮主既然是拉入联盟的高手,现在联盟正是用人之际,不如考虑让她们加入····”

    “金岚,今日你不要说话,你的态度让我不开心,加入联盟的事情是大事,你身为副盟主,难道这都不懂?”陈天成一句话就将陆金岚的话封住,同时也把萧懿航的打算彻底掐断。

    “无关的人就请离开我们联盟。”孙剑书冷冷的道。

    萧懿航恨不得拍案而走,但是真的如此的话那么自己的计划全都泡汤了,当下心中暗骂了一声,却道:“不知这位南宫姑娘为何会坐着这里,她也不是联盟的人。”

    南宫心怡不是联盟的人,这点谁都知道,但是她却是坐在这里,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谁说南宫姑娘不是联盟的人,她是我梅剑山庄的人,我梅剑山庄是联盟之内的,她自然是。”说话的是丰小冉。

    “她是梅剑山庄的人?哼,不会是刚刚加入的吧?”萧懿航道。

    “是刚刚加入的,怎么?还要给你下个帖子通知一下吗?加不加入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再说了她也不是外人,是我梅剑山庄的副庄主夫人,副庄主夫人坐在这里,自然是有资格的。”丰小冉摇着纸扇,烧包至极的道。

    “副庄主夫人?”南宫心怡像是被噎到了一般,但是没有反驳,眼睛狠狠的瞪向丰小冉,随后又眼露渴求的望向萧云。

    萧云将眼睛睁开,微微一笑,伸手拉住南宫心怡的手,却没有说话。

    南宫心怡是在丰小依的旁边坐着,丰小依挨着萧云,萧云隔着丰小依拉住了南宫心怡的手这让丰小依情何以堪。

    众人谁不明白丰小依对萧云的情意?看着萧云如此的动作,都希望看到一部“激·情”大戏。

    哪知道丰小依只是笑了笑,也伸出手来握在了两人的手上。

    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握手言和吗?萧云和这群女人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最失望的还是龙玉阳了,本来还想着趁虚而入,要是丰小依和南宫心怡因为萧云的变心打起来,那么自己不就有机会了?

    要梅剑山庄内讧,这可能吗?丰小依也不是傻子,怎么会做这种自损门墙的事情,即使心中有怒也不会现在表现出来,否则萧云也不会留在梅剑山庄了。

    萧云需要的女人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可以容人的人,当然这其中的梦倪裳除外。

    “即使是副庄主夫人也不能参加联盟会议,就连庄主夫人都没到,一个副庄主夫人就大喇喇的坐在这里,有些不妥。”萧懿航又抓住一点。

    “谁是庄主夫人没坐在这里,难道你的眼睛瞎吗,还是你那两个罩子是摆设,难道看不到我姐姐坐着我姐夫身边吗?”丰小冉烧包至极的摇着纸扇道。

    “这···”萧懿航真的没语言了。

    “萧庄主,你怎么不说话,我身为一帮之主难道不配你说话不成,总是让一个副手多言多语?”萧懿航转而向萧云发难。

    萧懿航的意思很明白,乃是从侧面的告诉丰小冉,我是替天行道的帮主,而你只是梅剑山庄的副庄主,你和我对话有资格吗?

    有资格吗?当然没有资格,帮主和副庄主直接对话那只能说明自己这边的帮主低人一等或者是那边的副庄主看不起这边的帮主,觉得一个副庄主和你对话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萧懿航不能忍了,这种赤露露的藐视让他无法接受,不仅仅是面子问题,更多的却是替天行道在联盟之中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要是没有了,那么很多事情都很难进行下去。

    萧云松开抓住南宫心怡的手,又松开,同时眼睛又闭了起来,“以其和这种人废话,还不如自修内功,熟悉玄解之力。”

    萧云的声音不大,别人或许听不到,但是丰小依和南宫心怡已经丰小冉都已经听到了。

    丰小依微微一笑,心道:“这才是我的男人,好酷哦,说话都这么有魅力。”

    南宫心怡多单纯啊,一听这话,顿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但是马上感觉不妥,连忙以衣袖掩住。

    笑不露齿,站不依墙,很显然南宫心怡没有做到淑女的典范。

    萧懿航也不是傻子,虽然不知道萧云说什么,但是也知道定然不是好话。

    “我听说萧庄主最近遇到了麻烦,被一个叫日缺马建的人打上门去,还被废去了双臂,不知是真是假?”萧云身后的展玉辉冷笑道。

    萧云闭着眼睛,也不言语,似是没有听到。

    这是什么?这是无视了,简直是把展玉辉的话当成了放屁了,难道刚才没看到萧云抓着南宫心怡的手,要是废去双臂的话,还怎么动?

    当然这些人都不知道萧云身怀阴阳道的至宝阴阳玄解。

    “听说萧庄主双臂受伤,展某不才略懂医术,不如让展某给庄主诊治一番如何?”展玉辉说着已经上前。

    陈天成一皱眉就要阻止,萧云此时却是微笑着站起。

    “你也会治伤?那到要看看你的医术有什么高明的了,我这双手臂确实受伤不轻,正需要治疗。”萧云说着也是向着展玉辉走去。

    展玉辉是用刀的高手,而萧云使用剑的,展玉辉的刀就挎在腰间,而萧云的剑却不知藏在了何处,两人这刀剑交锋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阵仗?

    “要不要阻止一下,这样子闹下去实在是不妥?”龙玉阳小声的对陈天成道。

    “没有必要,萧云一向隐忍,只有在神兵任务的时候见他出过手,谁也不知道他的武功底细,正好借机看一看也好,再者对方是什么人,是天道门的人,让萧云教训教训他们也好?”陈天成眼睛眯着微笑道。

    两人缓缓靠近,就像是老朋友会面一般,表面上看起来平静异常,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接下来的绝对不会平静。

    萧云的实力很多人看到过,但是厉害的却是他的剑,一个没有剑的剑者武功就等于是废了,看着不用剑的萧云有什么本领所有的人都很好奇。

    两人一步一步的靠近,直到不足三尺的距离两人的身形豁然站定,不约而同两人身上的劲气陡然间的爆发,呼啦啦气劲冲击的衣衫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