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玉辉挑训萧云,两人见面顿时剑拔弩张。

    两人身上的气劲围绕在身遭旋转,顿时形成一个罡风风暴,顿时周围的大地寸寸皲裂,并且快速的向外蔓延。

    身边的人快速的远离,以免遭受到了池鱼之灾,此时陈天成也是后悔,悔不该就在此让两人动手。

    成天成忽略了一点,她实在是没想到两人会毫无顾忌的再此动手,依照他的设想两人不过是简单的过过手,最终却是以内力比拼,实在是没想到阵仗闹得这么大。

    两人身上的罡风气劲顿时碰撞,气劲罡风向外一扩,顿时将离得较近的人迫的连连后退。

    展玉辉出掌,掌出如刀,数尺长的刀茫豁然直击,萧云身上淡蓝色劲气笼罩,竟是轰然一拳击出。

    刀茫乃是劲气所化,没想到萧云一拳就将刀茫震碎,与此同时展玉辉的手刀正与萧云的拳头激烈碰撞。

    “轰隆”一声爆响,两人各退数步,每退一步俩个人的脚就深深的印在了地板之下,顿时坚硬的花岗岩地面瞬间被踩的粉碎,碎石尘土飞扬。

    展玉辉顿时吐出一口血来,显然是受了内伤,萧云的嘴角也流出一道血线,显然也是没有得到好去。

    展玉辉的右手缓缓垂下,就在刚刚拳掌交接的刹那,他就听到了几声脆响,那是骨头碎裂的声音,这一击交手却是被废去了右手。

    右手那是运刀的手,展玉辉的右手已废,这名刀客也成为了过去式,至少在一段时间之内,这臂膀是再也不能用了。

    萧云的右臂也是缓缓的垂下,看起来和展玉辉不相上下,俩个人一个吐血一个嘴角流血,俩个人都是低垂着右臂,看起来伤的不轻。

    梅疏影上前连忙扶住展玉辉,双掌抵在他的背后向他输送着内力修复伤势,同时查看他受伤的情况,梅疏影一见展玉辉的伤臂顿时怒气填胸。

    丰小依也是急于查看萧云的伤势,刚要动却被丰小冉拉住,对她摇了摇头。

    丰小依强忍着坐稳,表面上看起来波澜无惊的,如此一来却是给人一种处乱不惊的感觉。

    当然作为山庄的主要领导人员遇到什么事即使是天塌地陷也不能露出惊慌之状,如此一来却是泄了气势露了底细。

    丰小依和丰小冉一个冰冷如雪山沉默不语,一个烧包至极的摇着纸扇对萧云的受伤就像是没有看到一般。

    倒是一边的南宫心怡大惊,连忙上前扶住萧云也和梅疏影一样给萧云疗伤。

    梅疏影不懂医术,疗伤对她来说只是以内力滋养受伤的经脉,而南宫心怡只是不爱学而已,她是懂一点的,至少最起码的医疗手段都会,毕竟江湖儿女刀头舔血的免不了受伤,而峨眉却是有着疗伤手段。

    南宫心怡的双掌抵在了萧云的背后一股温和的内力输入。

    “心怡姐姐,我没事。”萧云说着却是缓缓转身,南宫心怡停止输送内力扶着萧云。

    受伤的人最忌讳的就是走动,要抓紧最后的时机疗伤,因为耽误哪怕是仅仅一个呼吸之间的时间耽搁伤势都可能恶化,而防止伤势恶化的最好就是不动,只要一动难免会让伤势更重。

    萧云被南宫心怡扶住要走,这是强装的受伤较轻而已,因为萧云是梅剑山庄的庄主,他代表着梅剑山庄所以他不能倒下。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萧懿航自然也是一眼就可以看出,他看了看身边的云梦生和姬红霞,希望这两个人出手。

    云梦生上前一步道:“萧庄主慢走。”

    萧云缓缓转身,上下打量着云梦生,“怎么,你还有事?”

    云梦生哈哈一笑,“方才展少侠给萧庄主诊治伤臂,似是没有治好,不如让云某再来给萧庄主诊治诊治。”

    萧云缓缓的推开南宫心怡给她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南宫心怡松开萧云缓缓退回。

    “说实话,这展少侠的医术真的不怎么高明,本来我的胳膊好好的,没想到被她一诊治却是抬不起来了,正要云大侠重新诊治一番,现在这个武林之中庸医实在是太多了。”

    萧云特意的将“云大侠”三个字咬得很重,语气之中充满了极大的讽刺之色。

    “云大侠且慢,梅疏影的医术也算高明,萧庄主的这点伤就让疏影来给他诊治诊治吧。”

    梅疏影说着缓缓收功,原来她已经给展玉辉稳住了伤势,眼下内府受的内伤伤势稳住,但是右手的骨断却是一时半刻难以医治,不过展玉辉的手还有救,断了几根骨头,他的手并不等于废掉。

    但是伤了展玉辉,这让梅疏影心中怒火中烧,她决议要给展玉辉报仇。

    云梦生自然是清楚梅疏影的意思,当下点了点头,扶住展玉辉退后,而梅疏影却是一步步的走向萧云。

    一步一运气,一步一提力,梅疏影更是女中巾帼,不输男儿,脚一踏整个会议大厅都在颤抖,一甩衣袖脚下大厅之内土石隆动。

    梅疏影身上的气势一步一提高、一步一上台阶,此时整个人都似是一把出鞘的刀,锐不可当,似有劈山裂海之威。

    “两位,伤势可以稍后再医治,你看,你们疗伤不要紧这都把我的会议大厅毁了,毁了会议大厅不要紧,怕是我的整个联盟总坛都要被你们毁了。”陈天成打断两人道。

    陈天成一来是想试探下萧云的力量,二来也是要打击一下萧懿航等人的嚣张气焰,没想到看萧懿航的意思是要再此置萧云与死地了。

    但是这可能吗?那个烧包少年什么实力没人知道,但是丰小依的实力所有人都是清楚的,同时还有一个常败将军南宫心怡。

    常败将军南宫心怡是龙玉阳第一个叫出来的,也是开玩笑的话,因为南宫心怡每战必受伤,每战必吐血,所以有了一个常败将军的名号。

    飘渺月影南宫心怡不知何时在自由联盟内部就有了一个常败将军的名号,但是南宫心怡的武功大家可都是知道的,这“飘渺月影”的名号也不是白叫的,怪只怪南宫心怡的运气不太好,总是遇到强敌,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南宫心怡实在是不知道变通了,每战必硬战,也不懂的技巧和战法。

    但是南宫心怡的武学联盟的人都是知道的,至少陈天成相信自己与他相争的话讨不到好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