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倪裳和萧懿航手牵手进入包间,萧云等人看的真切,众人都是不语,萧云脸色不太好看,同时他手中端着的酒杯无形间的化成了粉末。(书^屋*小}说+网)

    这个时候已经不能用言语说什么了,梦倪裳什么时候和萧懿航走到了一处,看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再傻的人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梦琉璃银牙碎咬,当初自己把萧云救回云梦居山谷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心系眼前的男人,又是为了他勤学苦练,出了云梦居之后又是处处经营,但是最终却是自己的妹妹也看中了萧云,自己只能退而让步。

    但是萧云终究是自己心中所爱,见妹妹红杏出墙,萧云如此痛苦,内心就是剧痛无比,欲要上前安慰却是又不知从何说起。

    丰小依也是不知如何是好,左右为难,见梦倪裳红杏出墙心中却是心中一喜,觉得自己这么多日的等候终于有了机会,但是见到萧云如此悲痛,她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只是不知道如何安慰。

    丰小冉走到丰小依身边,碰了碰她,示意着丰小依上前,但是丰小依却是不知如何安慰,踌躇不前。

    南宫心怡就是一个单纯的傻姑娘,还不知道梦倪裳和萧懿航一同拉着手出现意味着什么呢,只是很奇怪气氛怎么会突然的诡异起来,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不知怎么了。

    白菲微微一笑,却是拉住萧云的手,然后对大家道:“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啊,你们知道禁宫秘钥吗?”

    白菲一句话顿时把大家惊醒。

    要不是场面尴尬,白菲是觉对不会将禁宫秘钥的事情抖搂出来,本是是要偷偷的告诉萧云的。

    “禁宫秘钥?那是什么?”在座的知道的人不多,绝对不多,有且只有有数的几个。

    萧云和南宫心怡是听说过,但是具体是什么却不知道,要说对禁宫秘钥清楚的就是丰小依和丰小冉了。

    姐弟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也不言语,但是心中却都是翻腾不已。

    “白菲姑娘,给我们讲讲,这禁宫秘钥到底是什么?”陈天成道。

    似乎这一刻所有的人都忘记了梦倪裳和白菲的事情,即使是当事人萧云也是对禁宫秘钥感到了好奇起来。

    白菲握着萧云的手,阵阵的温暖传了过去,让萧云一时恍惚,曾几何时这种熟悉的感觉···

    “禁宫秘钥乃是打开禁宫的钥匙,这禁宫是什么大家不知道清楚不清楚?”白菲说着看向众人。

    “应该是一个神秘的存在,能够被成为禁宫的地方那绝对是神秘的不易到达的地方。”杨人九道,“在整个武林之中宝藏数不胜数,但是要说到最出名的就是三十年前萧百荣的宝藏,说不定这禁宫与萧百荣的宝藏有着什么关系。”

    “不亏是联盟的智囊,没错,这禁宫就是当年萧百荣萧盟主的陵寝地宫。”白菲一句话顿时所有人都吃惊非常。

    “三十年前锦圣萧百荣一扫正魔两道,但是之后他的性情大变致使武林新遭浩劫之后又临浩劫,不料萧家寨却是突逢劫难,萧百荣一夕身亡,但是这些年来收缴的宝藏却是不翼而飞。”

    “十大神兵不是已经现世了吗?”陆金岚不屑的道。

    “十大神兵是现世了,但是又有谁知道十大神兵本来就没有放在禁宫之中?任是谁也不清楚萧百荣聪明绝顶,早就预料到了自己将死,并且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将十大神兵放在了云雨山上,并让魔教三老看守着,而前不久十大神兵现身也是有人促成而已。”白菲接着道。

    萧云心头一震,魔教三老,那岂不是自己的师傅,原来自己的师傅果然是魔教之人。

    “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陆金岚又是问道。

    “陆师妹,你说我是怎么知道的?”白菲微笑着回答。

    陆金岚不问了,也不敢再问了,这还用问吗,这一定是血仙蝶告诉她的,白菲作为五魔女之首,虽然至今未踏入意境但是五魔女之首的地位依旧是不能撼动,而自己虽然掌握凤凰谷和朱雀谷两大势力,但是依旧不得到血仙蝶的信任,否则白菲知道的事情她没有理由不知道。

    “白菲姑娘你接着说。”陈天成道。

    “萧百荣死后他的尸体在哪里,他的那些财宝已经武学秘籍都在哪里?这都成为了一个谜,但却也有知情人,毕竟将萧百荣安葬的人就知道一切不是吗?”

    顿时所有的人都明白了,有人将萧百荣安葬在了神秘的陵寝之中,而且大量的宝物和武功秘籍等等都成为了他的陪葬物封死在了陵寝的地宫之中,这就是所谓的禁宫。

    “禁宫所在是个谜,当初萧百荣的秘密陵寝建造完成之后将其刻绘在了一块血红玉佩之上,而这块血红玉佩被人分成十二份汇成十二生肖图样,而萧百荣在临死之前早就做好了安排将这十二生肖玉佩分派给了十二门派,只要聚起这十二生肖的血红玉佩就能找到禁宫所在。”白菲道。

    “咦,你说的血红玉佩是这个吗?”南宫心怡说着竟是一伸手拿出一个玉佩来,乃是兔形。

    当初南宫心怡遵照先师遗嘱将这兔形血红玉佩交给他的后人,当初她见到萧懿影之后就给了萧懿影,而萧懿影却是还给了她,让她拿给血仙蝶,由于南宫心怡一直没见到血仙蝶这兔形的血红玉佩就一直在她身上。

    丰小冉顿时扶额,但是现在想要遮掩也是不能啊,这样的宝物怎么可以随便的拿出来呢?但是东西已经拿出来了,赛是塞不回去了,只得心中暗叹:好单纯的女子啊!

    血红玉佩晶莹剔透,只是其中点点红色似是鲜血,但是这血红玉佩拿在手中却是并不显示其他的特征。

    “这血红玉佩没什么特点啊?”南宫心怡上下翻看着血红玉佩,其上并未有什么不同。

    “其实我身上也有一块血红玉佩的,这块玉佩是掌门师姐给我的,据说是昆仑派的那枚血红玉佩乃是龙形。”白菲说着也拿出一块玉佩来,正是龙形玉佩。

    两块玉佩虽然形状不同,但是材质一样,这点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