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菲道出了血红玉佩的秘密,当下自己也拿出了一块龙形的血红玉佩出来。

    “你试着输送些内力到玉佩之中,看看会出现什么情况?”

    白菲说着向玉佩输送了一些内力,顿时血红色的光芒亮起,玉佩之中似是有着光芒流转,而这些光芒连成不同的粗细线条,甚至现出山川、河流图样来。

    只是单单的龙形玉佩显示出来的图样确实有限,众人也看不出什么。

    “咦,那我还没有这样试过呢。”南宫心怡说着也向血红玉佩输入一些内力,顿时也显出了不同的线条来,但也是看不出这是哪里。

    看来两块血红玉佩确实有限,不能显示出禁宫位置所在,但是在座的所有人都相信了这十二块血红玉佩之中藏着大秘密。

    “白菲姑娘可知这十二块血红玉佩都在何处?”陈天成道。

    “这个我却是不知了,掌门师姐也没有说,不过血红玉佩当是存在不假,先不说这血红玉佩了,主要的还是禁宫秘钥。”白菲道。

    “对、对、对····”众人连忙道。

    “禁宫秘钥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开启这禁宫的钥匙,但是这钥匙绝对不是普通的钥匙具体是什么没人清楚,但是却有人知道下落。”

    “在哪里?”龙玉阳好奇的问道。

    “当初萧百荣有几个红颜知己,其中最要好的有两个,当然这两个之中却是没有他的妻子白小蝶,这两个人乃是两姐妹正是当初百花道的道主和大护法,正两人正是花弄玉和花怜倩,两人的俗名乃是叫做南宫玉和南宫倩。”

    “两姐妹为了萧百荣撕破脸皮,一个奔走南疆建立百花宫,一个远遁北方建立冰宫不泪天,誓死不相往来,但是任是谁也不清楚就在萧百荣临死之前冰宫宫主南宫倩接到南宫玉书信,而后披星戴月赶往南疆,三人在百花谷相聚。”

    “之后南宫玉留在百花宫中,南宫倩回到冰宫不泪天,而萧百荣赶回萧家寨庆贺他的儿子百日诞辰,而就在萧百荣回到萧家寨的那一日萧百荣身亡,南宫玉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伤心欲绝,为情自杀,南宫倩发誓终身不离冰宫,不料在十年前掌门密室之中被人下毒,中毒身亡。”

    “而我们的掌门师姐就是南宫宫主的传人,这一切都是南宫宫主所传,南宫宫主临死前留告诉了掌门宫主血仙蝶一个秘密,同时还留有遗物,其中一件就是禁宫秘钥,而另一块禁宫秘钥却是给了南宫玉。”

    “南宫玉为情自杀,却是没有留下传人,所以这禁宫秘钥一定还在百花宫内。”

    白菲娓娓道来,倒是让人震惊无比,尤其是萧云感到心中震撼无比,实在是没想到二十年前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

    “百花宫内有一处秘境,乃是宫主寝宫,自从南宫玉死后这处神秘之处就再也没有现世过,之后花弄鱼出世,百花宫重现江湖,但是这花弄鱼圣女始终也不是南宫玉圣女亲自传承的,所以她并没有得到这禁宫秘钥。”

    “最新消息,花弄鱼圣女在前不久秘密离开天道山奔向了南疆,其中还有两大高手相陪,其中一人名叫春不败,具体门派不知,但是武功高强,尤其是内力深厚,而另一个乃是武当新秀名曰宁非子,武功也是高深莫测,这三人奔向南疆其目的怕是这禁宫秘钥了。”

    “同时还有一点,掌门宫主在冰宫被人偷袭,失去了这禁宫秘钥,宫主虽然得以保命,但是却不知这秘钥去向,怀疑拿走秘钥的是天道山之人,若是让花弄鱼再拿到另外一枚禁宫秘钥的话,他们已经具备了打开禁宫的必要条件。”

    “而且,禁宫所在地的地图虽然是刻录在十二枚血红玉佩上,但是若是得到其中半数以上的话,绘制出相关的图形很容易判断出禁宫所在地,所以其实并不是必须聚起这十二枚血红玉佩才可以知道禁宫秘钥。”

    “据我所知武当宁非子手中有一枚血红玉佩,明月阁展玉辉手中有一枚血红玉佩,星月刀门云梦生手中还有一枚,其他的在哪里我也不清楚,或许那春不败手中也有一枚也说不定,如此一来天道盟却也是占了先机了。”

    白菲一席话,顿时让所有的人都震惊了,按照白菲的说法天道盟取得禁宫宝物的机会要远远大于自由联盟了,天道盟早已在谋划禁宫宝物,而自由联盟还对这禁宫财富居然不知,这差别可是大了去了。

    白菲最后道:“掌门师姐对天道盟有着血海深仇,但是掌门师姐现在受伤未愈,所以不方便出手,但却是托我将这血红玉佩送给盟主。”

    南宫心怡也是顺水人情,那图形玉佩也送到了陈天成手中。

    萧云道:“正巧我要去一趟南疆,这禁宫秘钥的事情就由我来完成好了。”

    陈天成想了想,拱了拱手,“那就全依仗萧庄主了。”

    白菲等人回到梅剑山庄,梦倪裳已经没有回来,萧云委婉拒绝了众人独自来到后院之内,吹着夜风看着天空,脑海之中不断的浮现着云梦居的一切。

    “云,怎么整日的不见人,也不陪我玩!”

    “云,我们去玩吧,你陪陪我好吗?”

    “云,我们去划船好吗?”那是在云梦居的时候。

    “云,你出山了,怎么不来寻我,我可想你呢···你···有没有想我?”

    “云,姐姐都已经有了姐夫了,看他们好幸福的,真羡慕,云,我们什么时候····”那是自己出山之后与梦倪裳见面的时候。

    “云,你真坏,弄得人家那里痛死了,不过人家好舒服,也感到好开心,我···还要····”那是两人浓情蜜意的时候。

    那一次,就是那一次,自己受到了煞气的影响,又恰逢其会的遭受到了柔姑娘幽冥魅力的攻击,难以自控而与梦倪裳发生了关系,之后昆山城下梦琉璃为他和梦倪裳证婚,两人结为夫妻。

    是什么时候她移情别恋,是什么时候让她对自己失望,自己对她不好吗,还是萧懿航太优秀了···萧云望着满天的乌云,吹着冷风开始反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