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知道梦倪裳再也难以挽回,自从萧云把她从丰荫城接回梅剑山庄之后梦倪裳就一直的躲着自己,而且甚少出门,没想到自己前脚到丰荫城她后脚也就到了。

    萧懿航也是刚从岳蓝城回到丰荫城的吧,梦倪裳又是如何知晓的,自己暗影堂也仅仅是刚刚得到消息,而梦倪裳已经得知了,难道梦倪裳比自己还有着更加完善的消息来源?

    萧云吹着冷风,不远处走来一人,那人衣衫飘摆,似是仙女临凡,只是面带犹豫,仙女也是人,也有人的七·情·六·欲,各种烦恼,来人正是梦琉璃。

    梦琉璃缓步走到萧云身边,抬着头和萧云看着天空,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琉璃姐···”萧云回头看了看梦琉璃,只是淡淡一声呼唤。

    一声呼唤,几多感情,曾经的情意压制在心头,只是因为不愿伤了眼前的亲人,只是现在亲人移情,情意深种的两人又将如何面对?

    “云,霓裳她···”梦琉璃也是不知如何是好,如今梦倪裳的红杏出墙已经彰显在世人的眼前了,这又如何遮掩?

    梦倪裳红杏出墙的事情梦琉璃不是不知道,当初梦琉璃找到梦倪裳的时候就知道梦倪裳和萧懿航在一起,而且当时她就把两人抓个正着,梦琉璃当然是知道她与萧懿航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所以强行的将她拉走。

    梦琉璃也是预防着这件事被萧云发现,对梦倪裳更是多言劝说,这才让梦倪裳懊悔不已,发誓与萧懿航断绝来往,并且一直的住在神女剑派的驻地,直到萧云将她接回梅剑山庄。

    梦倪裳能够忘记萧懿航吗?

    忘记一个人其实很难,一个男人要是出了轨,劈了腿,那只是一时的冲动,其实他的心中还是以家为重的,但是女人一旦出轨了,心与人就完全的出轨了,就像是出了轨的火车势难回头的。

    萧懿航还没有回到丰荫城的时候绿萝就悄悄的到了梅剑山庄,本来还在犹豫的梦倪裳被绿萝三言两语的说动起身去见了还在丰寰城的萧懿航。

    萧懿航早就到了丰寰城,并且准备好了两人的“洞房”,梦倪裳出了梅剑山庄就被绿萝引到了萧懿航的住所。

    绿萝趁机溜走了,梦倪裳单独的面对着萧懿航也是感觉不妥,来的时候一时冲动,但是见了面又是懊悔异常,人想走,脚步却是难以移动。

    萧懿航拉着梦倪裳的手,让她做到身边,梦倪裳本想着挣扎,却是不知阴阳合·欢印正在被萧懿航催动。

    看起来柔和微弱的粉红色光芒罩住了梦倪裳,让人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很快在阴阳合·欢印的作用下梦倪裳就有了强烈的反应,身体之内一股异样的情绪爆炸般的发作起来。

    梦倪裳只是以为自己寂寞的久了,心中思念着萧懿航久了,就像是醇酒一样,越是窖藏越是醇香。

    小居一夜释春意,不待追忆已恍然。

    这一夜的缠·绵,这一夜的恩·爱,让梦倪裳感受到了从未体验过的快意美感,她实在是没有想到原来那事居然会让人如此快活,这种快走在萧云身上从未体验过,即使是在萧懿航身上以前也是没用体验过,或许是两人不是真情的吧,不是心与灵的彻底交融,所以并不得到如此美感。

    自以为得到了真谛的梦倪裳在这一刻已经完全的投入到了萧懿航的怀抱。

    本来萧懿航去丰荫城参与联盟会议,让梦倪裳先回梅剑山庄,不过刚刚一夜销·魂的梦倪裳怎么舍得,执意的要跟来。

    跟来就跟来吧,本以为萧云已经回转了梅剑山庄,在联盟会议结束之后萧懿航却是拉着梦倪裳去饱餐一顿,同时还有些要事和梦倪裳商议,却不料萧云等人根本就没走,巧不巧的和萧懿航等人居然在同一处吃饭。

    “琉璃姐,霓裳的事情是我先对不起她,当初在丰荫城的时候是我意识不清侮辱并占有了霓裳,是云的错误,但是云也是要对此事承担,无论霓裳如何,我都不会责备她,除非是她自愿离开我,否则我不会对她怎么样。”

    萧云看着天空翻腾的乌云就像是自己的心情一般,此事她的内心之中有一股强烈的煞气冲击头脑。

    “云,我知道你的性格,这点也是我所看重的。”梦琉璃脸上泛起了红霞,“云,你对我的情意我清楚,我对你的感情不知道你明白不明白?”

    “琉璃姐···”萧云突然有一种冲动,有一种想要将梦琉璃推倒的冲动。

    “我喜欢着你,一直的喜欢着你,只是因为有了霓裳在前,我不能和霓裳争,但是霓裳···她已经退出了,云,我们····”梦琉璃越说脸上越是发烧。

    萧云一时的冲动,一下子就拦住了梦琉璃的腰,同时就要吻下去,就在此时却是传来一阵欢快的歌声。

    歌声轻快,犹如黄鹂啼鸣,虽然声调不高,却是传达出了歌唱者欢快的心情。

    月半暝晚风拂衣

    桃花季霪雨如诗

    你的一丝笑意引我满心欢喜

    你若无声无语忐忑不已

    昨夜梦中鸳鸯池带不走伤悲

    早已忘记你的离开

    昨夜梦中鸳鸯池谁醒了回忆

    纵使相逢无期

    昨夜梦中鸳鸯池带不走伤悲

    早已忘记你的离开

    昨夜梦中鸳鸯池谁醒了回忆

    只愿回去那段平凡日子

    梦倪裳哼着歌走来,欢快的就像是一只小鸟,丝毫没有避讳别人的目光,她就像是阳光下的精灵一般,舞蹈雀跃。

    梦倪裳的歌声一下子却是惊动了两人,萧云揽着梦琉璃腰的手分开了,同时又转过身去抬头望着翻滚的乌云,只是一颗心却是砰砰直跳,心中也在奇怪自己怎么会这么冲动。

    太冲动了,真的是太冲动了!

    萧云将体内的煞气压制在心头,虽然是望着天空却是全身心的压制体内的煞气,他知道单任凭体内煞气翻涌,会出现意想不到的事情。

    “咦?姐姐,云,你们在这里干嘛?吹夜风吗?”梦倪裳心情愉悦,整个人也都欢快的像是一只雀跃的小鸟,见两人在一起丝毫没有觉悟。

    梦倪裳欢快欣喜的回到梅剑山庄,又将发生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