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倪裳哼着歌,欢快的回到梅剑山庄之内,“咦?姐姐,云,你们在这里干嘛?吹夜风吗?”

    “霓裳,我们在这里吹风看月光呢,你呢,这是去哪里了,刚才云没有找到你,着急的不行。”梦琉璃理了理头发,平复了一下躁动的心情,开口道。

    “啊,我啊,只是出去逛了逛,好无聊的呢。”梦倪裳说着走到梦琉璃的身边,抬起头来却是一愣。

    “咦,哪里有月亮?”梦倪裳只看到了翻腾的乌云,似是要下暴雨一般。

    “月亮藏在了乌云之后,你看不到。”萧云说着转身向后院去了。

    “姐姐,云说话好奇怪呢,既然没有月亮还在这里看什么月光?姐姐你也是,云在这里瞎胡闹,你也陪着在这里疯。”

    梦倪裳丝毫没有察觉萧云和梦琉璃的神色不妥,只是梦琉璃的神色又变。

    “咔嚓”一声响,一道闪电倾斜下来,顿时又见电闪雷鸣,随即“呼”的一声大风起,吹得草木折,树叶乱舞树枝都被刮断,与此同时豆大的雨点落下其中夹杂着栗子大小的冰雹。

    “哎呀,下冰雹了,快进去躲躲····”

    梦倪裳说着拉着梦琉璃就要向后院躲,梦琉璃却是拍开梦倪裳的手,“霓裳,你且好自为之,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记住姐姐说的话。”

    看着梦琉璃的身影消失在雨幕之中,梦倪裳只是感到奇怪至极,但是栗子大小的冰雹噼里啪啦的落下来,让梦倪裳也是来不及细想,连忙的跑回自己的屋中。

    萧云和衣而卧,梦倪裳进的屋中,却是想要换换自己被雨淋湿的衣服,只是她却是怔住了。

    自己已经是萧懿航的人了,而此时屋中的人是萧云,自己怎么能够在他的眼前换衣服?

    梦倪裳端坐着梳妆台前双手托着腮,看着模糊的镜中人影,不由自主的却是想起了萧懿航来,不知不觉间嘴角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霓裳,衣服湿了也不换换?”不知何时萧云居然到了背后,梦倪裳居然都没有发觉,或许是夜晚,屋中只有一展红烛,烛火摇曳太暗,自就没有发现罢了,更或许是自己想的太入神。

    “天很晚了,脱了衣服,睡吧。”萧云说着一只手搭在了梦倪裳的肩膀之上。

    “啊,脱衣服?”梦倪裳一惊,伸手下意识的就将萧云的手拍开,随后却是感觉不对,现在自己是他的妻子,丈夫给妻子宽衣解带本来就是正常,自己这么激烈的反应是为了哪般?

    “怎么了,霓裳?”萧云不解的问道。

    “没···没事···”梦倪裳支吾着道。

    “你不冷吗?衣服全湿透了。”萧云担忧的安慰道。

    “我不冷,没事。”梦倪裳正说着顿感一股寒气袭体,不由得一阵身子颤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喷嚏。

    “你看,还说不冷,是不是着凉了?”萧云说着又向梦倪裳伸手。

    “我真的没事,对了,姐姐还在外面等着,我去给姐姐送伞。”梦倪裳说着取过油纸伞,竟是顶着冰雹向外跑去。

    萧云看着消失在雨幕之中的梦倪裳不由得握了握拳头,果然一个变了心的女人是在也无法挽回的。

    “咔嚓、咔嚓”一道淡蓝色的气劲延展出去,顿时淡蓝色气劲所过之处尽皆化作坚冰。

    萧云踏着坚冰迈出只得卧房,很快雨水落下,坚冰却是缓缓融化,不消片刻就恢复了原样,只是满屋之中的寒气却没有散尽。

    雨幕遮天蔽日,栗子般的冰雹下了一阵之后就越来越小最终消失了,但是雨势却是不见小,深秋季节很少有这么大的雨,这不像是深秋的雨季。

    大雨倾盆落地溅起的水点溅起层层雨雾,遮挡视野,远远望去天地一体,朦朦胧胧,又加上这是个夜晚,风大雨大的,就俩护院的狗都躲在窝中一动也不动的耷拉着耳朵。

    梅剑山庄之外出现了上百个人影,这些人身披蓑衣,任凭着雨水打到身上却是滴水不沾,直顺着蓑衣流下。

    同时还有几辆大马车,车篷之上也盖着厚厚的蓑草,即使是再大的风雨也不能湿透其中的分毫。

    几辆马车上百的人就停在了梅剑山庄之外的一个隐秘所在,领首的那辆马车帘栊一挑,走下几人,正是萧懿航等人。

    众人等了片刻,从梅剑山庄之中走来一道人影,人影在雨幕之中显得有些单薄,这人居然打着雨伞,只是油纸伞在这么大的暴风雨中显得多么的无助,那人的衣衫早已湿透,只是头上还是很干燥的。

    “霓裳你来了。”原来来人正是梦倪裳。

    “我来了,事情已经办好了。”梦倪裳说着竟是拿出一串钥匙和几枚令牌。

    “怎么这么容易拿到?”萧懿航身边的的姬红霞问道。

    太过顺利的事情就会有所蹊跷,梅剑山庄的藏宝阁绝对是把守森严,当初萧懿航可是见过的,也和大家讲述了一遍,没想到事情这么简单就被梦倪裳拿到了钥匙。

    “很简单的,我是庄主夫人嘛,山庄的一切都是我的,这很简单,再说了这些时间山庄里面似乎没人。”梦倪裳甩了甩头,轻快的笑道。

    “霓裳,先换换衣服,穿上蓑衣别冻着了,着凉了可就不好了。”

    梦倪裳点了点头,感觉到心里暖烘烘的,而且不仅仅是心里,就是身上也是暖的,说也奇怪,怎么在自己的屋中那么冷,反而淋了雨了全身又暖了?

    梦倪裳当然是不知道萧云的寒气让梦倪裳打寒颤打喷嚏。

    绿萝和墨绿早就准备好了衣服和蓑衣,给梦倪裳换好,三人又从马车之中出来。

    “山庄之中怎么会没人?”萧懿航问道。

    “都去云雾城了,山庄之中只留下一些普通的庄员,当然还有萧云、我和两位副庄主。”梦倪裳道。

    “去云雾城了?什么时候的事情?”萧懿航顿时紧张了起来,眼下的十天之约已经启动,现在整个梅剑山庄的人都去了云雾城,这件事就不是小事。

    “有一段时间了呢,对了,上次说是有几亿两的银子不好运到云雾城,怕是一个不好就被人劫了,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梦倪裳这么一说,顿时萧懿航就气的七窍生烟。

    萧懿航听到了什么消息焉何如此气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