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施展出了沧海怒卷,力震八方。一招,仅仅一招,就将众人打的吐血败退,即使是姬红霞也没有讨得好去,被沧海怒卷震的气血不稳。

    萧云也是震惊无比,他没想到沧海怒卷居然这么厉害,简直与叶可卿施展出来的威力不相上下,原来两人的武功居然如此接近了,还以为自己相差她太远呢?

    差距依旧是存在的,只是萧云尚不清楚这一招的威力和这一招的精髓,他施展的沧海怒卷虽有其形,却是漏洞百出,不料这暴雨却是不但弥补了这一不足,更是有了大幅的增强,内力催动水滴激射八方,威力更胜当初叶可卿施展的沧海怒卷,只是萧云看起来和叶可卿在茶摊施展的时候威力相似。

    萧云一招退敌,这一招立威足以震慑众人,在联盟会议大厅之中打败展玉辉,又轻易打败梅疏影已经让很多人震惊,这一招出却是更让众人惊骇。

    姬红霞手中剑一挥荡开雨幕,同时也是发觉了不妥,这暴雨让萧云得益匪浅,萧云的意境对于这暴雨的运用实在是妙之毫巅,在这一刻却是人和抵不过天时、地利。

    “撤!”姬红霞向众人示意。

    “走!”萧懿航也是受伤吐血,身上出现数十个并不深的血洞,也是被震惊非常。

    “想走,以为我梅剑山庄是旅游胜地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萧云剑势旋斩,搅动一片水幕,却是极招再次酝酿。

    “诨海天光!”

    这一刻虽无天光,但是这一时这一刻却也是恰逢天时,浑海天光卷起一道水龙袭向众人。

    叶可卿当初在海岛之上参悟武功,脚踏海波在水面之上练习剑术,一来是练习绝世轻功,二来是借助海潮起落练习武艺,而就在其中参悟出了浑海天光和沧海怒卷绝招。

    这一刻虽不是在海上,但是暴雨已经让地面积水,诨海天光这一招的威力也是大大增强。

    这一刻许多人的眼中都露出了绝望,这一招的威力让谁都看得出来足以让在场的大多数人送命,即使是姬红霞也不敢硬抗这一招,在这一招之下即使能够挡的下诨海天光,却是挡不住激射而来的雨滴。

    就在此时一股热浪席卷,似是熔岩横流滚滚而来,穿透雨幕,熔岩所过之处大地迅速干燥,同时水汽蒸腾就像是冷水滴到了火热的铁板烧一样滋滋直响,顿时雾气蒙蒙,让人看不清一切。

    一道血色光影在雾气的朦胧掩盖之下骤然闪现,只是这一抹血光稍纵即逝尚不及看得真切已到萧云眼前。

    就在此时漫天的雨幕似是被硬生生的撕裂一般,一股紫色旋风席卷而至,同时随着紫色旋风而来的竟是卷龙剑势。

    势如卷龙,龙卷翻海,直卷向了那道血影。

    那血影急旋,顿时现出日月光芒,日月交错旋杀,与紫色龙卷铿然一记对撞,顿时紫龙散日月影消。

    “紫云?”血光闪动之中一声惊异,同时更含激动。

    随后暴雨随浪卷,大地都被掀起,漫天的雨水顿时倾斜,向着血影卷去。

    血影翻飞,强烈的日光照耀,顿时黑夜已成白昼,日光一个扩散竟是爆炸开来,顿时炸开漫天席卷的雨幕,同时一只雪白的玉掌翻飞,顿时拍飞下落的雨水,这些雨水覆盖着血红色的劲气向着紫色风暴之内激射。

    淡蓝色的光幕亮起,竟是化解了雨滴的激射,同时雨滴化作冰凌反向击杀。

    刹那间的交锋,短暂的交手,双方已经探出对方虚实,两人武功、内力不相上下,可谓是势均力敌、半斤八两,不过天时所因,一个修习的功法因暴雨受制,一个勤练的武功因为暴雨而增幅,这一增一落之下,交手的双方心知肚明。

    刹那间又是强招相对,冲天的劲气将大地掀翻,同时搅动厚重的乌云,似是乌云都被搅散,这一记的碰撞之下,地面赫然一个深大数丈的大坑,雨水哗哗的向着坑中流淌。

    在深坑两侧各站一人,两人对视对方,片刻之后其中一人微微一笑,身化一道血影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激战之刻萧懿航等人趁机逃走,萧云也没有来得及追赶,他与来人并肩而立。

    “叶姐姐,你怎么来了?你的伤势好了?”来人正是婉媚幽兰叶可卿。

    “不过是中了毒而已,小烦姑娘的医术和解毒术真是让人钦佩,而且我也不放心你。”叶可卿道。

    萧云脸上依旧是化不开的愁容,“没事就好,眼下还要叶姐姐多多提携。”

    萧云不想回到梅剑山庄,这个时候梦倪裳应该还在,他不想与她见面,同时觉得也没有见面的必要。

    “我陪你走走!”

    叶可卿知道萧云的心情很糟,但是她的心情又何曾好过?叶可卿爱慕着萧云,但是她已经是残花败柳,她已经配不上萧云,她只能将这份爱深深的掩藏在心底。

    暴雨都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这场暴雨却是不同,瓢泼般的大雨一直持续了一夜,天明了,云收了,但是好好的一个丰寰城已经成为了河泽。

    不仅仅是丰寰城,丰荫城、云雾城、岳蓝城···周围的一切都被雨水淹没。

    大水褪去可不是一日半日,这可是距离那十日之约是越来越近,如此一来下个月攻打下云雾城那就成为了笑话,而且十日期限一到那三亿两银子就像是催命符一样的催着萧懿航。

    看着大水淘淘,萧懿航看着奔流不息的浑浊河水,他的心也似这河水一样的浑浊。

    一道血色人影踏着翻滚的混浪而来,恰似是一个仙蝶翩翩起舞。

    “呵呵,我的好弟弟啊,你看起来并不十分好,你很能让我失望啊。”来人正是北雪寒霜血仙蝶,此时落在萧懿航身边笑道。

    “姐姐,弟弟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却依旧是一事无成?姐姐,那你为何不让我修习精深的武学,哪怕是伪意境也好,总不能被人追着打,憋屈死了。”萧懿航愤怒至极。

    萧懿航居然是血仙蝶的弟弟,两人见面,又将给武林带来怎么的巨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