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剑山庄三人正在讨论着大事。

    “我也看出来了,他的刀法真的很厉害,至少我与他相争的话,要是我的底牌尽出的话,相信也能胜他,不过将付出惨重的代价,这里面还不包括他有别的底牌,若非生死想拼的话我们之间比斗,胜负在五五之间。”丰小依说的也是很郑重。

    “真的这么厉害?”丰小冉有些不相信。

    “元浪的武功那么厉害,背后更是有着天道正教的支持,居然拿一个自由联盟没有办法,难道你真的以为自由联盟之中没有高手不成?不仅如此,自由联盟之中还有其他高手,只是不知这高手隐藏在和何处,你以为单单一个陈天成就可以掌握这么大的一个自由联盟?”萧云道。

    “我明白了,陈天成是扮猪吃虎,也就是说即使没有我们梅剑山庄他也能够摆平冰宫的报复,但是他偏偏却像我们伸手,这里面真的就耐人寻味了。”丰小冉道。

    “那姐夫的意思是?”丰小冉眼珠转了转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与琉璃姐的关系虽然不错,但是由于霓裳的原因,我想琉璃姐已经不可靠了。”萧云想了想道。

    “不可靠吗?要不是梦倪裳即使的赶回了,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呢?”丰小依揪着衣角嘟着嘴道。

    萧云挠了挠头,知道那天的事情丰小依一直在暗处观察着,同时也感到尴尬无比,这样的事情被人窥破,任谁都很尴尬。

    “小烦那边···倒是可以一用,尤其是南宫姑娘,不过柔姑娘却是一个麻烦。”

    “这样吧,我去安排一下,对方也就是四大高手,我们这边有姐夫,有南宫姑娘,有姐,还有叶掌门,相信再加上我的精心布置,即使是四对四我们也是稳胜,而且我们还有白菲姑娘相助,同时我牵制住小烦姑娘和柔姑,我们稳操胜券。”

    三人点了点头,决议就这么定下,只是丰小依随口却是说了一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事可成。”

    不出意外的话,大事可成,但是若出意外呢?意外总是不期而遇。

    一座酒楼之内,一个血色身影在慢慢的饮着酒,桌子只有一壶酒却是没有菜,那血色身影就这样慢慢的喝着,似是自得其乐。

    酒是她自己带的,不是酒楼的东西,酒楼里面的只有桌子、椅子。

    血仙蝶就这样慢慢的饮着酒,不急不缓的。

    就在此时脚步声响,声音越来越近,显然是奔着这里面来的。

    这酒楼是凤凰谷的产业,这间独立的雅间也是专门给血仙蝶准备的,而这间雅间是绝对不允许外人进来的,当然这外人指的是血仙蝶允许之外的人,就像是酒楼的伙计、客人。

    曾经有不少的人客人要求在这间客房休息,酒店的老板都是不允许的,但是也有的客人不听劝告,私自闯入,只是进入这房间的人就再也没有出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人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只是敢闯入里面的人真的就没有出现过,一直的没有,所以这里就成为了真正的禁区,而且是不设防的。

    陆金岚来到这雅间之外,伸手轻轻的敲了敲,里面传来血仙蝶的声音,随后陆金岚一脚迈入。

    一步踏入就是改变换地,一步踏入就是身临异地,这也是陆金岚第一次在这里见血仙蝶。

    陆金岚感觉天地转换,日月挪移,本来的酒楼雅间,推开门不见血仙蝶,一步迈入却是改天换地。

    天地改新颜,日月换新天,这里居然是一个莫名的天地,一处山谷,天地悠悠,一条小河缓缓流淌,这里风和日丽,不冷不暖,一处石桌之上就只有一壶酒,两个杯,一个人。

    陆金岚看了看四周,却也是奇怪,怎么看怎么别扭,这处地域不小,但却是感觉不对劲,就像是被人硬生生的砍去一半一般。

    “金岚,过来坐。”血仙蝶喝着酒,招呼着陆金岚,同时给陆金岚倒了一杯酒。

    “陆金岚拜见宫主。”陆金岚在血仙蝶面前不敢放肆,联盟一拜。

    “起来吧,金岚,怎么看你脸色不对,是不是心情不好?”血仙蝶说着将酒杯递了过去。

    陆金岚接过酒杯,却是没有喝酒,眼泪一滴滴的滴下,看起来是受尽了委屈的孩子终于见到了家长一般。

    “怎么了金岚?”血仙蝶发现了陆金岚的不妥。

    “还请宫主救我!”陆金岚跪拜于地,向着血仙蝶恳请。

    “金岚,起来,不要这样,你虽然是我的手下,但是我却待你如姐妹。”血仙蝶伸手一托,一股无形劲气将陆金岚托起。

    “宫主,金岚受制于人,还请宫主救我。”陆金岚泪水涟涟。

    “受制于人?怎么回事?”血仙蝶面带着微笑,却是皱眉不已。

    “我也不知道,总是不自在的身不由己,而且我还被人以神秘术法采补,金岚···”陆金岚哭的更加伤心了。

    “采补?”血仙蝶更是皱眉。

    “看着我的眼睛···”血仙蝶的话中充满了磁力一般,陆金岚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来。

    陆金岚就仿佛看到血仙蝶的双眼之中似是一个五彩的世界在旋转,而很快她的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五彩的世界之内,迷迷茫茫,不知天地、日月星辰。

    血仙蝶以意识之剑攻入到了陆金岚的识海之内,在她的识海之中很快就发现了不同,他的识海受损严重,不但有着一股力量的损坏,居然还有阴阳之力的附着。

    “是幽冥道的迷魂之术和阴阳道的阴阳术法,怎么会这样?”血仙蝶目光一凝,一道意识之剑狠狠斩入,顿时将这两股力量击溃。

    血仙蝶在陆金岚的识海之中留下一道意识之剑,随后她的意识从陆金岚的识海之内退出,同时陆金岚整个人就瘫软了下去。

    陆金岚意识受损,这对他的影响很大。

    血仙蝶掏出一个玉瓶来递给陆金岚,“金岚将这药丸服下,连服一月,你受损的识海就会逐渐恢复如初。”

    “多谢宫主。”陆金岚感激的道。

    “怎么回事?不要隐瞒。”

    陆金岚委屈极了,将岳蓝城的事情详细的讲述了一遭。

    陆金岚说出实情,有将引出血仙蝶的什么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