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要将墨绿许配给莫林,只是莫林还在担心墨绿不允。

    “墨绿的心思,我清楚,你且回房等候,墨绿片刻之后就去寻你,同时你刚好趁机修习一下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的心得,希望你的武功会突飞猛进,早日为小雨报仇。”

    想到为谢小雨报仇,想要尽快的提高武功,其他的都可以忽略,同时墨绿的温柔也确实让莫林有些意动。

    墨绿自幼就跟着萧懿航,对萧懿航倾心不已。虽然他有很多时候看不惯萧懿航的行为,但是无论萧懿航做的对错她都是默默的支持,他不比绿萝,绿萝对萧懿航的仰慕那是火辣辣的,直截了当的,她对萧懿航的喜欢只是悄悄的隐藏在心中。

    萧懿航的提议让墨绿心如刀绞,她的眼中露出了伤心之色,同时泪水在眼眶之中打着转转。

    墨绿的拒绝让萧懿航无奈的摊了摊手,最后看着墨绿伤心的样子,想着安慰一番,就在墨绿不查的时候,萧懿航悄悄的施展出了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顿时让墨绿情绪变得激荡起来。

    墨绿被萧懿航送到了莫林的房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一个没用的女人,总是阻挠我的女人,我给你安排下这个结果已经是对你天大的恩赐了。”

    萧懿航转身离去,就在他走了几步之后身子骤然站在,他莫名的一阵寒颤,就像是老鼠被毒蛇盯住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特,是属于第六感的范畴,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就是有那么一阵感觉,浑身的都不舒服,他感觉自己落入到了魔鬼的口中,让他心神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啪!”

    一声脆响,萧懿航顿时感觉火辣辣的,只是这一巴掌虽重,疼痛难忍,但却是没有受伤,按理来说这么重的一巴掌至少也得脸肿得像个猪头,牙齿不知道要掉几颗,但是脸上仅仅是红了一片,但却是加倍的疼痛,简直有一种要把脑袋撕裂般的疼痛。

    “姐姐·····”

    萧懿航感觉头顶一阵发麻,这个“姐姐”真的是太恐怖了,简直就如恶魔附体一般。

    “你太令我失望了,姐姐告诉你的话都忘记了不成?”血仙蝶的脸上虽然还有着笑容,但是让谁都能够看得出来现在的血仙蝶很生气。

    血仙蝶真的很生气,不是假的,仙蝶一怒,血屠百里,百里之内无一活口。

    “姐姐,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萧懿航颤颤巍巍的道。

    “好,我听你解释,你给我个解释听听。”血仙蝶笑着问道。

    “姐,我是被逼的,我必须尽快的提高实力,弟弟没有别的办法啊。”萧懿航说着居然是声泪俱下,“弟弟被人欺负的惨了,不仅仅是三亿两银子被梅剑山庄坑了,更是我的好朋友段天涯身中剧毒,生死不知,姐,你是我的姐,我的亲姐,你就不心疼一下弟弟吗?弟弟真的是····”

    萧懿航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的声泪俱下,有的没有的胡乱的一说,再加上他惟妙惟俏的“表演”,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就是铁石人听了也会伤心落泪。

    血仙蝶虽然一怒血杀百里,甚至看不顺眼举手就杀人,看起来似是毫无人性,但却是有一个弱点,那就是护犊情深。

    萧懿航不是他的孩子,却是他的弟弟,她这个做姐姐的比当母亲的还要费尽心力,可以说她的一切都是为了弟弟、妹妹。

    “姐,你要帮我,你知道萧云把我欺负的有多惨吗?姐,你是很久以前就答应了把白裳姑娘嫁给我吗,可是在云雾城中我却是看到萧云勾引走了白裳姑娘,这是他对我的挑训,我曾经和他挑明关系,他却说白裳姑娘的事情他做不了主,姐,这不是欺负人吗?”

    云雾城中萧云见到萧懿航的时候的确发现了萧懿航对自己有着莫名的杀意,同时在抓捕沙匪的时候还设计欲要杀死萧云,这也是两人交恶的开始,任谁知晓这其中的原因?

    血仙蝶一早就将白菲许给了萧懿航,白菲的年龄比萧懿航大了很多,论起年龄白菲比血仙蝶还要大一岁,而且白菲也早已破身,血仙蝶之所以这么做就是看中了白菲的柔情,她想让白菲照顾自己的弟弟,就像是当初的萧百荣和丰钰峰一样,让年纪大了七岁的丰小依照顾萧云而嫁给他。

    萧懿航这面一听白菲的年纪就摇头,但是姐姐那边说话了,也不好拒绝,但却是心中抗拒着这件事。

    没有当即答应,更是没有拒绝,萧懿航的意思是拒绝,但是在血仙蝶的眼中就是答应。

    萧懿航当然知道血魔女之首的白裳就是白菲,但是只闻其名不知其貌罢了,他很希望血仙蝶忘记这件婚事,只是云雾城一见白菲,整个人的魂都似被这白菲勾了去一般,原来白菲竟是如此美人,虽然年纪大了点,但却是多了许多少女没有的成熟韵味,更显的迷人。

    萧懿航自然是把白菲当成了自己的女人,而看到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亲近,这让谁也接受不了,所以对萧云的杀机凛然。

    夺妻之恨,即使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也不能原谅!

    血仙蝶的心又软了,毕竟是自己的弟弟,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不都是为了弟弟吗?

    血仙蝶轻轻的抚摸着萧懿航的头,像是一个慈母,半晌安慰道:“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阴阳道武学你再也不要修炼了,那不是你能修炼的东西,而且我会再给你派出助力,相助你功成。”

    “对了,你见过小影了没有?”血仙蝶问道。

    “哪个小影?”萧懿航到现在还不知道萧懿影的存在。

    “没什么,我会带几个高手和你认识,同时你说你的好友中毒了,我会带一个人来给你的朋友解毒,那个人不是外人,是和你我有着血脉关系的人,叫萧懿影。”

    血仙蝶没有说萧懿影和萧懿航谁大,萧懿航是哥哥还是弟弟,因为这件事她也不清楚。

    血仙蝶走了,但是她走的时候带着一颗受伤的心,他的所有的希望都在这个弟弟身上,但是这个弟弟不成器,让她有一种心灰的感觉。

    心灰了,思考却是不全面了,血仙蝶忘记了两件事,第一件就是没问萧懿航这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是从哪里学来的,第二件就是她没问那个曾经陆金岚说的那个会施展迷魂术的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