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蝶心中有着挂念,心中灰暗无比,同时也是心中惦记着这个弟弟,她想着答应萧懿航的事情,决定去一次梅剑山庄,同时也要警告一下萧云不要开罪萧懿航,还有一件事就是想要将白菲带到萧懿航身边,她越来越发现这个弟弟需要人管教了,虽然现在让白菲离开梅剑山庄并不是最佳时机。(书=-屋*0小-}说-+网)

    柔姑娘正在和萧懿影讲述着岳蓝城的事情,尤其是讲到段天涯中毒的时候,笑的萧懿影是前仰后合,而再一边的南宫心怡却是一边喝着酒,一遍偷偷的微笑。

    暴雨过后的天气格外清凉,三女坐到一处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脚步声响,春秋四使女结伴而来,各自手捧碟碗还有一个大锅,原来竟是萧懿影突发奇想,要吃火锅。

    春秋四使女将火锅支好,菜碟摆好,站在一边,不多时水开滚滚,萧懿影将羊肉、牛肉等物一股脑的扔了进去。

    “师姐、好妹妹,吃过没有?这东西叫火锅,我小时候生活在百花谷中,那里面空气潮湿,要是不吃这东西的话,时间久了就会腿疼、腰疼,反正是不舒服,去湿气的,来多吃点。”

    南宫心怡和柔姑娘还是真的没有吃过,见一锅里面红红的辣椒翻滚,就像是血,真心是有点不愿意吃这东西,但是一想到要去南疆百花谷了,这东西怎么也要吃点。

    “小姐,我的腿关节有点痛啊,不知道是不是下雨下的,这个时候吃点火锅去去湿气会不会好点?”春草道。

    “你的腿疼啊,那是还没有跪够,我给你一个机会,地上撒上碎石块,要有棱有角的,你跪上去,不用一昼夜也就不疼了。”萧懿影瞥了瞥嘴道。

    “对啊,对啊,我就说这个法子好啊,春草就是不听呢?”一边的夏花插言道。

    春草恨不得掐死夏花,奈何在萧懿影眼前,只能干瞪着眼睛,气鼓鼓的看着夏花。

    “算了,这东西还多,就让她们一起来坐吧。”南宫心怡道。

    还没等萧懿影答应,春草就迫不及待的坐了过去,“多谢大圣女。”

    “呵呵,大圣女?那我柔妹妹就是小圣女呢,那我是什么?没大没小。”萧懿影说着夹了一筷子的羊肉,递到春草的碗里,“吃吧,吃吧,一个个都是馋鬼托生。”

    “师姐,你们也吃!”萧懿影说着夹了一筷子给南宫心怡和柔姑娘,只是两人看着血红的一片这胃口瞬间就没了。

    “辣椒这东西我知道,但是这么多的辣椒还是吃不下吧?”柔姑娘看着萧懿影吃了一口肉,看到她满嘴的流红,像是刚刚吃过孩子的嘴。

    “好妹妹,你不吃辣椒吗?”萧懿影一边没形象的嚼着羊肉,一边说道。

    “我····,我吃过青椒炒肉!”

    “噗”的一声,萧懿影一下子将口中的羊肉喷了出来,“青椒也算?”

    柔姑娘顿时一阵的脸红,说实在的,她其实很怕辣。

    “辣椒,我吃过,不过没有这么多罢了。”南宫心怡说着夹了一筷子的羊肉,羊肉是滴着辣椒油,沾了点酱料,就直接放在了口中。

    “还算可以,味道不错,我喜欢。”

    对于喝惯了辣酒的南宫心怡来说,这辣椒真的不算太辣,因为这并不是魔鬼辣椒,而是普通的辣椒而已。

    “看着你们吃我也好想,只是看着这颜色,像是浸过血一样,没胃口了。”柔姑娘双手托着腮,看着六个人。

    一股风吹来,吹散了蒸腾的热气,柔姑娘的鼻子扇了扇,“怎么真的有一股血腥味道?”

    南宫心怡也放下了筷子,她的手已经按在了后背上背着的剑柄之上,倒是萧懿影眉头紧皱,她知道谁来了。

    “别慌张,是我姐姐来了,正好我给你们介绍,化解你们之间的误会。”萧懿影说着握住了柔姑娘的手。

    “是血仙蝶?”柔姑娘顿时掌身,果不其然一道血影划过,一个俏丽的人影落入到了院中。

    “我来的不是时候?你们怎么在一起?化解什么误会?”血仙蝶目光直视柔姑娘。

    两人之间的仇恨是不死不休,血海深仇,见面就是拼死一斗,如今相见,却也是说不出的尴尬。

    “是呢,是呢,姐姐,来我给你介绍。”萧懿影说着伸手拉住血仙蝶的手,让血仙蝶坐在自己的身边。

    萧懿影身边一边是血仙蝶,一边是柔姑娘,而南宫心怡坐到了对面,春秋四使女见气氛不对纷纷站起,站到了一旁。

    萧懿影一手拉着血仙蝶,一手拉着柔姑娘,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

    “看看,是不是一模一样,南宫师姐,你给个评价。”萧懿影笑着道。

    “的确很像呢,尤其是这笑容,简直是一模一样。”南宫心怡是有什么说什么,她说的都是真心话。

    “是吧,南宫师姐是从来不说谎的,看看,我们真的是好姐妹呢!”萧懿影嬉笑道。

    柔姑娘笑,只是笑的很尴尬也很勉强,因为血仙蝶也在笑,但是笑容之中却是杀机凛冽。

    “哎呀,姐姐,你看你,都把柔妹妹吓到了呢,她是我们的好妹妹啊,你别这样的对着她好不好?”萧懿影向着血仙蝶笑道。

    “开什么玩笑?我与她不共戴天,难道你是遭了她的算计,中了幽冥魅力不成?”血仙蝶眼中的杀机更胜。

    敢动她的家人就等于是要了她的命,那是她的底线,任何人也是触及不得。

    “不是啊,姐姐,我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是我们的妹妹,你不信?”萧懿影郑重的道。

    “我当然不信,我与她的仇你不懂,我们之间的仇恨非是一个倒下方休。”血仙蝶脸上带着笑,眼中却是杀机不减。

    “那现在你们还不是坐在一起?姐姐,她真的是我们的妹妹啊,你相信我啊,难道你连我都不信?”萧懿影也是有些生气。

    “我不会随便认妹妹的,今日相见也是月缺难圆。”血仙蝶缓缓站起身子,看着柔姑娘,一边的柔姑娘却是左右为难。

    “影姐姐,我····要不,先躲躲?”柔姑娘实在是不想萧懿影为难,毕竟她与血仙蝶的误会很深,而要解开这个误会真的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