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什么躲,躲得了初一,躲得了十五吗?什么事情都要勇敢面对。(书=-屋*0小-}说-+网)”萧懿影对柔姑娘道。

    柔姑娘尴尬的笑了笑,却又坐了下来,看着萧懿影和血仙蝶。

    “我和柔妹妹的血缘关系已经确定了,你要是认下我这个妹妹就坐下,我把你们之间的误会解开,你要是不认她也就不认我这个妹妹了,你要是想对柔妹妹动手的话,那我们姐妹就联手阻止你。”萧懿影瞪着大眼睛认真的道。

    “小影,你疯了不成?你难道真的中了幽冥魅力了不成,还是中了迷魂术法?”血仙蝶看着萧懿影道。

    “我什么也没有中,你坐下,我和你详细的说一下,你别这样剑拔弩张的,你等我把事情讲清楚好不好,她真的是我们的妹妹,你们之间的误会,我也在今天一并解开。”

    “好,我给你这个机会!”血仙蝶随即又坐了下来,只是她的眼中依旧是杀意浓浓。

    “很简单的一件事,坐下来慢慢就谈开了,你们之间的仇恨问题先不说,先说你们之间的姐妹问题····”

    随后萧懿影讲出了与柔姑娘相认的事情,这件事说起来也很简单,单凭着一块胎记就能证明两人的姐妹关系,血仙蝶面对着如此的事实面前也是感到一阵的头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论萧懿影和柔姑娘是不是亲生姐妹,但是两人之间的血缘关系不言而喻,他们或许是父系家族的人,或者是母系家族的人,总之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人,这点错不了。

    父系家族的人?父亲家族只有父亲一人了,不存在父系家族的人,那只能是同一个父亲了,要是母系家族的人呢?貌似柔姑娘的母亲和小影的母亲也是风马牛不相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管这里面的谜团,反正我们师姐妹这点总算是错不了的,所以呢,有我在这里给你们解释误会,来,握手言和吧!”萧懿影说着一手拉着血仙蝶,一手拉着柔姑娘,四只手握在了一处。

    刹那间,血仙蝶和柔姑娘浑身就是一震,两人都同时感到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两人感觉是一种血脉相连的连接,那么温暖那么的亲且,就像是亲人之间的呼唤一般,这种感觉柔姑娘从未体验过,但是血仙蝶有着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就是和萧云接触的时候的那种奇怪的感觉,怎么会这样?

    其实血仙蝶和柔姑娘都是有过类似的感觉,只是这感觉没有先前这般的强烈而已,先前以为那是相互间的幽冥魅力的影响而已,现在看来却是不是,因为两人谁都没有动用幽冥魅力。

    没有施展幽冥魅力,却是有了这种奇怪的感觉,这说明先前那种感觉本就不是幽冥魅力的影响,而是其他力量的影响。

    血仙蝶感到心脏处一物剧烈的跳动,似是要破体而出一般,而此时柔姑娘也是捂住了胸口。

    柔和的光芒从两人身上亮起,似是互相呼唤一般,两人身上的光芒交织到了一处,显出了异象,日月星辰环绕,日升月落,日沉星生,俨然一个世界循环。

    空中两物起伏飘荡,一者乃是龙形,龙游天空纵意翱翔,阳刚劲气冲天而起,而另外一物却是一个挂扣一般,似是一段与这龙形相连接,而另一端却是空空无物。

    就在此时在安静的打坐练习内功的萧云也是浑身一震,不由自主的身上居然亮起了淡淡的柔和光芒,同时身上渐渐浮起一个凤形之物,同时凤鸣九天一股阴柔至极的气劲冲天而起,竟是与那强烈的赤阳气劲相呼应。

    萧云一惊,运功纳气,将那凤形之物收入体内,同时起身,推门向外观看,就在不远处似是阵阵龙吟传来,强烈的至阳气劲冲天,这是怎样的一种奇观?

    萧云目光一凝,这种感觉他有过,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一个人,那就是生活在冰宫的岚儿姑娘。

    “她怎么会来到这里?”萧云正要去看看,丰小依提剑而来,看着那鼓荡得的劲气也是奇怪不已。

    “那边不是小烦和南宫姑娘的住处吗,也不知道她们又搞什么鬼?”丰小依怒道。

    原来丰小依和萧懿影的住处不算近,是丰小冉安排的,他自然不会将萧懿影的住处和萧云的住处离得太近,那样岂不是给了人家的机会。

    “小烦姑娘啊·····”萧云尴尬的笑了笑,本想去看看发生什么情况的萧云知道那边是萧懿影的住处也就不想去了,那姑娘惹不起啊。

    “我去看看,又玩什么花招。”丰小依提剑就要过去,却是被萧云拉住,“算了,小依姐,那又不是争斗的气劲,或许是小烦正在练功也说不定,那姑娘,我们还是远离的好。”

    丰小依想了想,也就没有过去,毕竟眼下并不想和她发生冲突。

    冲天的至阳劲气缓缓收拢,漂浮游荡的两物回到了两人的身上,此时萧懿影和南宫心怡早已经惊的张大了嘴吧,实在是想不到会发生如此奇事。

    两人交手无数次,每次都是以性命相搏,也有过交掌之时却从未有过如此异象,这异象一出,顿时让两人所有仇怨烟消雨散。

    “妹妹!”郑重的血仙蝶仅仅吐出两个字,已经表明了态度。

    还在震惊中的萧懿影和南宫心怡还没有清醒过来,但是柔姑娘却是已经清楚的知道血仙蝶已经认下了自己。

    “姐姐!”

    柔姑娘微笑着回答了两个字。

    “姐,现在相信我说的话了吧,所有的恩怨是不是一笔勾销?”萧懿影得意洋洋的伸手捋了捋额前的一缕秀发。

    “这里面真的有着很大的误会,我很奇怪,你怎么会是我的妹妹?”血仙蝶说着看向柔姑娘。

    “我也很奇怪,我怎么会是你的妹妹?或许这里面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我想着去南疆百花谷走一趟,或许可以探查出二十年前的秘密,同时我想拿到禁宫秘钥。”柔姑娘道。

    “好吧,不过去南疆我不太放心,就你们三个去吗?”血仙蝶道。

    “云也去,大概那丰小依也要去吧,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柔妹妹说了,天道城那边的人早就派人过去了,是花弄鱼、宁非子和春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