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蝶看着柔姑娘,想了想道:“柔妹妹,你到底姓什么?”

    “元柔,只是现在我对我的身份有所怀疑,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姓元还是姓萧,这一定牵扯到二十年前的一桩旧案,当初萧家寨的惨案还有很多的不解之处,我想南疆百花谷一定会有答案。”柔姑娘道。

    “要是我们是姐妹的话,你应该叫萧懿柔,对了,你们认识萧懿航吗?”血仙蝶问道。

    “怎么会不认识?那个傻缺····”萧懿影呵呵的笑道。

    血仙蝶一阵的扶额,“再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奶同袍,航弟弟的大业都是我支持的,将来让他继承父亲的遗愿,我希望你们姐妹也要相助与他。”

    “我不要,这个人不值得我帮忙。”萧懿影嘟着嘴道。

    “怎么?”血仙蝶不解的道。

    “你不知道那人有多讨厌,尤其是看人的那眼神,我简直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萧懿影想起萧懿航盯着自己胸·脯看的时候,那口水直流的样子心中就厌烦无比。

    血仙蝶似乎也想到了,“他····可能是不知道你的身份,她若是知道的话,定然不会让你这么讨厌了。”

    血仙蝶也是无奈,心中也在埋怨这个弟弟怎么这么不成大事。

    萧懿影冷哼了一声,又夹了一筷子羊肉,递到血仙蝶面前的碗中。

    “姐,我真的不喜欢萧懿航这个人,而且你把希望都放在这个人的身上,我怕是要辜负了姐姐的一番苦心了。”

    “这个问题不是你操心的,眼下我需要你的帮助,航有一个朋友在岳蓝城中了奇毒,还请帮忙解毒。”血仙蝶道。

    “解毒倒是没问题·····”

    柔姑娘突然打断萧懿影的话道:“这个忙最好不要帮,那中毒的人叫莫天涯,乃是萧懿航的手下,而他所中的毒,正是影姐姐的铁背蜈蚣咬伤的。”

    “怎么回事?”血仙蝶和萧懿影都是不解的看向柔姑娘,希望她给一个解释。

    “其实没什么,那人对我有所企图,却不巧的很,被影姐姐给我的铁背蜈蚣咬伤了。”柔姑娘淡淡的道。

    “柔妹妹被人觊觎实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这只是一个误会,还请两位妹妹把解药给我好了。”血仙蝶淡淡的道。

    “姐姐对萧懿航了解多少?看来姐姐是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萧懿航身上,其实这里面有着很多的疑点,首先就是你我之间的仇恨到底是怎么来的?姐姐为何又承认我是你的妹妹?难道姐姐就没有怀疑过萧懿航的身份不成?”柔姑娘浅笑嫣然道。

    “我们之间的仇恨只是一个误会,你是我的妹妹,这点我再不怀疑。”血仙蝶淡淡的道。

    “这恐怕不是一个误会,第一,我服用的意境种子就是姐姐的幽冥道的意境种子,这点做不得假,难道不是吗?再者我自幼被人收养,而元松竹一直的教导我,他对我流露出来的感情,我很清楚,那绝对不是作假,尤其是他的眼神,都蕴含着浓浓的父女情意。要不是姐姐在,我还怀疑影姐姐其实是姓元的。”

    “元松竹夺走了本属于我的意境种子,却是给了你,又对你悉心教导,疼爱犹如父女,莫非是要将仇人的女人培养成人,想要看到我们姐妹自相残杀不成?”血仙蝶也是疑惑不解起来。

    柔姑娘摇了摇头道:“这就是我要去南疆百花谷的一个原因,我想去一趟南疆必然会得到答案,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面牵扯到了二十几年前的隐情,只能去一趟南疆才能查清楚。”

    萧懿影也是配合着点头,“姐,你陪我们一起去吧,你想想啊,南疆多危险啊,而且现在还被花弄鱼控制,妹妹这次去了是凶多吉少呢,去吧,去吧,陪着我去吧,也算是保护我们啊,是不是姐姐?”

    血仙蝶本就是不放心萧懿影,她如果是去南疆玩耍,自然是放心的,而且武林将乱,让这个妹妹脱离武林风暴的旋涡她也是乐意见到,但是要去调查二十年前的旧事,那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毕竟现在的百花谷说的直接点是掌握在了天道正教的人手中。

    “对啊,姐姐陪我们一起去吧,而且天道盟方面可能白小蝶也会去,这可是个危险人物,也是老狐狸了,我们几个都不是她的对手呢?”柔姑娘期盼的血仙蝶答应下来柔声道。

    只是柔姑娘却是一愣,因为她说道此处的时候,血仙蝶的脸色明显就是一变,柔姑娘不知所以,看向萧懿影,见萧懿影正向她眨眼睛,也不知她是什么意思。

    “你怎么知道她会去?”血仙蝶语气有些重。

    “因为她被我的蛇咬了,这种毒无解。”柔姑娘道。

    “无解?是什么毒?这么厉害?”血仙蝶问道。

    “是赤练闪灵蛇毒,这种蛇毒无解,中者必死。”柔姑娘道。

    “是呢,是呢,是呢,不过,世事无绝对,据说二十年前我娘炼制出了三枚解毒丹,可解百毒,就连紫电貂的毒也能解,而我娘归天之后这三枚解毒丹药谁也没有见过,相传被我娘放在了百花台中,只要找到这解毒丹什么毒都不怕的。”萧懿影解释道。

    “所以我猜想,白小蝶一定会去百花谷,想去百花台取解药。”柔姑娘又道。

    萧懿影向柔姑娘眨着眼睛,下面还用脚踢了她一下,微微的摇了摇头,那意思柔姑娘懂了,那是示意自己不要讲下去。

    柔姑娘顿时闭嘴,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是收不回来的,一直以来柔姑娘都不知道血仙蝶的真实姓名,更是不知道她的身世,只是知道那是她的姐姐,而这一切都是萧懿影告诉她的。

    “南疆的事情我就不掺和了,对于航的事情,你们有什么意见?”血仙蝶道。

    “萧懿航是什么根基,姐姐清不清楚?莫要被人给骗了。”柔姑娘道。

    “他是我的弟弟,我的亲弟弟,这点毋庸置疑,怎么?你对航的身份有怀疑?”血仙蝶看着柔姑娘道。

    血仙蝶承认了柔姑娘的身份,那么柔姑娘又会将爆料出怎样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