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冉说出了梅剑山庄的要求,其中却是用到了一个词,让众人不解。

    “吸纳?你是什么意思?”萧懿航道。

    “吸纳的意思就是云雾城是我们梅剑山庄的地盘,而无论是自由帮还是其他势力其实都属于租借我们的地盘,要给我们租金的,也就是说无论是哪个势力占据资源,开采后都要按照一定比例支付给山庄,同时资源分配多少我们梅剑山庄做主。”丰小冉摇着纸扇乐呵呵的道。

    “梅剑山庄的胃口还真大,你们是想将自由帮以及其他势力控制住,让他们成为梅剑山庄的附庸?”萧懿航冷冷的道。

    “差不多吧,若是你们拿不下云雾城的话,这云雾城我们梅剑山庄拿定了,云雾城就是我们梅剑山庄的地盘,我的地盘我做主,若是不能接受我们山庄的条件的话,那很不好意思,就要另寻他处安居了,而且我们梅剑山庄也不会邀请任何势力入驻,但是其他势力想要入驻我们也不拒绝,完全是自愿。”丰小冉打着哈哈道。

    “这样吧,自由帮的帮主风无忌和两位副帮主叶梦色和清尘远已经到了,既然梅剑山庄和替天行道帮的态度已经确定下来,那我们就将自由帮的三位庄主请来商议一番。”陈天成道。

    很快自由帮的三个首领结伴到了,为首一人正是风无忌,身边两人一男一女,分别是叶梦色的清尘远。

    紫金玉女陆金岚回到凤凰谷不出,否则她在的话一定认识这三人,这三人根本就不是武林散修,而是冰宫不泪天的隐藏势力,分别是白虎坛、青龙坛和玄武坛的坛主,当初冰宫为了紫云之死复仇之时这三人就是首领,只是现场的所有人都没有直接的参与那场大战所以没见过这三人。

    冰宫不泪天隐藏势力分为四坛、五谷、六大山,其中朱雀坛的沈如筠被梦琉璃杀死,朱雀坛并入到了凤凰谷之内,所以这冰宫的势力从四坛也就只有了三坛,但是五谷、六大山的势力却是保存完好。

    四坛少了一坛,但是总体势力却是没有少,眼下这自由帮分明就是三大坛的势力,具体有没有五谷六山的势力谁也不清楚,若是陆金岚在的话就会知道,毕竟三坛的势力到底有多大也只有当事人清楚。

    陈天成向众人介绍了三人,同时又将众人介绍给了三人,众人一一见过之后,陈天成道:“自由帮势力强大,十余万众一时之间难以安排,现在唯有云雾城一处可以容纳,但是这云雾城已被别人占据,替天行道帮和梅剑山庄都想着占据这座大城,眼下双方已经定下了十日之约,更是由于种种原因包括暴雨等等致使这十日之约一拖再拖,脱了一月有余了,现在却是最好的期限。”

    随后陈天成将替天行道和梅剑山庄的态度向风无忌等人讲述了一遍,随后问道:“不知三位帮主有何意见?”

    风无忌冷冷一笑,“看来我们只能帮主替天行道萧帮主拿下这云雾城了。”

    萧云睁开眼看了一眼风无忌,“风帮主可是确定了,这就好比是赌博,一旦赌输了的话,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这不是赌博,而是不得不为,难道我们自由帮和替天行道帮还比不过你们梅剑山庄,你们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两大帮会联合起来难道还做不到?”风无忌冷冷一笑。

    萧云微微一笑,又闭上了眼睛,这让风无忌心中十分不爽,这萧云明明是看不起自己。

    风无忌看了看左右,一边是叶梦色一边是清尘远,向两人微微点了点头。

    清尘远哈哈一笑,上前道:“萧庄主既然看不起我们这些江湖自由人,那就让清某人领教一番,到要看一看萧庄主有何本领?”

    萧云睁开眼淡淡的道:“前不久也有人和我说过这样的话,就在这里,但是现在这些人已经不在这里了,你是不是看中他们被我击败有些眼馋?”

    清尘远被气得哇哇大叫,这还有眼馋的?而且他自认也是高手,乃是玄武坛的坛主,早就对武林各大势力有所不服,今日也是做好了准备好立威的。

    “还请萧庄主赐教!”

    清尘远一步跨出,来到空阔之处,目光如刀的看着萧云。

    萧云伸了一个懒腰,暗中运转玄功,玄解之力迅速的侵染全身,现在萧云已经彻底的熟悉了玄解之力,这玄解在身就如自己的臂膀一般,此时萧云也不得不佩服前辈人的智慧,这等神物也能打造出来。

    “前不久我受了伤,至今未愈,而且就在几日前还对战了展玉辉和梅疏影两位高手,伤势更重,眼下不能久战,所以你要和我一战的话我们就一剑定输赢吧,我只出一剑,你若能够躲过算我输了。”

    顿时所有人都是哗然,尤其是风无忌、叶梦色和清尘远还有萧懿航,他们简直不能想象萧云一剑就可胜敌,但是陈天成等人却是知道萧云有这个本事。

    当初萧云就曾经和人赌斗过,一剑而胜敌,当时大家都不相信,但是萧云坐到了。当初萧云一剑刺出人还距离目标尚远,但是下一刻的时候剑就直指在了对手的咽喉之上,陈天成等人相信萧云还会施展这一招。

    萧云的剑跨在腰间,缓缓出鞘,云梦柳剑身轻颤,发出阵阵低鸣,似是向着萧云欢快的倾诉着。

    “当初也有人不信,结果却是挡不住我这一剑,你是否真的也要试一试,只是这一剑出不见血誓不回头,你可做好准备。”萧云淡淡的道。

    “大言不惭,我不信你的剑真的有这么厉害。”清尘远说话间手中剑也出鞘,取得竟是守势。

    清尘远的目标就是萧云,这次出山也是做好了万全准备,萧云的武功他也听说过,也做过详细的调查,他对萧云的剑术也有着相当的了解,而且越是了解心中越是不服,总是觉得自己的武功比萧云只高不低,若不是宫主血仙蝶不允许他随便外出他早已是轰动武林了,今日终于得到了机会,自然是要和萧云一试高低。

    清尘远觉得自己可以战胜萧云,即使不慎落败也需要大战白余回合方可见证输赢,但是一剑落败,这清尘远实在是不能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