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尘远和萧云定下一剑赌约。

    “我就挡你一剑,看你有何话说,一剑之后,你若落败,我让你让出梅剑山庄,你可愿意?”清尘远哈哈一笑道。

    “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一剑之后我若不能取胜,梅剑山庄就是你的了,但是你若是躲不过这一剑呢?”萧云举着剑淡淡的道。

    “你有什么条件,说出来听听。”清尘远满不在乎的道。

    “自由帮能在短时间之内横扫武林,这话说不来也是没有人相信,但是我却是相信,我猜想你们自由帮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等待的就是这一刻,而且还不是仓促而行,是不是?”萧云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清尘远冷哼一声。

    “要是我猜测不错的话,你们自由帮其实不缺资源,毕竟十余万人的大帮会,要说是没有资源谁也不相信,光吃饭就能够吃死你,所以我相信你们手中资源很多,至少银两不会少,我也不多要,十亿两。”

    “十亿两?你怎么不去抢?”清尘远冷笑一声。

    “我这不是抢而是赌,毕竟我的赌注是梅剑山庄,而你的堵住却是十亿两,我若是没有了这梅剑山庄就等于失去了安身立命之本,而你们失去十亿两的话却是无碍,因为你们还可以入驻云雾城。”萧云的剑微微颤动,让清尘远以为萧云一直的端着剑,臂力有所不足。

    萧云受伤的事情清尘远知道,当然也知道萧云是伤了胳膊,也不知道他是从何处得到了消息,但是却是不知道阴·阳玄解的事情。

    看着萧云体力有所不支,清尘远哈哈一笑,却是看向风无忌,毕竟风无忌才是自由帮的帮主,虽然两人都是两大坛的坛主,但是现在做主的是风无忌而不是他清尘远。

    风无忌简直都被萧云的话气笑了,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一剑克敌,你当你是谁?就是宫主血仙蝶也不敢说一剑克敌,他萧云何德何能敢说一剑能够战胜清尘远?

    “别说十亿,你若是真能一剑而胜的话,我自由帮听之任之也是应当。”风无忌也是冷笑连连。

    “萧云,你就动手吧,我们帮主已经同意,我就不信你的剑术高超到了何等境界,竟能一剑胜我。”清尘远说着剑势缓缓而动,竟是在胸前划出一个圆弧,只是剑过,圆弧剑影竟是不散。

    “旋影剑势!”

    旋影剑势乃是将手中的的剑迅速旋转,形成一片剑影,看起来就像是一面剑盾,风雨不透。

    “我的旋影剑势是在暴风雨中修习炼成,狂风暴雨之中,我施展这旋影剑势半个时辰,雨收剑停之刻浑身半点雨水不沾,我就看你怎么一剑胜我,怎么一剑破我这旋影剑势?”清尘远哈哈大笑道。

    旋影剑势舞动,剑过影流,仅仅是一眨眼自己清尘远就被剑影全身笼罩,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剑山一般,果真是风雨不透。

    萧云挺剑一步步上前,丝毫不将旋影剑势看着眼中,同时他的双眼之中显出呆滞之色,此时整个心神全部都沉入到了意境之中。

    萧云一步步的逼近,走的很慢,行的很缓,似乎没有任何的内力和劲气,就像是一个顽童拿着一把木剑一步步的逼近清尘远。

    清尘远却是顿时紧张起来,他在时刻的防备着萧云的剑势变化,当初萧云那一剑克敌的事情他也听说了,他知道萧云剑势奇快,并且有一种特别身法,人在远处瞬间一剑就刺到了咽喉之处。

    清尘远防备着的就是萧云的这种突发一剑,见萧云毫无杀伤力的挺着剑一步步的缓缓走来,呼吸却是越来越是急促,他也是越来越紧张。

    萧云缓缓的抬脚,轻轻的像是山林漫步,但是每一脚都似是踏在了清尘远的心头,清尘远的心激烈的跳动,喉头上下蠕动起来,片刻之后全身都被汗水浸透。

    “萧云的剑怎么看不出什么威力?难道传说是真的,他的刺杀一剑不出而已,只要剑一出避无可避?”叶梦色也是看不懂萧云的剑道向风无忌问道。

    风无忌也是摇头,“我看不出萧云的剑有什么威胁,只是传说他的剑异常的迅猛、阴毒,刺杀一剑更是犀利无比,看着吧,这刺杀一剑到底有何威力马上就见分晓,这也是我们第一次正式面对一个强大而又可怕的对手,看清楚他的每一招每一式,日后好对症下药。”

    清尘远的武功并不比风无忌和叶梦色高深,风无忌和叶梦色看出端倪,清尘远自然更是看不出来,更何况局外人看全局,而作为当事人的清尘远心中的那紧张的心情一个局外人都是不懂。

    萧云挺着剑一步步的靠近,每一步迈出都让清尘远的心随着距离的跳动,此时清尘远的手都微微颤抖,这一下让旋影剑势露出破绽。

    一步一步又一步,萧云的剑几乎都贴在了剑山之上,只要再向前一递,剑就会刺到旋影之上,这一刻萧云再也不能向前,这一刻也就是萧云将要发动绝霸一击的时刻。

    清尘远的心都要揪了起来,他的双眼之中盯着眼前的萧云,唯恐一眼花萧云就会从眼前消失,下一刻就会从身后或者身侧出现,一剑击杀。

    清尘远的精神高度紧张,眼中充血已经变得血红,紧张的不时的蠕动喉结,同时汗水顺着脸颊流下。

    萧云的剑就停留在了旋影之外,紧紧的贴着旋影,同时他的剑术开始浮现出了淡蓝色的气劲光芒。

    “来了,看清楚!”风无忌顿时精神一震提醒身旁的叶梦色。

    叶梦色也是目光一凛,紧紧的盯着萧云的动作。

    风无忌和叶梦色都紧张了起来,那当事人清尘远就更加的紧张了,此时此刻他的心都似有一种要爆炸的感觉。

    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这又是一种怎样的紧张?清尘远的武功不弱,绝对是不弱,但是他的实战经验实在是太少了,他杀的人一只手都能够数的过来,面对着萧云身上无形的压迫心中早已经没有了底气。

    清尘远对战萧云,这一剑他能否躲过,萧云的这一剑又有什么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