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尘远对战萧云,见萧云好整以暇的挺剑缓缓而进,整个人顿时紧张起来。

    汗水大滴大滴的滴下,同时一流汗水却是流到了眼睛之中,这一刻清尘远感觉到了危机的到来。

    汗水之中蕴含了大量的盐分,这汗水流到眼中之中顿时让清尘远的眼睛一阵的刺痛,这一刻他看东西都有些花,但她只能忍受着这种刺痛而不敢伸手去擦,这个时候微小的分神都会送命。

    萧云的剑动了,果然就在这一刻动了,但是这一剑毫无花俏,剑速也不快,只是剑身之上附着着淡淡的气劲,就这么直接的一剑刺入,很普通,很平常的一刺,就像是一个刚刚会运剑的人那么的一剑刺入,毫无变化可言,更是没有后招。

    多么普通的一剑,多么粗鄙的一剑,这一剑出可谓是漏洞百出,没想到这一剑立功。

    清尘远直到剑光临体的那一刻才惊觉起来,这才急忙躲闪,却是那里还躲闪的急,咽喉要害虽然躲开,但是肩头上被剑锋划破,顿时鲜血长流。

    一剑落败!

    萧云的云梦柳宝剑之上不沾一滴血,萧云插剑入鞘,向着清尘远和众人拱了拱手,“承让了。”

    丰小依想笑,但是却是为了照顾自己的淑女形象,当即掩住了口,伸手捋了捋那缕刘海,强自忍住。

    倒是一边的丰小冉哈哈大笑,“我姐夫的剑总是这么犀利,一剑败敌,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佩服佩服,同时也要感谢自由帮的十五亿。”

    “十五亿?不是十亿吗?”梦琉璃不解起来,顿时又恍然大悟,风无忌不是又添加了五亿嘛。

    此时梦琉璃也是想笑,这可是赤·裸·裸的打脸了,要是先前那般以快捷无比的剑速取胜,对方或许败的心服口服,但是这样的落败,别说是十五亿就是十五个铜板拿出来都是心有不甘。

    “你耍诈!”清尘远也明白了过来,完全的是被萧云耍了。

    “耍你不是目的,目的就是耍死你,记得把十五亿送道梅剑山庄,少一个铜板都不行。”萧云冷冷一笑,却是坐回原位。

    “你····欺人太甚!”

    清尘远也是气急败坏,这根本就不是真功夫,而是玩了一手心理战术,以先前的盛名在对方心中埋下心理阴影,再以缓缓的剑势透入,就像是温水煮青蛙,这一剑毫无技巧可言,更是毫不显露武功,竟是近乎耍赖一般的胜利了。

    “干得漂亮,不亏是我姐夫,这一剑简直犹如天外飞仙,神仙难躲,这一剑果然彰显剑道真谛,真是让人佩服。”丰小冉开始鼓掌给萧云叫好。

    这是什么,打脸,赤露露的打脸。

    自由帮为何要向梅剑山庄发难,还不是为了要立杆,梅剑山庄不是强势嘛,我就打你一个强势,不仅是打击了对手,更是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自由帮的厉害,好拉拢其他人加入自由帮,壮大势力。

    只是这个计划被打破了,还被人打了脸,又看着那家伙烧包的样子,即使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这场比斗不算,你们耍诈!”清尘远都被气的头脑迷糊了。

    “输了就是输了,怎么还想耍赖?你们不会是拿不出那十五亿两了吧,本来十亿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是你们非要硬加上五亿的,这输了就想耍赖?”丰小冉摇着纸扇哈哈笑道。

    什么叫气人?这就叫气人,我不打你,不骂你,更不咬你,我就这样的气死你。

    “你·····”清尘远怒急,当下举剑就要动手。

    梅剑山庄三人是紧挨而坐,萧云居中,丰小依和丰小冉一左一右,而清尘远紧挨着的却是丰小依。

    清尘远刚一举剑,丰小依就已经动了,她霍然起身,随着起身之际,身子微微扭动,手中七绝剑趁势出鞘。

    粉红色的身影,翠绿色的剑鞘显得极为和谐炫目,她一动就似是仙女漫舞,同时一抹寒芒乍现,森寒冰冷的剑尖已经点在了咽喉之上。

    “输不起就不要打这个赌,再敢妄动,让你当场殒命。”丰小依面孔冰冷犹如冰山,话语之间更显森寒,让对手感觉万鬼扑身,如坠阴间地狱。

    清尘远一动也不敢动,他的确是没有注意到丰小依,但是刚刚还是稳坐不动的人,下一刻她的剑就直指自己的咽喉,这份武功已经显出端倪,清尘远自知不是对手。

    “风帮主,你看····”

    陈天成一见事情不能这样发现下去,丰小依可不是好说话的主,若是对方还敢耍横的话,任是谁都相信清尘远马上就会尸横当场。

    “十五亿,我们自由帮出得起。”风无忌淡淡的道,似乎十五亿和十五个铜板没有什么区别。

    清尘远自然也不是傻子,知道风无忌已经妥协,同时咽喉处的森寒气息也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心中一种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见风无忌已经答应付钱,他哪里还敢硬来?

    看着清尘远不甘的退去,丰小冉摇着纸扇烧包的笑道;“早知道就是软蛋一个,本以为是一个穷鬼,没想到居然是送财童子。”

    风无忌脸色难看至极,一边的叶梦色也是脸色不好看,当下迈步上前道:“这位烧包公子,却是欺人太甚了。”

    “烧包公子?你是指我?不过分,不过分,哪里有过分,难道我说的有一点过分不成,你看,我姐夫重伤之躯本是不能动武的,结果呢,轻而易举一剑取胜,那清尘远不是软蛋是什么?同时你们一下子送给我们十五亿两银子,这不是送财童子是什么?”丰小冉摇着纸扇已经烧包到了极致。

    “你····可敢与我一斗?”叶梦色的脸色已经变的铁青。

    “你要和我斗?”丰小冉哈哈一笑,“世人都知我丰小冉风流倜傥、放荡不羁,本公子的功夫最擅长的是在床上,而不是动刀动剑,若是叶姑娘想和我床上一战的话,小冉定当奉陪,并且一定打的姑娘丢盔弃甲,要是动刀动剑的话那就免了。”

    “你,不知羞耻····”叶梦色气的浑身发抖,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面,居然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和流氓没有什么区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