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丰小依呢?”风无忌道。

    “她回梅剑山庄了,倒是那烧包丰小冉却是陪着柔姑娘在醉红楼逍遥快活。”萧懿航道。

    “柔姑娘?醉红楼?”叶梦色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心道:“怪不得总是污言秽语,言行不堪,果然是个登徒浪子,这个时机了还在青·楼妓·馆玩弄女人,真是该死!”

    风无忌看到叶梦色脸色不善,问道:“梦色,你再想什么?”

    “那丰小冉实在可恨,不如让我潜入醉红楼先了结了他的性命,然后提着他的人头去丰荫山袭杀萧云,先将这两个要敌除掉,只剩下一个丰小依倒也不足为惧。”叶梦色恨恨的道。

    “不错,不错,我也看出来了,那丰小依的武功虽然高强,但是论起阴谋诡计的话却是白净的跟纸一样,一切的坏主意都是那烧包丰小冉出的,要是将他杀了,对与梅剑山庄来说打击不小。”清尘远也是赞许的道。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三位大侠不知,那醉红楼可不是善地,在中原武林之中无人不知,宁闯龙潭虎穴,不涉醉红楼半步,这柔姑娘其实名叫元柔,实不相瞒他乃是天道山元松竹的私生女,在明里还是我的妹妹,不仅仅是这层背景,单单论起她的武功就是非同小可。”萧懿航急忙阻止道。

    “她一个青楼歌姬,居然有此背景真是看不出来,真不知道她的武功到底得知元松竹几成?”叶梦色瞥了瞥嘴道。

    “说实话,她的武功并不是来自元松竹,而是她得到了一颗意境种子,她服用了之后得到了当初魔教幽冥道的传承,一身幽冥道武学通天彻地,尤其是幽冥魅力,发动起来无形无影,哪怕是在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蕴含着幽冥魅力,正是因为这幽冥魅力,再加上她的外貌艳美,使得武林之人尤其是那些那人就像是苍蝇逐血一般的围着他绕,所以这醉红楼去不得,更有一点你们不知道,其实她就是···丰荫城第一高手。”

    萧懿航对柔姑娘的本事一点也没有隐瞒和夸大,但却是更隐去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她乃是聚宝山庄的庄主,聚宝山庄是什么实力,单单一个经济上的手段就能让一个大帮会土崩瓦解,更别说其中的高手无数,暗中势力更是庞大,盘根错节的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女人动不得啊,他本想着倒出实情,但是考虑到聚宝山庄的秘密一旦泄露出去,恐怕会有不好的后果,所以才临时改口。

    “我们决定拿梅剑山庄竖旗,只要这步棋走好,云雾城的事情倒是好解决,若是一战不能功成,我们再去拿下云雾城,如此可好?”风无忌提议道。

    “和我想的相反,萧云是个谨慎的人,怎么会这个时候独自跑到丰荫山上去,更何况他还是受伤之躯,若是此时被人袭击岂不是自寻死路,萧云不是这么愚蠢的人,所以我想萧云之所以这么做是另有目的。”萧懿航道。

    “好,那我们就先解决云雾城。”风无忌也是一个没注意的人,说变就变。

    萧懿航安排好了三人,宴请了三人之后,三人留下三亿两的金卡随后离去。

    是聚宝山庄的金卡,看来聚宝山庄已经将生意做遍全武林了,萧懿航不知道柔姑娘心中作何想法,上次想从他那里借钱确是一个铜板都没有借到,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梦倪裳又粘了过来,这段时间等的她心中火烧火燎,恨不得三个人马上走,然后两人成就好事。

    “航,好了没有,这么久?”梦倪裳的身子贴了上来。

    “霓裳,今天我陪不了你了,还有要事,正要你帮忙,还请你将琉璃女侠请来,我有要事相商。”萧懿航郑重的道。

    “要找姐姐?”梦倪裳瞪大了眼睛。

    “不错,我们决定明早进攻云雾城,时间紧迫,还要做很多的准备工作,所以今天不行,不过霓裳我答应你,不管事成与否,云雾城的事情完结之后,我都会好好的补偿你。”萧懿航安抚着梦倪裳道。

    “有这么紧急吗?到明天早上的时间还早····”梦倪裳的眼中露出了哀求之色。

    “霓裳,不要胡闹,男人是要做大事的,我答应你,事成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补偿你,绝对是加倍的补偿,你等待的这个时间不会太久,相信我。”

    梦倪裳嘟着嘴,也是没有办法,毕竟这可是大事,眼下正是用兵之际,时间就是生命,或许任何一个小的疏忽就可能丢掉整个战局,死伤无数的性命,这点梦倪裳还是懂的。

    “霓裳,喝杯水,回去吧,帮我约琉璃女侠出来,我们谈谈正事。”萧懿航目露祈求道。

    “好吧。”梦倪裳接过萧懿航递过来的水杯,将里面的水喝干,将杯中放在了桌上。

    看着梦倪裳走出萧懿航的府邸,绿萝上前冷笑道:“这梦霓裳是傻还是痴情?”

    “她不傻,更不是痴情,而是我给她的配置的药物厉害,我娘配置的圣药,内含销·魂丹成分还有其他让人产生幻觉、影响记忆的药物,最主要的是催发情·欲,这圣药其实就是迷心丹的超级版,她已经被我牢牢掌控。”萧懿航说着五指一个虚抓握拳。

    “这个小骚狐狸,本来就是骚劲十足,被你这迷心丹迷的更是甩都甩不开。”绿萝醋意浓浓的道。

    “你吃醋了,现在她还有用,你才是我的最爱,始终不变,而且这迷心丹还没有试验完全,或许还有欠缺,正是要拿她试药。”萧懿航安慰绿萝道。

    “她不过是试药的药鼎,拿她试药最好不过,眼下梦琉璃还没有被航哥掌控,先留着她,等她无用的时候给她灌一个乱·情丹,卖到青·楼去,让她夜夜换新郎,日日做新娘,也满足了她的骚劲,这个女人就只能有这样的结果,骚·货一个!”绿萝冷笑连连,同时还向地上啐了一口。

    “绿萝姐姐说的正合我意,我也是如此打算,长夜漫漫,你我共度良宵,就算是战前的放松吧。”萧懿航说完一下子将绿萝抱起,倒是让绿萝又捶又打,两人嬉笑着到了萧懿航的卧房之内。

    “胡闹,萧懿航是什么人?她是害得让你和云分离的人,是想谋夺属于云的东西的人,你怎么这么糊涂?”梦琉璃斥责着梦倪裳。

    梦倪裳能否说动梦琉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