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无忌等人雾夜袭杀云雾城,不料城上有人一句话就诈出了众人。(书^屋*小}说+网)

    与此同时这声音被冲在最前面的风无忌、叶梦色等人听到,顿时气得险些吐血,原来是耍诈,隔不长时间就喊一声,竟是诈出了前来袭杀的风无忌等人。

    “杀!”风无忌一声高喝,声传数里,竟是在吵杂的喊杀声中清晰耳闻。

    一个字,引爆全场,整个自由帮的人开始向着云雾城攻杀过来。

    “人还真不少,真的是看得起我们。”城墙上一人哈哈一笑,随即城墙上灯火闪耀,看来对方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城墙之上出现了上百面的巨鼓,每一面巨鼓足有房屋大小,竟是摆满了整个城墙,同时每面鼓十六个人扶着,而击鼓的人却是两个,一只巨大的鼓槌依靠在巨鼓之上,显然这支巨大的鼓槌是要两人共同击打的。

    数万人席卷而来,顿时云雾荡开,竟是一眼看不到头。

    人上一万无边无沿,更何况是数万。

    “击鼓!”城墙上那人一声高喊,顿时两人举起鼓槌,向着巨鼓狠狠砸下。

    “咚!”一声巨响沉闷而低沉,但是百面大鼓一同响起,这声音就有点大了。

    百面大鼓发出同一个音节,就像是一面鼓奏出的声调协调而统一,“咚、咚、咚······”

    随着大鼓的敲击,天地一鸣,似是天地间只有这一个声音,喊杀之声尽皆被这鼓声淹没。

    “咚、咚、咚·····”大地都在颤抖,城墙也在晃动,万物都随着这“咚咚咚”的鼓声同震。

    “怎么回事?”风无忌也是不知所措,但是脚下大地都在随着鼓声颤抖,功力不深的人都有些站不稳脚。

    “难道对方会趁机杀出?小心戒备!”风无忌稳住身体,就在此时鼓声却是停止。

    城墙之上一个魁梧伟岸的身影出现,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火光,嘴角微微一笑。

    “来者为谁,为何犯我云雾城?”城墙上那人大喝高喝道。

    “你是谁,胆敢占据云雾城?这云雾山的偌大资源可是你们一家可以独占的?”清尘远也是扯着嗓子大喊道。

    “云雾山资源丰富,自然不是我们一家可以独吞的,但却不是你等宵小可以觊觎的,要是有真本事就光明正大的来,不要这么偷偷摸摸的,老鼠一样,见不得光。”那大汉哈哈大笑道。

    清尘远脸色涨的铁紫,堂堂玄武坛的坛主居然被人说成了老鼠,这怎么可以忍受?一出山就被萧云戏耍,算是丢尽了脸面,而今又被人骂成了老鼠,当即暴怒不已。

    “风大哥,杀吧!”

    “等等。”

    风无忌看出了对方的有恃无恐,而且那上百面大鼓摆放的确实诡异,现在月黑风高的确是看不清对方的虚实,贸然出击怕是要中了对方的埋伏。

    “风大哥,你担心什么,我们每个分坛都有四万人左右,而且你的分坛足足超过五万人,实在不行我们还有五谷、六山的人手,每人一口吐沫足可以淹没整个云雾城,难道还担心什么?”清尘远劝说风无忌出手。

    “前方云雾弥漫,虽然有着火把照亮,但是却是看不真切,而且对方看起来神神秘秘的确实不宜贸然前进,还是待天明之后看得真切再行动手,毕竟我们有十余万众,踏平整个云雾城根本就不费力。”叶梦色也道。

    “但是我们之所以半夜出发不就是为了突袭吗?或许对方就是一个空城计,我们莫要学了那司马懿,更何况刚才被他们诈了一次,我想他们也定是故弄玄虚。”清尘远还是想着要打一把。

    “这样吧,你先派出几百人出去探探虚实,即使是死了几百人也无所谓,不伤筋动骨。”风无忌最后做出了决定。

    “好,我亲自带人去。”清尘远说着就要带人走。

    “你不要去,在这里看着就好。”叶梦色其实是担心清尘远性格冲动,带着几百人万一落入到了别人的圈套之中恐有性命之忧。

    清尘远本想着撒一口心中的怒气,这也太憋屈了,但是无奈,也只能听从了叶梦色的意思。

    清尘远点出三百人,这三百人继续向前,看着点点火光犹如鬼火闪动,很快就在云雾遮掩,只剩下点点火星摇曳。

    “啊·····”一声惨叫传出,随即又是几声惨叫,最后竟是惨叫连连,火光瞬间就消失了,再也看不到其他,仅仅是惨叫之声,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世界安静了。

    “什么情况?”风无忌和叶梦色脸色巨变,就是清尘远也是一阵的后怕,幸亏自己没有上前,这些人都怎么了,没听到打斗的声音,只有惨叫之声,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果然有古怪!”叶梦色道。

    “就地休息,今天晚上功夫算是白费了,明早天亮再攻城,这次冒失了,不应该脑袋一热就出兵。”风无忌道。

    原来风无忌并没有和萧懿航商议,而风无忌三人一商议,若是趁夜拿下云雾城,到天明把战果向萧懿航一报,那么萧懿航定然会对三人另眼相待,会在宫主面前美言几句。

    三人都觉得有理,谁也没有把个云雾城放在心上,都以为是先进了云雾城在和城内的势力周旋,但是没想到的是这连城都没有进去,就损失了三百人,而是死的不明不白。

    “梦色你和尘远先回去,待和萧公子商议具体事宜之后再做决定,我在这里守着,既然来了,我们也不会这么轻易退走。”风无忌道。

    “我留下,你们回去就好,而且我是一个粗人,也商议不出什么具体的事情来。”清尘远道。

    “无忌也是这样想的,不过这十余万人都放在这里,交给你一个人的手上,他不放心,而我是女孩子,让我守在这里也是不妥,所以也只能无忌自己辛苦了。”叶梦色倒是懂得风无忌的心思。

    清尘远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就是这么一个莽撞的性格,改是改不掉的,俨然已经成为了负担,只是刚刚派出去的三百人在一阵惨叫之后就没有了下文,云雾城外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