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无忌打发走了叶梦色的清尘远,独自带人围困在云雾城外,现在的云雾城一面大军压境,一面靠山,两面却是没有设防。

    这正是风无忌的打算,如果三面围城不给对方一线生机的话,对方一定会拼命,如此一来伤亡必然惨重,如此一来对方一见大兵兵临城下,还留下两门可逃,自然不会全力反抗。

    不料对方似乎也有手段,大雾弥漫之下隐藏杀机,三百人派出去仅仅是惨叫几声,仅仅片刻功夫,三百人全成为了死尸。

    风无忌知道这次真的是遇到了麻烦,一下子踢到了铁板之上了,前不久冰宫势力全部出动横扫武林,一路势如破竹,没想到在这小小的云雾城外却是遭遇滑铁卢。

    风无忌一夜未眠,预防着云雾城的突然袭击,只是这一夜很平静,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直到天明,太阳升起,云雾散去,终于露出了真容。

    此时的云雾城在晨光的照耀下反射着金色的光芒,显得庄严而肃穆,城门紧闭,城墙上面竖着上百面的大鼓,站满了城墙。

    原来昨夜却是只闻鼓声不见鼓,风无忌一见城墙上摆着的大鼓不由得吃惊,“这到底是什么?这真的是鼓?在这里摆弄大鼓又有什么用?”

    风无忌看着沐浴在晨光之中的云雾城眉头紧皱,再向城外看时却见不远处横七竖八的躺了一片,而且有的人身上还插着箭羽,在晨光之中闪烁着寒芒。

    这是怎么回事?即使对方有埋伏,但是这埋伏在哪里?若是这箭是从城墙上射下来的,这距离也太远了吧?

    风无忌有些风中凌乱了。

    风无忌唤过百人小队,吩咐了几句,这百人小队向着那三百人的尸体而去,看样子却是去收尸的。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对方死了人,派人来收尸也是正常的事情,总不能让别人的尸体扔在这里吧,而去不让对方收尸的话会引起众怒,一旦对方成为了怒师,战斗力会翻番增加,所以两军交战的人是不会拒绝收尸的,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

    收尸的人上前,将三百人的尸体全部拉走,只是这百人小队之中却有几人不断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只是越看越是心惊。

    “什么情况?”风无忌问道。

    “这些人都是被箭射死的,不过都是近距离的箭射,若是远距离的箭射这角度和力度都有很大的不同,可以确信这是近距离的箭射而死,而且大多数是平射或者是以上势下的直射,而不是远距离的抛射。”那人向风无忌道。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风无忌皱眉道。

    “如果是远距离箭射的话那么一定是抛射,而现在却是平射或者以上势下的直射这就让人匪夷所思了,地面之上并无埋伏之地,若是雾夜之中埋伏下来待我们的人近了在进行近距离直射的话倒也是由此可能,但是这以上势下的直射从何而来,这就奇怪了。”那人直接的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怎么会这样?”风无忌对此也是感到奇怪至极,他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事情。

    “这里没有埋伏之地,城外地势开阔、平坦,这箭是从何处射出来的?”那人又道。

    风无忌也是不知所以,只能等着萧懿航前来。

    萧懿航现在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他没想到风无忌会趁夜动手,按照他的想法即使风无忌想要动手也要经过他的允许,毕竟血仙蝶把风无忌等人派来就是来协助他的,而不是让他们自作主张的,更何况贸然的出手虽有突袭之嫌,但是太过仓促,准备难免不全,至少梦琉璃还没有过来,更何况自由帮突然间调动这么大笔的人手恐怕是早就惊动了自由联盟了,大规模的帮会大战首先先得向联盟说明。

    果然梦倪裳和梦琉璃还没有来孙剑书和杨人九就来了。

    这么大规模的帮派大战,自由联盟自然不会坐视不理,这已经威胁到了联盟的安全了,若是这十余万人突然间一个转向袭杀丰荫城的话,联盟这边没有准备还不被对方一股脑的打的丢盔弃甲?

    龙玉阳、孙剑书和杨人九上门,身后带着八名联盟内的好手,但是到了萧懿航的府邸之前却是没有进入,直接的在府门前喊萧懿航出来答话。

    笑话,萧懿航手底下有展玉辉、梅疏影和云梦生、姬红霞四大高手,完全可以横扫联盟了,更有自由帮的强势加入,更让陈天成坐立难安。

    “是三位大长老到了,还请府里一叙。”眼下萧懿航也得对孙剑书和杨人九客客气气的。

    “萧帮主的实力让人只能仰望,帮主的麾下更是高手如云,我等怕是进去容易出来难了,有事就在这里说就可以了。”孙剑书直言不讳的道。

    “三位长老说的哪里话,我的麾下那有什么高人,还不都是依仗着联盟的庇护才有萧某人的生存之地,又怎么会让两位大长老对我如此戒备?”萧懿航陪着笑脸道。

    “别的废话也不要说了,盟主让我问问你,这三亿两的银子是不是该交还给联盟了?”龙玉阳在一旁道。

    “三亿两银子早就准备好了,这就让人取来,这大街上不是谈话之地,既然到了府前还请里面喝一杯,哪怕是一杯清水也是让萧某一尽地主之宜。”萧懿航笑呵呵的道。

    “尽地主之谊?这丰荫城什么时候成为了你的地盘了,谁是地主?”孙剑书一下子抓到了萧懿航的话中的漏洞。

    “在这府前谈事,总是觉得怠慢了贵客了,萧某觉得······”

    “我也觉得这里不是谈话之所,不如这样,还请萧帮主随我们到联盟总坛走一遭,好让我们也一尽地主之宜。”杨人九笑道。

    “这·····”萧懿航也不傻,联盟的总坛是对方的地盘,而且一看三人就是对自己多加防备了,如果自己一去回不来的话,岂不是不可逆转?

    “怎么?心里有鬼,不敢去吗?”龙玉阳又趁机的加了一句。

    “好,我去换下衣服,准备一下,这样去的话就是对主人不恭,有失礼仪了。”萧懿航向着众人拱了拱手。

    萧懿航到底是否甘愿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