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你就不珍惜眼前到手的利益不成?”清尘远继续向梦琉璃伸出利益诱惑。(书^屋*小}说+网)

    “利益也是给我的姐妹们享用的,要是我的姐妹都死了,要这利益有何用,还不如继续我们现在的生活,至少能保得住她们的性命。”梦琉璃向清尘远投去不肖的神色。

    “姐,为了胜利和分取更多的利益,我们就派出百人又如何?”梦倪裳劝道。

    “闭嘴!”梦琉璃这是第一次向妹妹露出了冰寒的一面。

    萧懿航很为难,对他来说牺牲百余人甚至千余人也是毫不在乎,但是面临着神女剑派若是让其出一百人作为炮灰确实是难为了梦琉璃了,但是做为三大帮会的联盟,要是只这样看着的话那实在是说不过去。

    萧懿航向叶梦色施了一个眼神,他知道这里面的人中叶梦色无疑是最聪明的,她也是最明白如何化解这里面的矛盾的。

    “清远,胡说什么呢?这次我们有十五万众,而且这次试探本也是我们自由帮的事情,怎么能够将神女剑派拉扯入内?你要是为难,就由我选出三百人来,你且看着就是。”

    叶梦色这么一说顿时清尘远脸上一红,当下却是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不就是三百人吗,何必劳烦梦色。”

    清尘远本想着借机消减一下神女剑派的势力,毕竟这是一个小门派,而且在清尘远的眼中根本就没有必要拉拢神女剑派,为何要白白的把一部分利益分给她们,若是趁机将对方的势力削弱,那么将来将其吞并也是有利。

    梦琉璃自然不想拿自己姐妹的性命当炮灰,所以拒绝,而对于自由帮来说三百人根本就不在乎,这边可是有十五万余众,区区三百人算什么?

    三百人的敢死队很快就选定,而且这三百人是不知真相的,否则让谁去送死,谁也不会愿意。

    三百人见距离云雾城还远,也不在乎,却是径直的向前行,不料行了一阵脚下一震,大地一震颤抖,竟是从地上窜出数根铜柱,这些铜柱竟是呈八卦之状将众人困住。

    每一根的铜柱都有一搂粗,铜柱从地上冒出同时绷簧声响不断,竟是从铜柱之中射出箭雨,瞬间惨叫连连,片刻后再无活口,而那些铜柱又“倏”的沉入地下。

    “原来是设有机关。”此时众人都已经明白,原来这里被人设下了机关。

    “有机关,怎么破除?”萧懿航对于机关陷阱也是不懂。

    “这种机关看起来很普通,大概是有人踩中了机关而使得这铜柱从地底冒出,只要寻到机关点,注意不去踩踏也就可以了。”叶梦色道。

    “机关陷阱之类的倒是夏家的专长,只可惜夏玉琪不在。”沈四在一旁道。

    “夏家的机关?”萧懿航也是皱眉不已。

    “那些铜柱虽然厉害,瞬间就会射出一片箭雨,倒是让人难以躲闪,但是对我们来说却是如同儿戏,不如硬闯。引出铜柱,以掌力、剑气击倒铜柱,阵势可破。”风无忌郑重的道。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叶梦色也是赞同。

    八卦铜柱确实很厉害,若是派小股的人手前去破坏也只能是添香油,还不如一股脑的冲杀过去,将铜柱推到。

    “冲!”风无忌一声令下,顿时数万人开始向前冲杀。

    “对方果然是不惧这八卦铜柱,看来要以人海战术取胜了。”云雾城的城墙之上一面大鼓的后面站着几个人,正在偷眼看着城外黑压压的一大片,其中一人道。

    “这不过是开胃菜,也是一个警告,小小八卦铜柱阵而已,吓唬人的玩意,要是他们就此撤去倒是大善。”另外一人道。

    “琪哥。你看远处那人是不是萧懿航?”一个女子的声音道。

    那个被唤作琪哥的人眯着眼睛看向那个女子手指点指的方向,半晌之后点了点头,“正是那头披着人皮的狼,待会看他怎么死的。”原来那人正是夏玉琪。

    “琪哥,怕是要你失望了,萧懿航奸诈无比,他是不会上前的,不过这次让这十五万人死伤过半,倒是要让他心痛很久了,也不知道他何时积攒了这么强大的势力?”说话的女子正是失踪多日的孙焰红。

    八卦铜柱从地面之下冒出,顿时箭雨乱射,惨叫不断,铜柱周围瞬间被清空,鲜血横流,瞬间化作修罗地狱。

    但是十五万人潮水一般的冲来,箭雨射出一批又一批,射出八批之后其中的箭枝也就告罄,只余下八根粗大的铜柱挺立着。

    没有了箭枝的铜柱就等于是废铜一般,周围都是人这铜柱却也是不会再次缩回地面,只是里面的机括不断的响,却是再也没有箭枝射出。

    八卦铜柱的覆盖范围很大,但是在空旷的城外,面对着十五万人的大军,这覆盖范围也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但是仅仅一个八卦铜柱就让自由帮损失上千人。

    上千人死在了铜柱周围,再加上夜晚的三百,当炮灰的三百,这一下子直接的损失将近两千人。

    两千条人命就此消逝,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的,替天行道帮总共也有几千人,而现在一下子就死了两千条人命,这种损失不可谓不大。

    风无忌顿时就红了眼睛,血仙蝶给他的人手那也不是随意可以损失的,要是损失的太多这血仙蝶那边也是不好交代,眼下只有拿下云雾城,才能弥补这个损失。

    “给我杀!”

    一声令下顿时杀声再起,这次冲杀却是很顺利并没有八卦铜柱从地上冒出,只是冲杀的人感觉冲势越来越慢,脚下似是黏住了东西,拖拖踏踏的不灵便。

    有人开始看脚下,却是脚上沾满了黏糊糊的东西,这人甩甩脚将脚上黏着的东西甩掉。

    前几日的暴雨水淹整个云雾城,月余时间之内风雨不断,前几天又下了一场大雨,大水刚刚褪去,地面还很泥泞,那人还以为脚上黏着的还是泥土。

    不仅仅是那个人,很多人都开始甩动脚上的泥泞,只是开始有人皱眉,因为地面上开始有着一股特殊的味道,似是火油的味道。

    冲势有所减缓,但是并未停止,很快黑压压的一片就要兵临城下。

    “咚!”一声鼓响,沉闷而又震撼,这么大的一面鼓敲动那动静自然是不小。

    鼓声响,又将发生何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