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万人手交给他,即使最终落败,也还是会起到很大的作用,毕竟自由联盟也不过二十余万人,而且势力分散各地,现在自由联盟总坛怕是连十万都没有了。”血仙蝶微笑道。

    “宫主,既然有如此的势力,更有其它的五谷六山禅的势力,为何还要费劲周章?”陆金岚不解的问道。

    “人不能太过膨胀,航还年轻,这么大的势力交在他的手上他把握不住,而且四周饿狼环顾,我这个做姐姐只能暗自替她扫除一切,让他慢慢成长起来之后,才好将大好山河给他。”血仙蝶淡淡的笑道,这一刻却是脸上洋溢着幸福、满意和欣慰的笑容。

    陆金岚心中一痛,宫主一心为了这个弟弟,种种算计甚至不惜鲜血染红全身博得血魔女之名却是为了一个不走正路的弟弟,陆金岚不知道该不该替她难过。

    “怎么了?金岚?别这么伤感,我知道航给你的伤害很重,你若是愿意,我可以让他给你一个身份,让你们成为正式的夫妻。”血仙蝶端起酒杯微笑道。

    “不,宫主,金岚已经心有所属,虽然身子已经不洁,但是金岚对所爱之人之心依旧不变,有愧宫主的美意了。”陆金岚低头道。

    “哎,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勉强,这样吧,这件事我记住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给你补偿,我其实很想听听你对我那件事的看法。”血仙蝶依旧是问陆金岚让风无忌出山之事。

    “宫主是不是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妥之处,心中担忧?”陆金岚道。

    血仙蝶微微点了点头,“太仓促了。”

    “确实是有些仓促,而且宫主也是用人不当,风无忌不是可以担当大任之人。”陆金岚道。

    “说说看。”

    “风无忌自持武功高强,从来不把别人放在眼中,即使是宫主她也是多有不服,想必这么大的势力放在他手掌之中,一定会立即发难,岂不是坏了大事?”陆金岚道。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你接着说。”

    “风无忌崇尚武力,根本就没脑子,那清尘远就是一个莽夫,更不用提,倒是叶梦色确实是一个人物,奈何她心系风无忌,虽然知道风无忌做法不妥,一旦劝说无效,明知是错也会随着他走下去,这样的三人在一起的话难免不出错。”

    “我听说风无忌三人一出山,就横扫武林,本来这件事循序渐进的进行倒是不错,表面上慢慢积累势力,最终达到十五万人数,而现在突然间的冒出这么大的势力,即使是傻子也猜想的道这里面有问题,更何况他的对手是自由联盟和梅剑山庄。”陆金岚叹了口气道。

    “那云雾城的事情你觉得如何?”血仙蝶道。

    “云雾城之中隐藏高手,云雨山神兵问世之后,云雾城云消雾散,但是在云雾山上却是出现了一座神秘而且规模宏大的山寨,更有神秘力量暗中相助,怕是早就有人把云雾城当做了根据地了,这让觊觎云雾城的人无功而返,这次萧懿航要啃这块硬骨头也不十分容易,毕竟对方占据了地利优势。”陆金岚道。

    “看来,还需要高手助阵,这样吧,金岚你替我飞鸽传书一封,让红衣和绿衫下山相助航,同时拿下风无忌等人的势力掌控,如此我好安心些。”

    血仙蝶决定飞鸽传书给远在冰宫不泪天的红衣和绿衫,不料飞鸽传书还没有送出,丰荫城的飞鸽传书已经传回,这飞鸽传书不是萧懿航放出来的,而是陆金岚的探子放回来了。

    有专门的人将鸽腿上缚着的纸团拿给了陆金岚,之后那人就退了出去,陆金岚一看信纸上的蜡封就知道没有被开封过。

    陆金岚用手一捏,蜡丸破碎,陆金岚将纸团展开,看了几眼顿时脸色大变。

    血仙蝶一见陆金岚脸色巨变,知道发生了事情,这才道:“怎么了,金岚?”

    “宫主,风无忌带人攻打云雾城,中了对方的埋伏,被火油阵烧去半数。”陆金岚的手都有些颤抖。

    “烧去半数?是什么意思?”血仙蝶没有明白陆金岚的意思。

    “七八万左右葬身火海。”陆金岚声音都颤抖起来。

    “什么?”血仙蝶猛然站起,同时手上一用力,“咔嚓”一声,桌子顿时被按碎。

    “宫主·····”

    陆金岚的心都在颤抖,那是七八万人啊,那是怎样的一股势力,当初神兵任务开启的时候,自由联盟被人假传圣旨,结果损失十万之众,一下子让自由联盟元气大伤,没想到的是同样的灾难再次降临,七八万人被一把火给烧个干净。

    陆金岚把纸条递给血仙蝶,血仙蝶接过一看脸上变得煞白,虽然还带着惯有的笑容,但是让谁见了都感到不寒而栗。

    “风无忌果然不堪大用,太忘我失望了。”血仙蝶一握手,那纸条化作飞灰,同时她用手握住胸口,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宫主·····”陆金岚上前就要扶住血仙蝶。

    血仙蝶摆了摆手,示意陆金岚放心,“你在旁给我护法,我调息一阵就好了。”

    血仙蝶脸上挂着惯有的笑容,即使是睡觉、打坐的时候这种笑容也不曾消失过,如今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汗珠,她的身子也是微微颤抖,头上冒出了丝丝白气。

    血仙蝶不断的变换着手势,头顶上冒出的白气氤氲更加的浓厚,整个人看起来朦朦胧胧的如仙似幻。

    血仙蝶调息半晌,头上冒出的氤氲白气逐渐的减少,只是还未停止调息,她脸上的汗珠也还在不断的渗出。

    “谷主,又有飞鸽传书。”那专门负责接收飞鸽的人又将一个蜡丸递给陆金岚,之后缓缓退出。

    陆金岚看了一眼血仙蝶,这边还要给他护法,走不开,当下走到一边将蜡丸捏碎,取出纸条取出,这次一看之下竟是浑身都颤抖起来。

    血仙蝶缓缓收功,头上依旧是白气氤氲,脸上的汗水还未褪去,很显然她并没有完全的调息完毕,只是见到了陆金岚浑身颤抖知道有事,这才强行取消了调息,站起身来。

    “拿来,我看!”

    陆金岚浑身颤抖如筛糠,她现在很为难。

    陆金岚到底会不会将纸条交给血仙蝶,又将出现怎样的后果?